澳门博彩 > 玄幻小说 > 夜沫 > 正文 第九章 莫急

正文 第九章 莫急

    贰九离开兴州的第二日黄昏,永宁坊与长阳街交界处塌陷的天坑里飞出千万只黑鸦。

    这黑鸦与寻常乌鸦样子没什么两样,只是个头略微小些。

    黑鸦出了天坑,并不做任何停留,只一路向西北方向飞去。

    黑鸦遮蔽了落日的余晖,只因当时暮色已至,兴州城的老百姓多半并未察觉到天空的异样,只有城中半数以上的未断奶的娃子们各个都哭了一整夜。

    传说中的灾星外逃。如今,天坑又惊现异鸟。

    百姓慌恐、天子震怒。

    早朝期间,群臣皆无良策,唯独言官文芳谏言,道:

    “陛下,臣以为天坑当以土石填埋,并速命南书院协同筑塔。此法,一可镇妖邪,二可安民心。另,当遣龙鳞铁骑入南山搜山。若城中寻不见他的踪迹,定是出城奔南山而去。”

    “文芳你放肆!天坑之内,何来妖邪?!朝堂之上,岂容你一派胡言……”龙麒当即厉声而起。

    丁琦并不予以理会,他转而要去询问南天阁首阁莫晃。

    “回陛下,此事蹊跷,尚不知其根由。这天坑断不可急于填埋,待臣探明后,再填不迟。”

    “陛下不可啊!”文芳跪倒在殿前,语速极为紧张:“陛下若听了这误国误名的逆臣的话,天下必大乱。”

    “你”莫晃欲辩又止。

    “啪”皇上丁琦拍案而起:“放肆!来人,速将文芳推出去。”

    “陛下,陛下,陛下莫听小人的话啊!”

    “退朝!”丁琦转身,刚迈出两步,他就举手示意道:“宫泰,钱文留下,陪朕喝喝茶。”

    丁琦一生并无什么特别的爱好,独独对那使人神清气爽的苦叶情有独钟。每每遇到让他头疼的事情,他必邀知茶的大臣一同品茶。

    朝中文武官员百来十人,懂茶者大半,而王的茶室里,出现最多的,就只有右将军宫泰和丞相钱文了。

    丁琦的茶室竹屋,在最僻静的御花园后山。从早朝的永昌殿通往竹屋,必要经过一座桥。

    此桥被约茶的众臣唤作断念桥。

    或许,众臣已知晓丁琦茶局之玄妙。故而,只好生生断掉心中种种妄念,在天子茶前只单作个陪坐的点头虫。

    “钱文,你怎么不走?”宫泰前脚落在桥上,他扭头却见钱文站在原地不走了。

    “莫急。宫泰,你不觉得咱俩今儿这茶喝的没由头吗?陛下没找龙麒和莫晃,偏偏找了你和我。”

    “对啊!”宫泰收回已迈出去的那只脚。

    “二位大人,皇上已等候多时,还请……”桥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青衣素装的女子。

    “姑娘,陛下他……”

    没等钱文问完,青衣女子岚可儿道:“陛下说:钱大人必会问些什么,你让他二人速来便是。”

    二人面面相觑,只好硬着头皮过了桥。

    ……

    见二人一前一后进了竹舍,皇上丁琦起身喝道:“老狐狸,你还装什么蒜?!当年不杀那个孩子的御断,也只有你支持朕。早朝,你竟一语不发。”

    硕大的一间茶室里陈设却极简。

    壁上,只挂了一幅南书院教宗谷叔羊的墨迹《净沫》,除了一套齐备的官窑茶具外,就只有两盆罕见的幽兰。

    “陛下折煞老臣了。当年,老臣只是怜惜我那学生,实不忍看着他断后啊!”钱文用求饶的口气道:“当时,我的确有些私情。”

    “你个老狐狸,到了这般,还如此狡猾。”丁琦示意岚可儿给二人斟茶。

    钱文先用茶汤润唇,只了一小口,便将茶杯放下。

    “怎么?不和你的口味?”

    “回陛下,并非茶不适口。这只是老臣平日的一个习惯,遇到好的东西,总不舍得马上享尽。”

    “放松些,早朝之事,我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丁琦余光瞥见宫泰一饮而尽,转而笑着问道:

    “宫泰,对此事有何看法?”

    “乱我后赵江山者,当……”他偷偷看了一眼神色微变的钱文,接着斗胆说道:

    “乱我后赵江山者,当诛之。”

    “一派胡言!一个活不过十八岁的孩子如何乱我江山?!在你们眼里,我真是一个只认无情江山的君王吗?”丁琦听得他这番话,狂怒而起。

    “咣当咣咣”

    丁琦手中的茶杯落在木地板上,然而,并未碎裂,只是弹跳着,倒扣在地上。

    茶叶散落在地面的竹影上。

    “陛下息怒。”钱文、宫泰双双拜下。

    只有岚可儿处惊不变,双手还在娴熟地舞动茶碗。

    “别说话。”

    丁琦的视线追随着茶杯在木地板上留下的一串断断续续的水痕,然后,落在那片竹影处的倒扣着的茶杯上。

    茶杯上的竹影似有似无,嫣然与茶杯纯熟的釉色融在一起。

    丁琦望着这番景象,不觉入了神。

    半响,宫泰终于按捺不住,他细语询问钱文:“陛下这是怎么了?”

    “莫急。”

    钱文又是干巴巴这么两个字,这可把急性子将军宫泰给憋坏了。

    终于,他还是没能压制住自己的性子,道:“请陛下治臣的罪”。

    “嗯?宫泰你何罪之有?”丁琦从回想中缓过神来,道:“你们先退下吧,朕知道该怎么办了。”

    ……

    断念桥上,宫泰站在老丞相钱文身旁,他望着阳光撒在涓涓细流上,一时间四下里闪闪烁烁着星光,半天,才长出了一口气,道:

    “真不知道陛下做出了怎样的抉择?”

    “莫急。”宫泰也一样望着涓涓细流,他若有所思,仿佛知晓一切。

    “我说老钱,你这一天三个‘莫急’,到底是啥意思?”

    “宫泰,你可知陵江第一湾?”

    “有所耳闻。这陵江第一湾并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只听说江边那座山倒是有点玄机。难道?”

    “山上的蓬蒿开出了黑色的花,这百多黑色的花朵尽皆朝向我后赵国都兴州开放。看来,后赵气数将尽,那个孩子命运定会……”

    “你不要命了?快,走走走走!”宫泰打断钱文的话,推着他离开了断念桥。

    ……

    竹屋外,丁琦站在竹林边,他望着节节青竹上竹叶的影子,问身边的岚可儿:“岚可儿,你说我该不该听他们的,派人去除掉那个孩子?”

    “回陛下,朝堂上的事情,小女不知,我只知道,陛下并不想杀他。”

    “皇后去了之后,也就只有你岚可儿最懂朕了。朕是不想杀,只可惜,满场百官皆恨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

    “陛下心中已有了答案,为何还要忧虑呢?”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