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二青 > 第202章 千变万化

第202章 千变万化

    (回家,路上,emm...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到家。)

    “一盆两盆三盆……十二盆,花盆数量没错……啊!这肯定找不出来啊!要是师君把自己变成一朵花,谁知道今天花园里的花盛开了多少朵呢?”小雀儿自言自语,末了抬首问屋顶上的小狐狸,“红绫姐姐,你还记得今天花园里有新开的花朵么?”

    小狐狸疑惑起来,自语道:“这么小的地方,用神识寻找,没道理找不出来啊!难道那胎化易形之术,连气息都能变得一模一样?”

    “啊!红绫姐姐,你好狡猾,居然用神识寻找!”

    “你个小笨雀,不用神识怎么找?”

    “奇怪,二哥会变成什么呢?”

    小青歪着小脑袋,思索着。

    ……

    很快,一刻钟便过去了。

    一蛇一狐一雀耷拉着脑袋回来,或停在茶几上,或据案而坐。

    “白姐姐,二哥到底变成了什么东西了?”

    “是啊是啊!时间已经到了,现在说也没关系啦!”

    小雀点着小脑袋,看着大白说。

    小狐狸疑惑地歪着狐首,看向微笑着的大白,便见一支珠钗从大白的蛾鬓飞出,落在地上,旋即化为二青。

    大白眯着星眸,似笑非笑地斜看着二青。

    二青轻轻咳了下,指着一蛇一狐一雀道:“你们啊!观察就是不仔细,难道你们就未发现,你们白姐姐之前只插了一支珠钗吗?这么明显的提示,你们居然都未发现。本来还想着给你们降低难度呢!未曾想,你们的观察力这么差。算了,你们还是在家好好修行吧!”

    “二哥,这次不算,咱们再来!”

    小雀儿:“真是神奇的变化之术!”

    小狐狸眨着狐眸道:“二青哥,这就是那胎化易形之术吗?那为何要叫胎化易形呢?直接叫千变万化之术好了啊!”

    二青摇头道:“胎化易形之术,原本是一种可以改变自己的年龄与外貌的法术。而我这变化之术,乃脱胎于胎化易形之术,算是胎化易形之术的变种吧!也确实可以称之为千变万化之术。”

    “这么说来,不是比胎化易形之术还厉害?”小青的语气带着点崇拜的感觉。事实上,从小到大,她都对二青挺崇拜的。

    二青摇了摇头,道:“也不能这般说,胎化易形之术,真正厉害之处,是可以将自己胎化,彻底改变气息,变成另一个人。甚至在不小心失去了肉身之时,可以凭借此术,绕过轮回,重新转世。”

    一蛇一狐一雀听了,都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小狐狸,泡茶!”

    小狐狸坐到炉火旁边的位置,边摆弄着茶具,边道:“二青哥,你和白姐姐都在今日出关,不准备喝点酒,庆贺一番么?”

    二青闻言,点头道:“这话有理,你且先把茶泡上,我去一趟市集,买点果蔬肉食回来,咱们晚上好好喝几杯。”

    他说着,直接腾云而去。

    月明星稀,夜风轻拂,波光粼粼,带走不少暑气。

    小筑灯火通明,二人一蛇一狐一雀据案而坐,推杯换盏。

    兴致起时,二青搬出瑶琴,轻抚起来,大白吹箫,与之相和。

    一时间,琴音轻荡,箫声悠扬。

    等一蛇一狐一雀相继醉倒,趴在案上呼呼入睡,二青和大白相视一笑,将双腿化为蛇尾,伸入湖中消暑,开始坐谈交流,交换着彼此闭关修行的心得。

    这种交流学习,从二青来此,学了大白所会的那些法术之后,便开始了。如今二人已经习惯了,她会的,她会无私的教他。

    而他会的,也同样不会藏私。

    只是在相互交流学习时,两人学习东西的速度不同罢了。

    大白所领悟出的隔垣洞见之术,只施展了几次,有那眉间竖眼的帮助,二青很快便摸出了门道。

    隔垣洞见之术,与照见前生之术不同。照见前生之术,是隔垣洞见之术与推演之术的组合技,需要将玄光打在被施术者身上,才能看到被施术者的前生。但隔坦洞见这术,只需将法力作用于双眼。

    说直白些,就是运用法力,将自己的双眼暂时变成透视眼。

    这天,二青与大白于湖心小筑露台上,隔案对坐。

    大白手捧香茗,二青指掐法印,施法作用于双眼,而后看向大白。

    “师姐,还是没有用啊!我什么都看不见!”

    结果二请话刚落,脑袋直接被大白给赏了个脑瓜崩。

    “师弟往哪看呢?”

    二青伸手摸了下脑门,咧嘴呲牙。

    还好小青在修行,小狐狸在药园,小雀儿也出门瞎飞去了,要是被她们看到,简直威严尽失。

    本想着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结果却是啥都没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的施法方式不对?”他问。

    大白朝他翻了个白眼,道:“你自己琢磨吧!”

    她说着,纵身御风而去。

    不过二青却没有去追,唇角带笑,继续施展此术。因为他发现大白刚才的心跳很快,虽然有些薄怒,但问题并不算严重。

    只是他倒是不敢再用透视眼去看她,这种事,可一不可二。

    第一次,还可以说是无心。

    第二次,那必然是存心了。

    回到白衣洞,大白呼了口气,然后坐在石桌畔发起呆来。

    当二青再度去寻她时,见她正坐于石凳上,抵着石桌,手托香腮,望着洞口外的天空发呆,那出神的模样,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但二青还是出言问道:“师姐,想什么事想得这么入神?”

    大白回过神来,道:“哦!没什么!你怎么上来了?”

    “我会那隔垣洞见之术了,还请师姐教我那照见前生之术。”

    大白点了点头,然后结印施法。教二青法术,其实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都不需要她过多讲解,只需要在他面前结结法印,然后告诉他法术的口诀和法力如何流转便可以了。

    结了几次法印,她便问:“看清楚了没?”

    二青点头,大白张了张嘴,犹豫了下,末了轻声道:“师弟,修行之路漫漫,我们还须一心修持。其他的,莫,莫要多想!”

    二青闻言,愣了愣,莫了展颜笑道:“师姐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