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不朽尊途 > 第五十六章 采花大盗

第五十六章 采花大盗

    青涯没去理会,牛语冲天的滚滚。他来到小坑旁,望着坑内的冰属性源液,嘴角微微上扬,勾勒起一抹微笑。

    “奶爸,这是嘛东西?感应好好吃的样子。”滚滚走到青涯的脚边,咽着口水问他。

    “这源液暂时不适合你,待奶爸将它炼制成丹后,再分你一份。“那”这些先给你。”青涯回道,同时从戒内拿出一部分清灵丹,放在滚滚的面前,以及用心念在戒内挖出一个独立的小坑。

    滚滚看着冰属性源液,被青涯全部收走,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舍,在收取清灵丹时,他道“那好吧,记得到时别忘了分我。”语气有些委屈。

    “放心,就算奶爸不说,到时也会分你的。还有,这里很危险,你乖乖的在戒内玩耍。”青涯抱起委屈的滚滚,边抚摸边笑道,然后不等说话,就将他收入石戒。

    青涯望着眼前这座不知早已破败了多少岁月的城池,内心轻叹一声,面无表情的往城内步行。

    ……

    与此同时,距离青涯最近的天玉,此时正与一只筑基境初期,形似犀牛的巨型原兽“它浑身除了头部中央那根独角是黑色的以外,其余的全是绿色”,相互斗的不可开交。

    犀牛本就皮糙肉厚,再加上有土黄色的光罩环身,显然是一身毫无伤痕,但看其爆怒的模样,想必也没从天玉那儿讨到多少好处。

    反观天玉,身上虽然有很多点点血迹,但他那热血沸腾的斗志,却依旧充满着高昂,仿佛他于战斗中越挫越勇,又似以犀牛来磨炼自己,使自己与旗鼓相当的对手,在不相上下之中,发现与完善自己的不足处和法技。

    天玉手提着一对,从拍卖行拍得的黄金大锤“下品灵器”,不停的与犀牛近身对轰,金色的锤影,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在犀牛的周围,不断的显现出来。

    犀牛神色无比的烦燥,望向天玉的目光,犹如看见灭族仇人似的,恨不得将天玉立即踩死于脚下。

    它那独色的犀牛角,每次一个呼吸间,就散发出三团脸盆大的黑雾,来阻止将落在己身的锤影外,剩余的,仿佛自有灵智似的,迅速的朝天玉击杀而来。

    黑雾散发着阴森,与容易让人心生恐惧的气息,同时在前行的途中,每团黑雾都变化为密密麻麻,宛若蜂群的尾针,铺天盖地的降至于天玉的周边。

    而天玉的神色,平静如水,似乎对犀牛的这种攻击,相当的熟悉。只见他站在原地不动,浑身弥漫着一圈璀璨的土黄色光罩。

    将眼前这些数不清的黑色蜂尾针,全部阻挡在罩外…从而可以看出,天玉灵根属性,乃是五行中的土灵根。

    ……

    与天玉相隔最近的李流风,额头密布细汗,脸色甚是委屈的边路边道:“这能怪我吗?你们的师族妹,见我风流倜傥,英俊非凡,宛若神抵般降至,个个都犯花痴,死皮赖脸的粘着我,我能怎么办?”

    “毕竟,她们年纪小,涉世未深,又在如此危险之地,我本着不忍心见她们,在含苞待放的芳华中,就此香消玉殒,故而带着她们,一路披荆斩棘…你们不但不感激我为你们的师族妹付出,反而还一路的追杀我。”

    “唉!世道叵测,人心更是难测,怪我太过于天真,轻信了她们。”

    “去你大爷的,说的真特么的一溜一溜的,不知的人,还以为我们这些人,全特么的是忘恩负义之人。”

    “兄弟说的对。可怜我那涉世未深的师妹,肩膀上的衣服,不小心被树枝划开了个口,受了点皮外伤。”

    “硬是被这猥琐至极的家伙,拉进山洞之中,叫我那可怜的师妹,将上衣全部褪去,还一副道貌岸然的说,替她检查一下伤口,是否沾染了毒物之类…”

    “你这还算好的,你们是不知道,我那可怜的族妹,她自小就有咳嗽的习惯,就连我族的仙者,都曾亲自看过,早已确认无碍。”

    “可他呢,花言恐语,不曾断间中将我那族妹骗得一愣一愣,最后也被他带进山洞之中,若非我那族妹,死活不肯褪去下身的衣物,恐是难逃此劫。”

    “今日我等,必要将这个败类,击杀于此,省的特么的到处祸害她人。”

    “嗯…”

    追杀李流风足有二十几号人,而且途中还在不停的增多…这些人,都是为了自家师族妹的遭遇,即心疼又爆怒的同时,誓要拔除掉李流风这颗毒瘤。

    “玛的,好心当作驴肝肺,你们都给我等着,待我寻到老大青涯归来,尔等定然埋葬于此。哼…”

    李流风回头一望,所见到的所有眼神,无一不是死盯着自己,每个人,都想将自己欲杀之而后快。

    李流风被这群如同疯魔的人,吓得拼命运转体内的灵力,脚底生风般似的,同时分辨了一下四周,然后就朝左边那片盛茂的树林跑去。

    “真没想到,这种该死的人,竟然还有老大存在,看来他刚才所说的老大,也绝对不是一个好货色。”

    “对对…这种不该存世的人,苍天既然没发现?不过这已经没关系了,就让我等代天行道,将他与他的老大,一并斩杀,为天下所有的女子,除去潜伏的隐患。”

    “嗯,他的老大叫青涯,大家一定要紧记,顺便逢人就说,让无数与我们一样的人,加入围杀这等该死的败类。”

    追杀李流风的人群,不断在相互交流的时候,路上遇见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就将李流风所做的伟大事迹,告之…顺便就连青涯也被他们说成了,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采花大盗。

    一传二,二传六……遗地之内,逐渐的开始传出关于青涯的事迹,而且版本甚多,但没有一个是好的,至于李流风,因没有自报家门,所以逃过此次一劫。

    与此同时,遗地中的女子,见到陌生男子,都保持着十分警惕,直到对方拿出可证明自己不是采花大盗青涯,才放下戒心。

    可想而知,若青涯出现时,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而懵“逼”的青涯会怎样?目前就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