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灵能木偶的真实价值

第一百八十四章 灵能木偶的真实价值

    因为种种意外变化,让雷欧对存放在掌中空间里面的东西非常上心,如果不是参加守灵会对他完成彼得奥尔科特的承诺非常重要,说不定他现在还会留在那间小屋内,研究该怎么样顺利将空间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也正是因为心态的问题,使得他对守灵会的情况一点也不关心,没有兴趣留意守灵厅里面的情况,在和维茨米尔坐下后,就全神贯注的投入到了对掌中空间的研究上。

    虽然,雷欧和维茨米尔已经主动低调了,但他们的行为举止和大厅里面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毕竟在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和周围其他人聊天、闲谈的时候,有两个人一进来就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说,也没有站起身和其他人交谈的打算,这就使得两人在守灵厅内显得有些醒目。

    一开始或许还没有人注意他们两人,但很快就有一些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

    对于维茨米尔这个第九首席的专属商人,那些有心人还是能够认出来的。如果是以前,或许现在已经有人主动上前和维茨米尔打招呼了,但这些有心人都是消息灵通人士,知道这位在第九首席的地位有些堪忧,所以也就没有了结交的想法,至少在维茨米尔的地位巩固之前是如此。

    相比起,很轻松就被有心人认出身份的维茨米尔来,雷欧这个陌生人反倒更容易引起有心人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并不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雷欧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气质,而是他们很疑惑这样一个身患黑肤病的陌生人怎么有资格坐在守灵厅里面。

    在对雷欧的身份议论一番后,很快就有人认出雷欧的来历,毕竟当日雷欧出售巫师药剂的事情在贵族圈里面也算一件值得提及的闲事,再加上雷欧这么特殊的肤色,自然也引起了一些好奇心重的人调查。

    在了解了雷欧的身份后,一些对彼得奥尔科特遗嘱有些了解的人都不由得感觉到自己这趟没有白来,很可能会看到一场好戏。

    之后,更有几名坐不住的好事之徒凑到了第七奥尔科特家族中以脾气暴躁著称的家族继承人罗伯特奥尔科特身旁,小声的将雷欧这个本不应该出现在守灵厅的人告诉给了罗伯特奥尔科特。

    然而,让所有人感到失望的就是对彼得奥尔科特遗产最为上心的长子罗伯特奥尔科特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冲到雷欧面前,将雷欧赶出守灵厅。

    反倒,罗伯特奥尔厄克特在知道雷欧身份后,仅仅只是回过头,平静的看了看雷欧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是不知道遗嘱这件事一般继续和周围参加守灵会的工厂管理人员交流改进工厂制度等事情。

    不过,在罗伯特奥尔科特平静的接受雷欧的到来同时,站在他不远处一个头戴黑纱的女性在听到雷欧的到来后,却显得非常不悦。

    只见她先是用充满恼恨的视线瞪着无知无觉的维茨米尔,显然她把将雷欧带到守灵厅的维茨米尔看作是坏她好事的主要罪人。

    之后她又将视线转移到了雷欧身上,并且有些肆无忌惮的在雷欧身上打量了一下,眼中毫不掩饰对其肤色的厌恶感情,就算雷欧身处沉思之中,也依然能够感觉到这种强烈的厌恶情绪。

    脱离沉思状态的雷欧抬起头顺着这股厌恶视线朝来源看了看,当看到那个头戴黑纱、身着黑袍的女性时,表情显得非常平静,平静到让对方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在雷欧这边,副脑系统从对方身处的位置、衣着以及周围人对她的态度,很轻松的就分析出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彼得奥尔科特的生母,也就是第七奥尔科特家族的主母安娜奥尔科特。

    对于安娜奥尔科特这位女性,雷欧并没有什么异常看法,虽然她先是嫁给了自己的父亲,之后又嫁给了自己儿子,并且为儿子生下了四名不知道该怎么算辈分的子嗣,但这些都是湖上镇贵族家族自身的繁衍习俗,不能用外界习俗来看待。

    只不过,雷欧同样也不会小看这个看上去非常柔弱的女性,且不说这位安娜女士凭借自己的手段,执掌第七奥尔科特家族数十年,让她的丈夫兼儿子安德烈十三世成为傀儡一般的存在。单单现在雷欧从她身上发现的隐藏力量,就已经足够让雷欧不得不将她当作一名真正的对手来看待了。

    在外界传闻中,安娜奥尔科特是一个身体没有出现任何祖态化的普通人,这在任何贵族家族内都称得上是重罪,像这样的成员在各自贵族家族中的地位恐怕连一般的仆从都比不上。

    只不过,安娜奥尔科特很好运,能够遇到一个宠爱她的父亲和一个对她无比信任的儿子,而这两个人又恰好都是第七奥尔科特家族的家主。

    可是,现在在雷欧看来,这位安娜奥尔科特过去的经历和传闻,恐怕不能仅仅只用好运来形容,其中更应该与安娜奥尔科特自身真正的力量脱不了关系。因为安娜奥尔科特即便身上没有任何祖态化的痕迹,但身为一个巫师的她却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柔弱。

    安娜奥尔科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因为没有具体的比较数据,副脑系统也无法分析出来。但通过安娜奥尔科特身上散发出来的灵能波动,以及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巫师奇物来看,整个第七湖上镇除了自己、马雷克以及刚到没几天的远征者夏尔朗科以外,其他人应该都不是她的对手。

    和雷欧对视了一下后,安娜奥尔科特转过身对身旁的人说了几句,然后便在守灵厅一些有心人的注视下,直接迈步走到了雷欧身旁坐下。

    安娜奥尔科特的举动也被第七奥尔科特家族的大小成员看在眼中,这些人里面绝大部分都因为不了解情况,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些诧异的表情,疑惑这位准家主要干什么。

    只有了解情况的罗伯特奥尔科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却也没有阻拦他母亲的打算,只是分出一部分注意力,窥探这边的情况变化。

    “五万。”安娜奥尔科特就连礼节性的交谈仪式都没有进行,直接曝出了一个数字。

    这种直截了当的谈话方式,如果换了一个迟钝点的人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而雷欧则很轻易的就明白这五十万应该就是买下那具机械傀儡的钱。

    “我不缺钱!”雷欧也没有转头多看安娜奥尔科特一眼,平静的回应道。

    “银月币。”安娜奥尔科特又说了一句。

    这一次,不单单雷欧感到有些惊讶,就连一旁准备置身事外的维茨米尔在听到银月币三个字后,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湖上镇的主要流通货币是湖区联盟颁布的联邦币,这也是湖区联盟公认的唯一法定货币,但银月币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并不对外流通,是银月城巫师协会专门为正式巫师开发的一种魔力货币,主要用于一些和巫术有关的商品交易,并不对外流通。

    而且因为制作这种货币需要用到巫师的巫术,制造工序很繁杂,所以数量也不是很多,根据不完全统计,巫师协会总共制作了不到两千万枚银月币。

    正是因为流通道外到的银月币数量极为稀少,加上来历特殊,所以湖区联盟的贵族也对银月币趋之若鹜,认为贵族之间的交易也应该以银月币结算,借此区别贵族和平民的阶级。

    因此,在湖区联盟的贵族圈里面,银月币和联邦币的比值对比一直居高不下,从最初一比二的比值,增长到了现在一比一百二,也就是说安娜奥尔科特所说的五万,换成联邦币其实是六百万,比一个普通贵族家族一辈子的积累还要多。

    维茨米尔之所以表现出了那么惊讶,并不是因为银月币换算成联邦币后,那么巨大且醒目的数字,而是因为银月币本身。

    作为第九首席的专属商人,维茨米尔自然很清楚银月币在银月城的购买力有多强,更清楚银月币的数量如何稀少。以第九首席为例,即便是这样一位位高权重的首席巫师,他也不可能一次拿出来五万银月币这么多,撑到顶能凑个两万银月币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至于其他首席巫师,情况也和第九首席差不多,只有前三位首席巫师的情况稍好一些,但要一次性拿出五万银月币依然需要斟酌一下。

    现在安娜奥尔科特竟然这么轻松的拿出五万银月币,而且安娜奥尔科特所在的第七奥尔科特家族还不是整个十镇大家族中最强的,由此不难想象整个奥尔科特家族家族的底蕴有多么深厚,且不说家族内部的实力,仅仅财力而言,恐怕将巫师协会的十位首席拉到一起,都可能比不上。

    和维茨米尔通过这五万银月币联想到奥尔科特家族的实力和底蕴相比,雷欧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了那具价值五万银月币的机械傀儡身上。

    彼得奥尔科特的那具灵能木偶女仆的确让雷欧感到震惊,如果放在地球联邦所在宇宙,这样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也不是没有,但放在这样一个科技还处于蒸汽文明的世界里,这样的机械傀儡就显得无比惊艳了。

    从彼得奥尔科特要自己携带灵能木偶进入废都的那一刻,雷欧就很清楚这具灵能木偶不普通了,但现在安娜奥尔科特的表现却让他明白自己对这具灵能木偶的价值还有些低估了。

    按照雷欧的理解,作为傀儡灵能制造出来的灵能木偶,一旦赋予其灵能的傀儡灵能者死去,那么灵能木偶也就失去了任何活力,唯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木偶体内的机械结构。

    可现在安娜奥尔科特竟然愿意花费五万银月币从雷欧手中买到那具废掉的灵能木偶,这很难用不愿儿子遗物流落在外这个理由来解释,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现在那具灵能木偶之中,恐怕还隐藏了彼得奥尔科特的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安娜奥尔科特应该知道。

    “七万。”见到雷欧没有反应,安娜奥尔科特又继续加了两万银月币。

    这一次,她的声音大了不少,令到周围其他关注和没有关注的人都忍不住将视线转移过来。当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从其他有心人口中得知其中涉及到了七万银月币的时候,守灵厅内立刻变得安静了不少,并且不时能够听到一些震惊得倒吸凉气的声音。

    作为子女得罗伯特奥尔科特等人在得知情况后,也都不满得朝自己得母亲看了过去,但却没有一个人制止母亲这种看起来无比疯狂得行为。

    “我不缺钱,安娜奥尔科特夫人。”成为被众人围观得对象让雷欧也感到有些不适,皱了皱眉头,冷淡的回应道。

    听到雷欧的回答,周围第七湖上镇的权贵们都感到万分差异,且不说第七奥尔科特家族的权势,单单对方付出的七万银月币就已经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不少贵族家族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偶拥有这样的巨款。

    可雷欧这个身患黑肤病的陌生人却这么随意的拒绝了安娜奥尔科特的交易,而且从其语气不难听出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将奥尔科特家族放在眼中,这使得众人不由得重新猜疑雷欧的身份。

    听到再次拒绝,安娜奥尔科特也没有再做更进一步的表示,站起身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直接离开了守灵会,甚至连等一会儿重要的遗产公布都没有打算参加,也就是说她等同于放弃了本应该继承的那一部分遗产。

    见到安娜奥尔科特的这一意外举动,守灵厅内即便是再怎么迟钝的人也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位第七湖上镇的实际掌权者是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

    至于奥尔科特家族其他遗嘱上有名字的成员则极为反常的用一种感激的眼神看着雷欧,因为雷欧的拒绝之举无疑帮了他们一个忙,他们全都可以从安娜奥尔科特不要的那一份遗产中分一杯羹。

    这时,从人群之中走出了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的老人,来到了守灵厅的前台,将手中的文件包放在木台上,用一柄木槌敲打了几下,说道:“我宣布彼得奥尔科特的守灵会开始!把守灵厅的门关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