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容闺 > 第145章 给你

第145章 给你

    “……父亲,母亲,三姐姐怎么还没到啊?”说话的是恒哥儿,小小的人儿说起话来倒显得有些老气横秋的,“三姐姐也真是,不过是三小杯果酒,竟然就能醉成那样,以后母亲可要多叮嘱三姐姐,万万不能再贪杯了……”

    玮哥儿也在旁边点头。

    没错,两人这就是在嘲笑陆寻。

    也不怪他们会嘲笑了,昨儿的席间,就连他们也都是饮了一杯酒的,而且还不是果酒,他们都没有别的什么反应,倒是陆寻这个只喝了三小杯果酒的人竟然醉了,想叫他们不嘲笑都不行了。

    陆寻进屋的时候,正好就将恒哥儿的话听了个正着。

    她故意沉下脸,“好哇,恒哥儿,原来你趁着我不在就是这样在背后向父亲母亲编排我的!”

    恒哥儿闻言回头,然后顿时就苦了一张脸。

    “三姐姐……”

    他和玮哥儿同时道。

    陆寻“哼哼”了两声,来到两人跟前,伸手在两人的脸颊上掐了一把,“叫你们笑话我!”

    到底是没舍得用力,最后也就是轻轻掐了一下就松开了。

    玮哥儿和恒哥儿哪里还能看不出来陆寻没有真的生气,两人一左一右地站在陆寻身边,讨好地道:“三姐姐,我们可没有笑话你,不过三姐姐你以后可真是不能再沾酒了……”

    说着话,两人对视一眼,又忍不住偷笑了两声。

    那果酒极为香甜,说是酒,但其实几乎就没有什么酒味,就这样,陆寻喝了三杯都能醉,他们都怀疑,要是稍烈些的酒,只叫陆寻轻轻闻上几下,她是不是就会醉了?

    陆寻闻言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前世也是沾过酒的,也正因为如此,对于自己的酒量,她其实是再清楚不过的,说她是沾酒即醉都找不出任何的错处来。

    昨天也是想着这是重生之后在府里过的第一个团圆年,一时有些望形,再就是想着那果酒的酒味儿那般淡,喝上两杯应是无碍的,这才斗了胆子。

    哪里能想到,只要与“酒”这个字沾上边,她碰了都会醉。

    这也真是叫人觉得无奈了。

    被两个弟弟取笑,其中一个还是小豆丁般的恒哥儿,陆寻忍不住在两人头上揉了一下,趁着玮哥儿和恒哥儿抗议的时候,这才来到陆栩和卫氏的跟前,“父亲,母亲……”

    陆栩和卫氏看着三个儿女嬉戏打闹的模样,面上都带着笑容,见陆寻过来,到底还是没忍住叮嘱了两句,“寻姐儿,玮哥儿和恒哥儿可没说错,你以后还是不要饮酒了,也免得酒后失态……”

    想到昨晚陆寻像是小奶猫一样拉着自己衣袖讨要压岁银子的模样,卫氏心头便又是一软。

    陆寻闻言面上有些发热,连忙点了点头。

    然后,陆寻和玮哥儿恒哥儿一起,给陆栩和卫氏磕了头。

    陆栩和卫氏喜得满脸笑容,拿出三个厚厚的红封递给陆寻姐弟三人,“来,这是父亲和母亲给你们的压岁银子。”

    三人都面带喜色的接过。

    看着陆寻面上的喜色,卫氏忍不住笑道:“寻姐儿,这压岁银子你昨儿晚上就惦记上了,现在可算是拿到手了吧?”

    陆寻面上一红。

    她喝了酒之后向来是不会记得自己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的,今天早上醒了之后,她都没有来得及问青时和青灵,她昨儿晚上有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行,就来了朝云院,是以还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竟然拉着卫氏讨要压岁银子。

    不过,这可是在她最为亲密的人跟前,陆寻只片刻便将所有的羞赧都扔到了一边去。

    她冲着陆栩和卫氏眨了眨眼睛,“母亲,女儿向您讨要压岁银子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没错,她现在就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嘛!

    听她这样一说,陆栩和卫氏都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一家人又说了几句话,陆栩和卫氏才当先站了起来,“好了,咱们先去福寿居吧。”

    说到这里,陆栩又看了陆寻一眼,“寻姐儿,到了你祖母那里,你可得好好和你祖母磕两个头,说不定你祖母看你心诚,多给些压岁银子呢?”

    屋里顿时笑声连连。

    陆寻就是再怎么说服自己,她现在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被陆栩这样一打趣,面上也不由得有些发烫。

    一家人便这样热热闹闹的去了福寿居。

    大年初一,福寿居里亦正热闹着。

    府里的小辈们一派喜气的给老太太磕了头,然后从老太太那里领回一个个压岁红包,就连已经成了亲的陆承和李慧娴,也都不例外。

    陆承和李慧娴原本是要推辞的。

    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还成了亲,过不了多久更要有孩子了,再拿老太太的压岁银子可不是惹人笑话吗?

    不过,老太太却没容得了他们推辞。

    “都拿着吧,这里都是自家人,又哪里有人会笑话你们,我这个做祖母的给晚辈包个红包,难不成还能惹人笑话不成?”老太太道。

    人上了年纪,总是喜欢看到儿孙绕膝,老太太看到了,自然心中高兴。

    听老太太这样一说,陆承和李慧娴才没有再推辞。

    众人又在福寿居里热热闹闹的呆了半天,一直到用了午膳,这才离开。

    出了福寿居,陆寻原是打算去朝云院的,但才走出没多远,就被晏池给叫住了。

    “三哥?”陆寻有些疑惑地看着晏池。

    她以为,晏池应当去章氏那里的。

    似是看出陆寻在想什么,晏池道:“我等会儿就去母亲那里。”

    陆寻闻言点头。

    那么,晏池叫住她是做什么?

    晏池见状笑了笑,“手伸出来。”

    手?

    陆寻很是不解地伸出自己的手,白嫩的掌心朝上,看着倒像是她在向晏池讨着什么一样。

    然后,就见晏池将从老太太那里得的压岁红包放在了陆寻的手心,“……听说你昨儿晚上就惦记着向三婶讨压岁银子了,三哥的这份也给你……”

    说到最后,看着陆寻那还有些懵的模样,晏池差一点就伸手去摸她的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