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诸天仗剑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碾压

第一百七十三章 碾压

    那根抵住黑色短剑剑尖的白皙修长的手指蓦地轻轻一震,由指尖透出四道细若游丝般彼此时分时合的剑气,这四道剑气性质各异,一浑厚一轻灵一炽热一冰寒,力量也并不如何强横,却精确无比地楔入对手劲力中的薄弱环节,而后彼此相生相克激发出极其可怕的力量。

    那“陈翔”一句话才喊出口,整个人已经如同触电般被这股力量震得倒飞出去。

    一身道士装束的禹天来从陈霖身后悠然踱出,举起右手向着空中的“陈翔”虚按了一掌。

    两道凝聚成束的掌力从他的掌心喷薄而出,一道刚猛霸烈如神龙经天,一道阴柔奇诡如灵蛇盘绕,彼此间开合交错夹击对手。

    空中的“陈翔”身形蓦地蜷曲成球又极力伸展,然后整个人便被那一阴一阳两道高度凝聚的掌力击中,“蓬”的一声彻底爆开,化作无数布片翩翩散落。

    禹天来发出一声长笑,举足一步跨出,身形一下闪烁后出现在门口,举掌向下一按,掌力化作穹庐笼盖方圆丈许空间落下。

    一道淡淡的黑影从地面向上升起化作人形,一柄黑色短剑以破天之势望空挥斩。

    空中发出一声如同裂帛的刺耳声响,黑影身形踉跄后退,在大厅当中站定后现出身形,却是一个身材矮小枯瘦、貌若猿猴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补天阁”南宗的二号人物精精儿,此次他以易容之术扮作陈霖护卫首领陈翔近身行刺,眼看便要得手,却被禹天来横插一手坏了好事。

    刺客之道讲究的是一击不中远扬千里,他心中虽然愤恨,却也当机立断地施展了金蝉脱壳的手段,以充盈真气的外衣作为替身承受了对方的掌力,自己则凭借潜形之术向外遁走。

    岂知禹天来竟一眼看穿了他的手段,硬是在他逃出大厅之前将他堵了回来。

    此刻薛红线等四人已经排成一列护住惊魂未定的陈霖,同时与门口的禹天来遥遥相对,对当中的精精儿形成夹击之势。

    精精儿脸色沉郁,一双淡黄色的眸子中透出阴狠之色,死死地盯着禹天来道:“小子,当年我师兄已经手下留情与你了解了那段恩怨,你竟又来与我纠缠?”

    禹天来哂道:“什么了结前事不过是那空空儿自说自话。他盗人宝物在前,你追杀失主在后,贫道当年受了苍松道长嘱托接掌‘餐霞观’,这段恩怨如何才算了结,该由贫道说了才算!”

    精精儿面色更冷:“你又打算如何了结?”

    禹天来淡淡地吐出八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精精儿手中的黑色短剑蓦地爆成一团黑色光雨,而后汇成一道洪流向着门口的禹天来汹涌而来,竟是毫无征兆用出“身剑合一”的剑道绝学。

    他为人奸猾无比,方才交手数招感应到对方修为恐怕已臻达内景之境,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力求一举突围。以他练气成罡绝顶甚至隐隐进窥内景之境的修为,骤施这等至高剑术,其威力之可怕毋庸置疑。

    禹天来双目微阖,瞳孔凝缩成一个细小的黑点,似要透过黑色剑芒所化的洪流看到隐于其中的精精儿真身。一截长约三尺的纤细钢丝从他袖中滑出,末端握在掌心,前端伸得笔直,尖端则在微微震颤。

    以他如今的实力,早已不必在依赖什么神兵利器,于是弄了这么一段钢丝作为长剑的替代品,平时便卷成一团藏在袖中,用时探手即得很是方便快捷。

    纤细的钢丝陡然昂起,在禹天来的御使下,向着前方的虚空笔直刺出,化作一线银白电芒正面对上那一道黑色洪流。

    钢丝从密集得几乎风雨不透地剑芒当中寻到一丝细微到几乎可以忽略的缝隙钻了进去,而后若有灵性地蜿蜒转折,穿过那道缝隙也即是透过了重重叠叠掩住精精儿身形的黑色剑芒,一道细弱发丝却锋锐无匹的剑气从钢丝地尖端射出,直刺精精儿眉心要害。

    大宗师与宗师,虽只是一字之差,却不啻云泥之别。这差距并非体现在功力上,毕竟到了练气成罡的境界,对于能量的积蓄和凝练都已接近极致。两者最大的分别,只在内景之境的大宗师已经可以运用精神力量来驾驭自身,将自己发出的每一丝力量都近乎完美地发挥至极限。

    若是突破以前的禹天来,虽然也不惧精精儿的这一招“身剑合一”,却只能以功力于剑术正面硬撼,决不能做得如此轻巧随意。

    精精儿只觉眼前骤然现出一点寒星,随即便觉眉心处隐隐刺痛,心中大骇之下急忙收敛扩散的剑芒,将千万道剑芒转攻为守化为护身一剑。

    禹天来剑气刺中精精儿那柄黑色短剑的剑身,登时由无坚不摧的至刚之性转化为缠缠绵绵的绕指之柔,如猎食的蜘蛛所吐之丝般层层叠叠地缠裹在剑上,而后面的钢丝本体则随之而至,向着精精儿的心口刺下。

    精精儿只觉手中短剑如同陷身蛛网之中的飞虫般挣脱不得,无奈之下只得果决地松手弃剑,施展身法向后飞退。

    禹天来左手抓住那柄黑色短剑收入袖中,脚下踩踏“禹步”如影随形般追上对手,右手中的钢丝幻出无数道纤细如丝的银色芒影将其卷入其中。

    此刻厅内观战的众人见精精儿竟被这突兀现身的青年道士随手摆布几无还手之力,心中俱都惊骇无比。

    其中薛红线的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目光中亦生出异彩。

    蓦然间便听到精精儿发出一声凄厉长啸,身形冲天而起从绵密如网的剑光中撞出,又将大厅的屋顶撞破一个大洞远遁而去。

    禹天来退后几步避开了从上面落下的碎瓦残木,手中的钢丝轻轻一抖震落了尖端沾着的一滴殷红血珠,然后倒卷收入袖中。

    他绕过满地的杂物上前几步,向着座上的陈霖行了一个道家稽首之礼,含笑道:“贫道吴中‘餐霞观’禹天来,此次不请自来,多有唐突之处,还请陈大人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