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罗马再征服 > 第一百一十五章离去

第一百一十五章离去

    战伤的士兵躺在地上,前线仅有的牧师在为他祷告。

    正教的教士将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取下,举在手上,摊开自己的圣经。

    “愿天上的主接纳你的灵魂,不令你在人间继续受苦。”

    当重伤的帝**士兵咽下最后一口气,年轻的牧师才回过神来。

    抚过还没有闭上的眼睛,教士挽回了这个战士最后的尊严,给了他应有的体面。

    “呼!”

    一旁跌坐在地上的利奥看着这一幕,耳畔回荡着垂死之人的哀鸣,说真的他有点疲倦,想要休息一会了。

    “真是..........”

    帝**士兵非常坚韧,虽然敌众我寡,兵力稀缺,算上辅兵也才不过三百人,但是打退了匈牙利军多次猛攻。

    战士们顽强的守护着堡垒,他们相互援助,手持盾牌组成人墙,居高临下透射箭矢。

    攻击的马扎尔人也不逊色,登城的勇士不少人被斩落,但是少部分人还是在地面弓箭手的掩护下破入城垛。

    短兵相接的战斗时间持续了很久,帝**的堡垒始终难以撼动,任凭匈牙利军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岿然不动。

    .....................

    贝拉国王看着渐渐沉下去的天色,脸色难看,内心焦虑,万万没想到,区区一个罗马人的小型堡垒就扼止了匈牙利军的重拳。

    上半天的攻防战中,马扎尔人中有名的勇士科苏特受创不得不退下战场。

    “陛下!”

    “我们的勇士都是马背上的勇士,北方大森林的地形限制了骠骑兵的发挥。”

    “罗马人的堡垒对于我们除了发泄怒火也没有任何帮助,我建议停止攻击。”

    国王的侍卫长拉斯洛已经看不下去了,骁勇的马上勇士在地面上可不是罗马人的对手。

    如期的战争应该发生在平原上,那才是匈牙利人的主场。

    贝拉恼恨的看着自己的侍卫长,你当我不知道,但是那帮叫嚣的贵族就任他们去死好了。

    “王室大军不会投入进去!”

    “我们只需静静的等待就可以了。”

    贝拉面色阴沉,既然科苏特那帮人愿意流血,那就让他们继续流血,流干他们的鲜血。

    利奥重新投入了战斗,既然匈牙利军没有更加强大的武器,那就用这种原始的方法一直战斗好了。

    双手握紧长枪,刺下,拔出,再刺,与同列的士兵齐心合力,将视线所及的马扎尔人捅下去。

    “我的上帝!”

    “这些蛮子真的是无穷无尽么?“

    旁边跌倒的士兵已经感到自己无力再战,手臂虚软的摊在地上,再也止不起身体。

    “我要疯了!“

    梦呓般的呻吟在帝**军官耳边传过,让他大为恼怒。

    一脚踹过去,踢得那个士兵打了个滚,半天才翻身过来。

    “起来!“

    “如果不想死的话!“

    “不然在匈牙利人终结你以前,我先送你去见上帝!“

    有气无力地站起身,那个说丧气话的士兵已经被重新逼到了他的岗位上,战斗不会停歇。

    提着长枪,帝**军官开始巡视壁垒,现在的精疲力竭的帝**士兵最容易产生懈怠的心理。

    如果没有军官的督战,很可以坐在地上在不起来,最后结果就是堡垒很快被突破。

    “士兵们!“

    “士兵们!“

    “我知道你们很累了,但是我们必须坚持!“

    “太阳落下之时,匈牙利军队才会退去,我们要坚定的挡住这些敌人。“

    .....................

    地面的壕沟被填满,匈牙利军终于还是没能占据这座堡垒。

    黄昏的太阳终于落下,马扎尔人如同退潮一般散去,徒留下城头的喋血满地。

    疲惫不堪的士兵东倒西歪,一部分还能维持的人担任着警戒,他们眺望森林,由点点火光透出。

    罗马人开始收拾自己战友的尸体,堆积起来如同小山一样。

    匈牙利人的尸体直接抛下堡垒,帝**士兵则取下铭牌。

    阿莱克修斯皇帝很注重军队的建设,为了挽留军心,特地准备了铭牌。

    战死者的铭牌会收拢到军法官手中,他会为每一个战殁的帝**士兵家庭写一封家书,并寄去抚恤金。

    这项制度的推行很得帝**士兵的欢心,军权一点点牢固起来。

    但是现在对于利奥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一叠铭牌就这样堆积在他眼前。

    还有一百多具战死者的遗体在火花,难闻的尸体焦味在鼻翼间飘荡。

    “我们要撤离了!“

    面对死去的战友,帝**军官早就不会动容了,究竟厮杀,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麻木了。

    只有当收割入侵者生命的时候,利奥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是活着的。

    摸着牧师送给自己的十字架项链,那个教士在城头不小心中了流箭,直接回归了上帝怀抱。

    派驻前线的随军牧师,除了少部分志愿者,大部分都是不敬业的斗争失败者,被贬斥到前线来。

    不过这个死去牧师已经很不错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握住利奥的手,为他祷告。

    “愿天上的主宽恕你的罪孽!“

    “阿门!“

    黑袍教士的遗体不用火化,就地埋葬了,毕竟帝**士兵的尸体还有可能被亵渎。

    但是上帝的仆人?

    匈牙利人还没这么大胆子,公教也决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贝拉要是敢这么干,教皇就敢开除他的教籍,再怎么说也是侍奉上帝的神仆,只能教会内部自己处理。

    当堡垒里面最后一点东西也被打包起来,利奥回顾自己的部下。

    不少人灰头土脸,血污沾染全身,看不出本来面貌,还活着的也都带伤。

    “我们会回来的!“

    “请记住!“

    “我们会回来的!“

    铭誓回荡在每个帝**士兵心中。

    当贝拉从熟睡中被侍卫长叫醒,看到的是熊熊大火燃烧着那座堡垒。

    没被匈牙利军攻克的帝**前哨就这样自我毁灭了?

    “没有人发现逃跑的罗马人?“

    “没有,陛下!‘

    “恐怕有密道。“

    拉斯洛很肯定,马扎尔人的精兵环绕着堡垒,周围的树木也被砍倒,任何逃跑者都无法躲避骠骑兵的视线。

    贝拉默然,真是不愉快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