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玄幻小说 > 进击吧哥哥 > 卷2章115 始祖骸骨

卷2章115 始祖骸骨

    让和李幸倪。

    两个没道理此时此地出现于此的人。

    但看那男的斯文优雅,女的英气中不失亲和,亲切中又有一种万事掌控中的淡定,不是让和李幸倪又是谁?

    这两个人,一个是联合家族的当代族长,另一个是修行学院的院长,都是能力圈的大佬级人物,同时在世俗圈中也有极大名气和知名度,毕竟让在世人眼中,是代表着各国政府的人物,李幸倪更是在三年前能力者初登前台时,代表能力者向全世界发声,一份“李幸倪声明”,不知道让她成了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又成了多少女人又羡又妒、又敬又佩的对象。

    别说陈玉,林婉都一眼认出来了!

    林婉被陈玉掐住摔在地上,虽然没真受伤,却也吓得手脚发软。

    可即便如此,她心中仍闪过一个念头:不是说李幸倪院长晕迷了吗?

    如果李小森在此,也必然是相同的疑问。

    很大程度上,若不是李幸倪在俱乐部战争之后陷入昏迷,便不会有这段时间来的这么多纷纷扰扰。

    三年前,八大山门联合决议,同意让李幸倪主持建立修行学院,为此李幸倪放弃的是兵阁的继承权。

    如今虽然各大山门都有点眼红修行学院这块蛋糕,但毕竟也要面子,不愿公然撕毁三年前的决议和协定,恰逢李幸倪昏迷,这才以裁决部长为矛,闹出这么多事情来。如果李幸倪好好的,山门派和学院派之争自然还有,但绝不会闹得这么大!

    如今两派在k市修行学院打得天翻地覆,霞更是在最后关头,出手斩杀了陷入疯狂的裁决部长。加上五大山门的天下行走被废,龙五和道门的骑驴鬼剑也被牵扯进来,也不知道会产生多少地震式的后续效应。

    如此局面下,李幸倪和让居然一直守在这总院上院?两人似乎专门堵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待陈玉。除了两名当事人,大概谁都想要问一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玉目光闪烁,问道:“两位怎么会在这里?”

    说话的同时,眼睛不断朝周围瞟,在看是否有其他埋伏之人。

    让微微一笑,很是斯文有礼地说:“你不必这样,除了我们,没其他人了。”

    “兵阁的高手一个没来?山门的高手全都不在?”陈玉似乎松了口气,却又不愿相信,“你们俩既然在这儿堵我,怎么会不提前安排高手埋伏?”

    让说:“阁下这么机警,若是不把样子做到最真,你今天压根不会来。”

    陈玉眼珠转了转,笑道:“也是。”笑吟吟地看着对面的这对男女,问道,“这么说来,让先生的昏迷,李院长的昏迷,都是装样子喽?”

    俱乐部战争之后,陈玉便在k市的修行分院潜伏下来,暗中搅动风雨,尽量挑动混乱,比如那个“烂石头”的id开设的论坛,比如不断让修行分院出现人员失踪,比如把王古今转化为夜行者,目的都是在一些关键的时间点上,给日行者的内斗煽风点火。

    现在日行者联盟内部闹得不可开交,两派争斗已到最高点,陈玉料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k市分院那边,自己反而趁着总院空虚,赶到此地,盗取她真正需要的那件东西,本想着取到手后,拍拍屁股走人,便算大功告成,却没想到这这里被堵了个正着!

    李幸倪这时候终于开口了:“让昏迷是假装的,我是真的,但并未太久就醒来,那时候裁决部长已经发难,你也在暗中搅动风雨……”

    陈玉哦了一声:“所以你就顺势而为,将计就计?”

    李幸倪点头。

    陈玉嗯了一声:“你倒沉得住气。”

    李幸倪叹道:“我也没办法,如果沉不住气,怎么把你们这些藏在暗处的家伙引出来?”

    学院派和山门派的争斗,一大原因便是李幸倪和裁决部长的针对夜行者的策略不同。

    相比起裁决部长的高压扫荡式,李幸倪截然相反,她认为和夜行者对抗,最需要的不是战力,而是情报要先弄清楚夜行者到底要干什么。

    三年前,八大山门和兵阁先后察觉到夜行者的异动,而且和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异动都不太一样,看来所图非同小可,但情况究竟如何,却又情报不足。

    要知道夜行者大部分时间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隐藏在暗处,不轻易出世,但这次居然有种倾巢而出的趋势。

    裁决部长想的是管你为什么要出来,你出来我就打,你不出来我主动打!

    李幸倪却认为:严阵以待固然必要,但在弄清楚对手为什么有这些动作之前,也不用主动出击。情报不明的情况下,还肆意出击,做的越多,错的越多。

    而三年前,又恰逢能力果实的技术又有重大突破,要知道从前的能力果实,实际上和兵能丸一样都缺陷,并没有如今这般的普适性和效力。

    李幸倪当时便建议:建立修行学院,一方面充分利用新的能力果实,发展新生力量,一方面在全球范围内铺开网络,强化日行者联盟的掌控范围,同时摆出阵势让对手出招,我们再拆招。之后果然就有了帝华高中事件,游学社化身俱乐部,成了夜行者的炮灰。修行学院随即做出开办大集训的应对方式,这又是摆出一个阵势,等你来打。可以说大集训和俱乐部战争,是李幸倪风格的典型,但她居然在战后装昏迷到现在,这份定力、耐心、以及钢铁一般的执行力,真的了不起。

    所有的隐忍、等待、引蛇出洞,直到现在才产生作用。

    陈玉就是那条被引的蛇,在她身上,应该可以弄清楚这次夜行者的异动,究竟是为了什么,俱乐部战争中,那位夜行者联盟的亲王所说的“献祭”又是什么意思。

    李幸倪的目光越过重重阻碍,落在被陈玉收在怀里的那块古老骸骨上,感叹道:“这就是你们夜行者真正想要的东西吧。我很好奇,这究竟是什么呢?”

    陈玉想了想,索性把那骸骨拿出来,托在手里。

    让眼神一动,似乎想要立刻动手去抢夺,李幸倪却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实际上时刻都有可能发动,空气中那根无形的弦,正在慢慢绷紧。林婉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牵扯进来。

    只听陈玉说:“我知道让为什么今天会在这里,能力圈的第一催眠大师,实际上不是裁决部长,而是让才对,没错吧?”

    让淡淡道:“过奖了。”

    陈玉续道:“你也不用催眠什么的,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跟你们说了就是。”

    李幸倪精神一振,做了个请的动作,说道:“我们洗耳恭听。”

    即便是敌对关系,陈玉仍不禁心下赞叹,李幸倪的这份沉着气度,的确非常人所能及。

    她轻轻把那块骸骨在手里一抛一抛的,缓缓说道:“俱乐部战争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献祭,第二是为了让我能安全合理的潜入修行学院,不受怀疑。否则只为献祭的话,帝华高中事件就没必要了,因为献祭只要人多,没必要惊动世俗圈。我们故意闹得人尽皆知,是为了尽可能制造喧嚣混乱,我才好伺机潜入。”

    陈玉顿了顿,接着道:“潜入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裁决部长也算是帮了我大忙,我这边不停地制造恐慌,裁决部长表面上冷漠,实际上很在意这些事情,于是就被我制造的各种事件,激得越来越主动,不停地向李幸倪你所代表的学院派施压,想要一举压垮了你,再统一力量,把我排查出来。但她就是个蠢人啊!她根本不了解夜行者的能耐,我们是行走在暗夜中的人啊,怎么会被区区精神搜查排查出来?真是笑话!”

    说着连连摇头,对裁决部长的不屑溢于言表。

    李幸倪平静道:“她不蠢的,她其实很厉害,只是她心里有结,做事情就容易偏激,偏激了就会被骗。”说到这轻轻叹了口气,“她现在恐怕已经死了,我不想杀她,却是不得不杀她……”

    陈玉听了反而一怔:“她死了?”

    李幸倪却不再接话。

    陈玉也不在意,接着道:“裁决部长的强硬跋扈,是我所喜,李幸倪你恰好昏迷了,这就更是天助我也。但我没想到你会假装昏迷……你是真的中途醒来,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昏迷就是假装的?”

    李幸倪说:“我一开始是真的昏迷了啊。”

    陈玉说:“我不信,徐凯莉有能耐伤你?”

    李幸倪也不辩解,只说:“信不信由你。”目光再次落在那骨骸上,问道:“所以你潜入修行学院,目的是为了帮夜行者联盟盗取这东西?”

    陈玉抿嘴古怪一笑,说:“更准确地说,是在‘不被你们察觉到、不暴露意图的’的情况下,盗取这圣骸。”

    李幸倪的核心思路,是先弄清楚夜行者的意图。

    而夜行者一方,则是千方百计地不愿意暴露意图!

    因为一旦让人察觉到陈玉的目标是这块骨骸,日行者联盟中的一些人物,估计就能猜到夜行者三年前开始异动的意图,是什么了。

    陈玉忽然叹了口气,说:“其实你,李幸倪,你看到这块骸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吧,我们夜行者联盟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幸倪沉默,并不吭声,也不否认。

    “唉,非要我说出来?你这人真是谨慎得有点无趣了啊。”陈玉晃了晃手里的骨骸,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说道,“你没猜错,这便是圣骸。”

    李幸倪一直冷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波动来,似乎某个她已经想到但其实不愿意接受的猜测,终于被验证了。

    她又重复了一遍:“圣骸?始祖圣骸吗?你手里的那个?”

    陈玉抚掌大笑:“啊哈,你果然知道‘始祖’的事。”

    听到“始祖”这两个字,让的脸色明显难看起来。

    “始祖圣骸……魄罗岛上没有完成的献祭仪式……”李幸倪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夜行者的那位始祖,又要复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