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原来如此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原来如此

    “青阳宗同道何在,我百花谷弟子来也……”

    而在此时,八荒云台之外,随着周围的魔物清剿干净,很快便也有一声大喝响了起来,却见西方,重重魔物里,一片血肉横飞,然后便忽然看到数十道身影从那魔物之中杀将了出来,一个个身穿白袍,袍子上绣着大朵的花卉,各有不同,在最前面的一人,袍子上绣着牡丹花,手里持着一块白玉雕成的玉如意,面如圆月,气质清冷,正是萧师姐率人赶到了!

    “萧师妹,千里救援之恩,我孟还真记下了!”

    对方来的是真传之中年龄最长的萧师姐,青阳宗自然也是孟还真出面,大笑迎接。

    “四大仙门同气连枝,份属应当,我等担忧青阳宗形势危急,特选了练气九层之上的二十三位弟子先行赶来,百花谷大军押后,想必再有大半天时间,也能赶到了……”

    那百花谷的萧师姐摆了摆手,朗声开口:“众弟子,快将丹药奉上!”

    青阳宗众弟子闻言皆是大喜,没想到百花谷为了救援,居然做到了这份上,没有大队人马一起赶来,而是顶尖弟子冒险先行,同时送来了如今青阳宗消耗最多的丹药伤药,这种种侠义之举,已然让人感动到不知该说什么好,孟还真急忙让人上前接过,口中道谢不已!

    “青阳宗的道友没事吧,我兽灵宗前来相助……”

    还未迎得百花谷入云台,却见东方也有数十道人影快速冲来,撕碎了大批的魔物,赶到了八荒云台之前,见到八荒云台安然无恙,这才齐齐松了口气,立时便命各弟子分开布阵……

    “我等尚能支持得住,多谢兽灵宗诸位道友……”

    巫晴也是大喜,急忙赶上前去,连连拱手,向兽灵宗众弟子道谢,直到这时,才发现兽灵宗也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提前赶来,由兽灵宗资历最老,也声名最旺的真传弟子陈太阿领队。

    “青阳宗道友忽慌,我玄剑宗弟子来也……”

    “哈哈,秦无争师兄,你终究还是快了我上清山半步……”

    兽灵宗弟子还未站稳脚跟,便忽听得两声大叫,却见东方两个方向,道道灵光冲斥天际,旋及各有一人,带着数十名仙门弟子赶了过来,左首边的一人来的快些,却是一个身上背着剑匣,长身玉立,身穿黑色玄袍的一人,正是玄剑宗资历最深的真传弟子秦无争。

    而右首边一人,则是身上穿着白甲,两只大袖飘飘,却是上清山真传梅大志。

    见到了这一幕,巫晴与孟还真两个人简直震惊到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四大仙门不仅都赶来求援,而且因为担忧青阳宗局势,都非但没有半分拖延,而且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带着数十名实力强横的弟子先来救援,大队人马随行的策略,这等策略,对他们这些提前赶来的人,自然是凭白多了几分凶险,但对于青阳宗来说,则如雪中送碳!

    笼罩在了青阳宗众弟子头顶数日之久的灭顶之灾,已随着四大仙门的到来一扫而空!

    巫晴与孟还真,两个人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由孟还真出面,向着四大仙门的真传深施了一礼,叹息道:“诸位深恩厚德,我青阳宗定不敢忘,先往里面请吧!”

    周围青阳宗众弟子,此时也一个个兴奋又感激的看着他们,目光甚是崇拜。

    “哈哈,好说,好说,五大仙门同气连枝,青阳有难,我们怎可置之不理?”

    而那四大真传也都大笑了起来,心里虽然有话,却也没有多说。

    大笑着举步向着八荒云台之内走去,但刚刚行了没几步,忽然间同时呆了一呆。

    就在八荒云台入口,方原一袭青袍,微笑而立,看到了他们四人过来,轻轻拱了拱手,而在方原的身后,那青阳宗女弟子探头探脑的向他们瞧着,而见到他们二人出来,挡在了他们面前的青阳宗弟子便也都下意识的让了开来,让他们可以直接与四大仙门真传相见。

    “方原……”

    四大仙门真传正微笑着的脸都僵了下来,一种隐隐的怒色从他们脸上浮现。

    “呵呵,方原师弟比你们早回来了些许,却是有些失了礼……”

    孟还真见了,心下自然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他只想着方原既然去求援,那必定与这四大仙门的真传见过面了,而且四大仙门救援来的这么快,想必相谈甚欢,却没想到,四大真传见了方原的模样,居然全不是那回事,看那一个个的脸上,居然都露出了恨恼之色……

    正要说些什么,化解这场间尴尬,却忽然看到局面失控了。

    “方原我们同门正到处找你,没想到你提前溜了回来……”

    “无耻小贼,居然还敢在我们面前现身……”

    “快快出手,将他拿下……”

    那四大仙门真传之首还未说些什么,在他们身后,却立时有诸多弟子忍不住了,纷纷大喝,更有人直接便鼓动一身法力,或是祭起法宝,或是施展法术,便要向着方原冲将过来,刚才脸上那从容而淡定的神情瞬间消散,像是直接都换了一副面孔一般,大叫了起来!

    “诸位同道住手……”

    孟还真登时大吃了一惊,身形一闪,拦在了方原身前,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而在这周围,其他的青阳宗弟子也都大觉意外,不知这是唱的哪一出。

    “还问是怎么回事,你怎地不问问他做出了什么事情来?”

    “还有那个臭丫头,他们两个简直是罪大恶极!”

    那一众仙门弟子都纷纷大叫了起来,群情激愤,简直比剿杀魔物时杀气还浓。

    “方原师弟……”

    孟还真也倍觉诧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不知道啊,我什么都没做!”

    到了这时候,方原还能说什么,轻轻摇了摇头,道:“我听说四大仙门的援兵已至,前来感谢,却不知这几位师兄冲我发这通火是做什么,倒还想先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呢……”

    “方原师兄你真无耻……”

    洛飞灵暗暗的翘起了大拇指,低声向方原说道。

    “别赞,要脸!”

    方原暗暗的回了一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五大仙门同气连枝,你们青阳有难,你来请我们救援也就罢了,怎么竟敢如此胆大包天,炸毁了我们的八荒云台,断了我等去路,就不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全宗弟子都被困在这魔息湖之内吗?方原,这等恶事罪大恶极,又岂是一声不知道可以掩得过去的?”

    而见了方原这等模样,四大仙门的弟子更是愤怒,已有人忍不住大喝了起来。

    这等群情激奋,就连萧师姐这样的真传都阻止不了。

    况且这等紧迫时候,她们也不知该怎么做,毕竟这件事太大,不能就这么过去。

    只是在她们心里,却还有些狐疑,这方原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什么?”

    “方原师兄炸了他们的八荒云台?”

    且不说别人心间怎么想,所有的青阳宗弟子,却都在此时忽然间愣住了,一个个傻了眼一般的向着方原和四大仙门的弟子看了过来,恍惚之间,他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八荒云台那是何等存在,各大仙门的命根子啊,方原师兄居然给他们炸了?还炸掉了四个?

    “我靠,我说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快呢?”

    一片鸦雀无声里,忽然有人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大叫了一声。

    随着这一句话的出现,气氛倒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本来青阳宗众弟子都还在因为四大仙门的及时来援感动不已,却忽然间听到了这件事,两相对比之下,四大仙门的用意便不难猜了,倘若他们的八荒云台都已经毁掉的话,那五大仙门离开魔息湖的通道便只剩了一个,那就是青阳宗八荒云台,他们自然紧张了。

    这八荒云台一失陷,所有人都要倒楣……

    一时间,难以形容青阳宗弟子心间的复杂情绪。

    有无数又震惊又敬佩的目光向着方原与洛飞灵看了过去……

    这两个人得有多么大胆,才做出了这等事来啊?

    而他们为了帮青阳宗求得援兵来,这又是冒了多大的险啊……

    须知道,他们两人当时已经逃了出去,其实是可以跟着四大仙门离开魔息湖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性命已然有了保障,结果他们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逼着四大仙门来救……

    谁知道,这件事一做出来,他们将来会面临多少指责?

    四大仙门肯罢休吗?

    而这所有的凶险,便都是他们两个为这件事付出的代价!

    另外也有无数的震惊的眼光,向着四大仙门看了过去,十分的复杂!

    或许仍然有些感激之色,但那感激之色已经淡了。

    取之代之的,则是隐隐的警惕……

    “若只是洛飞灵师妹一个人还就罢了,但方原却不是一个鲁莽之人,他既然做了这等事,那就一定是受到了四大仙刁难,甚至不只是刁难,定是四大仙门的态度让他意识到,指望四大仙门来救是不可能的,这才拼着一身前程不要,毁了他们的八荒云台,逼他们来救……”

    尤其是巫晴与孟还真、小辣椒凌红波这样的聪明人,更是立刻将所有的事情都联想到了一起,难怪四大仙门一反常态,比他们想象中都要快得多的来援,也难怪方原与洛飞灵没有和四大仙门一起赶回来,而是提前孤身杀了回来,联想到他们对仙门之间关系的理解,她们已经快速的在心里构思了一个前后的真相出来,而且与真正的事实确实相差不远……

    也是在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他们三人同时做出了一个反应!

    孟还真忽然笑道:“这怎么可能?”

    巫晴笑道:“我想此事定然有什么误会……”

    小辣椒凌红波冷冷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么?”

    关傻子这时候在人群里笑道:“方原师兄真的好聪明,居然想出了……”

    话还未落,便被小乔师妹一巴掌拍了回去,训道:“闭嘴!”

    四大仙门的弟子此时也都呆住了,一听到青阳宗真传的反应,如何还能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立时心间的怒意更盛,纷纷大喝了起来:“事已至此,青阳宗居然还要狡辩?”

    “这魔息湖里还会有旁人么?”

    “不是他们炸的,难道是我们自己炸的?”

    孟还真听着这些人的大喝,心里立时明白,四大仙门定然没有什么证据,也幸亏方原跑的快,没有被他们抓住,否则的话,若是方原被他们押了回来,再说这件事,青阳宗也不好处理,但既然方原是好端端自己回来的,四大仙门如今也只是指责而已,这事就好办了!

    “诸位同道……”

    他忽然提高了声音,抱拳向着四大仙门拱了拱手,道:“此事事关重大,甚至影响到我青阳宗方原师弟的清白与前途,所以诸位千万不要胡乱指责,若有证据,便请给我一看,真能证明是方原师弟做的……那就再说!但若是没有,还请慎言!诸位前来援手,我青阳宗上下,感激不尽,但你们刚刚到来,便先指责起了我青阳宗弟子,却未免让人心寒了……”

    “青阳宗分明便是要混过此事……”

    “岂能容得他们胡搅蛮缠,咱们一起出手,将那两人拿下,再好好问他!”

    “简直岂有此理,当我们四大仙门是什么?”

    四大仙门弟子听了此言,立时大怒,纷纷大喝了起来。

    更有人按捺不住,这就要强行出手,冲上前来将方原和洛飞灵拿下。

    “放肆!”

    也就在此时,巫晴忽然厉喝:“我青阳宗当你们好心援手,感激不尽,以礼相待,结果你们居然上来便污蔑我青阳宗弟子,还要强行拿人,你们又把我青阳宗当成什么了?”

    说罢了,忽然扬手:“布阵迎敌,看谁敢动我青阳宗弟子分毫?”

    “唰”“唰”“唰”……

    早就心间一片狐疑的青阳宗弟子,立时祭起法宝,布下大阵,将方原与八荒云台都护在了中间,与四大仙门弟子遥遥相对,一个个脸上皆有愤愤不平之色,竟似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到了这时候,心间满是疑虑的四大仙门真传也不能继续沉默了,低声厉喝。

    “什么意思?”

    巫晴冷笑道:“四大仙门来援,本是好事,但倘若你们心意不诚,还未救援,便先要和我青阳宗弟子过不去的话,这援兵我们不要也罢,实在不行,诸位便请回吧……”

    “请回?”

    四大仙门弟子都哭笑不得,已经来了,还能回哪里?

    若是回去了,我们怎么离开魔息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