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王爷要入赘 > 正文 第141章 意味深长

正文 第141章 意味深长

    后来他想到有一回,看到芦对着院里角落不知在做什么,好奇之下,他走了过去。

    只见芦前方不远处,有一块糕点正在慢慢移动?

    “你这是在做什么?”燕煜宣看了眼芦,见她正聚精会神盯着那块移动的糕点。

    芦转头朝燕煜宣笑笑,指着糕点道,“你看,这小小的蚂蚁,却能齐心协力移动一块比它们身体大上许多倍的物体,你不觉得它们很厉害吗?”

    “是--很厉害。”燕煜宣回的有些敷衍。

    芦也不在意,瞥了眼嘿嘿傻笑的燕煜宣,突然眼珠子一转,捏了只蚂蚁放在了他手背上,顿时把燕煜宣惊的一蹦而起。

    “哎呀,儿,你怎么能把这么恶心的东西放我手上呢?”燕煜宣一边甩着手,一边委屈的控诉道。

    芦没理会某人,捏了只蚂蚁放手心上,看它在自己手心里打转,“你可知道,它也是一味药呢!”

    “是、是吗?”燕煜宣拿了手帕,扫掉芦手心里的蚂蚁,又细心的替她擦干净。

    芦抽了抽嘴角问道,“刚才蚂蚁在你手背上,有什么感觉?”

    “感觉?什么感觉?”燕煜宣瞪大了眼有些诧异,他刚才只顾着恶心了,哪里还有什么感觉?

    “把手伸出来。”

    “干、干嘛?”燕煜宣有些怕怕的把手藏到了背后。

    “你……怕蚂蚁?”芦惊讶的打量着燕煜宣。

    “我、我怎么可能会怕蚂蚁?我只是觉得它们恶心,对,就是恶心!”燕煜宣梗着脖子强调着,不但如此,他还劝道,“儿,别玩这些东西了,你要是觉得无聊,我可以陪你去外面走走啊!”反正,怎么都比玩蚂蚁要好吧?

    芦摇摇头,拍了拍手里的灰,“我只是在观察,虽然它们个头很小,但聚在一起的力量却是很大……这告诉我们什么?人多力量大?还是不要小瞧了任何弱势群体?”

    “你是想告诉我什么?”聪明的燕煜宣立马意识到芦可能真的不只是在玩。

    “把手伸出来。”芦并没有回答他的提问,只是再次强调让他伸出手来。

    这一次,燕煜宣没有再反抗,老实的把手伸了出来。

    “手背朝上。”

    “哦。”燕煜宣虽然诧异,但还是听话的照做。

    只见芦先拿筷子沾了点蜂蜜,在他手背上点了点,然后捏了只蚂蚁放在他上面……不过,燕煜宣还是没控制住的抖了抖,并抿紧了嘴。

    芦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又捏了只蚂蚁放在他手背上,“好好感受。”

    “有、有一点点痒。”燕煜宣拧紧了眉头,看到芦还要再抓蚂蚁,立马有些紧张道,“还、还要放?”

    “嗯。”芦只是轻声应着,却没停止手上的动作。

    直到放了十来只蚂蚁后,芦才停住,“感觉怎样?”

    其实芦看到燕煜宣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就能猜到。

    “痒!”燕煜宣咬牙切齿,不过这时候他还不忘在芦面前撒娇,“儿,我忍的好辛苦,你看,能把它们拿下来了吗?”

    “你说,要是有一个人打死都不招供,在他身上擦上一层蜂蜜,然后让他躺在院子里,多久能让蚂蚁爬满他全身?那人多久后会喊痒?他又能坚持多久?”

    芦的话让燕煜宣完全陷入了沉思,连芦离开了都没感觉,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还在努力驮着糕点往洞穴挪的蚂蚁。

    “你是用这招让他们说了实话?”芦正瑜有些感慨,“你们年轻人想法可真多啊!”

    “芦大爷,他们招是招了,我们也出动了很多人,但总有那漏网的,所以,你们出门还是要小心些。”燕煜宣不想再同芦正瑜谈论蚂蚁这事,因为这会让他想起那天看到的情景……从来不知道,密密麻麻的蚂蚁能把他们堂堂七尺男儿恶心的直吐!

    既然燕煜宣再三强调,芦正瑜也不是那不识好歹之人。

    “我会约束好家人的。”

    说完了正事,两人这才有心情关注其他的。

    “儿这新糕点可真对我口味。”燕煜宣指了指光光的空盘子……这可全是他的功劳呢!

    “女孩子其实做这些挺好的。”芦正瑜说的有些意味深长。

    看这小子一副深陷其中的样子……孙女以后只要不犯蠢,小日子肯定差不了。

    燕煜宣抬头看了眼芦正瑜,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却也赞同他的说法,“我也觉得挺好的,一会我同儿说说,把这糕点也摆到我那里去卖。”

    “你俩自己商量着就成。”芦正瑜无所谓的摆摆手,问道,“我看你那房子都起好了……”

    燕煜宣挠挠脑袋,“我确定不了我娘什么时候能来这边。”说完这句,转而又肯定道,“不过她肯定会来的!”

    芦正瑜点头,给燕煜宣倒了杯茶,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他不问了,倒是急坏了燕煜宣,张了好几次嘴想再解释下,只是又觉得这解释太干巴巴……任是把他郁闷了。

    “就等你俩了,赶紧出来吃饭吧。”冯君霞的到来,顿时解了燕煜宣尴尬。

    “哎呀,冯奶奶,您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我都饿的肚子咕咕叫了。”燕煜宣夸张的拍拍自己肚子,嘿嘿冲冯君霞傻笑了几声,“那我先过去了,芦大爷和冯奶奶,您俩慢慢来。”

    冯君霞看着燕煜宣有些慌乱的脚步,好笑的瞪了眼芦正瑜,“老头子,你又说阿宣什么了?看他离开时那样……”

    芦正瑜哼了一声起来,弹弹衣袖,并没有解释一句就径自往外走去。

    冯君霞白了他后背一眼,嘀咕了句,“真是越老越幼稚了。”

    正好,今天赵书知和芦琰两人休沐,只是刚刚两人跑后山去欣赏桃花了,这会回来见到燕煜宣,都很亲切的上前打招呼。

    “阿宣什么时候过来的?”赵书知上前拍拍燕煜宣肩膀,赞道,“好像你又长高了?”

    “你怎么这么瘦?书院有人欺负你?”说到这里,燕煜宣转头去看芦琰,见这小子的小圆脸也瘦成了马脸,顿时担心的皱起了眉头,“到底怎么回事?你俩怎么都瘦成这鬼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