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热搜天后 > 第191章 哄骗

第191章 哄骗

    “这个小贱人,当初就不应该让她上大学!”何玉兰回手戳了苏文生一下,一脸的不甘心,“你说我们好歹也养了她这么多年,又没有虐待过她,她怎么就这么狠心!”

    苏文生皱着眉头往旁边挪了挪,何玉兰更加生气了,直接抓住苏文生的衣服边揪打边喝骂:

    “你不是总帮着那个小贱人说话吗,现在怎么不说了?这个白眼狼不帮丽宝也就算了,还敢把我们给告了,你爸妈当年怎么就把这么个祸害弄我们家了……”

    “辛辛苦苦养那么多年才赚回来那么点钱,还不如早点给嫁出去换一笔彩礼,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苏丽宝心心念念想的是进娱乐圈的事情,此时见何玉兰尽说些没用的废话,心里更是烦躁了,再次开口抱怨何玉兰:

    “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不是说苏辞会同意吗,现在怎么办?你不是说她害我手指受伤了吗,你现在给她打电话,让她帮我签进海娱,要不然我就跟她没完……”

    “快闭嘴!”何玉兰急忙捂住苏丽宝的嘴巴,“你这孩子,不许瞎说,警察查了这件事跟苏辞没有关系,再说她现在是宋家人,不是我们能惹起的,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听到没有。”

    苏丽宝瞪大了细长的眼睛,神情颇为愤怒,一头短发乱糟糟的红色短发高高翘起,在何玉兰手下一晃一晃的,活脱脱一副问题少女形象。

    苏文生瞪了何玉兰一眼,又看向苏丽宝,怒斥道:

    “都是跟谁学的乱七八糟的毛病,好好的女孩子家做什么不好,非要进娱乐圈,以后安安分分的考个大学,将来找份工作比什么都好,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苏丽宝挨说,何玉兰又心疼了,正想要怒斥苏文生,却听他继续道:

    “燕京那边……我爸妈他们失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宋家动的手。你最近也安分一点,不要找苏辞的麻烦,免得惹怒了宋家。”

    何玉兰愣了半晌,急急的转头哄了苏丽宝一句,拉着苏文生回了房间:

    “你跟家里联系上了?之前不是说联系不上吗?”

    苏文生抬头看了何玉兰一眼,嘴巴动了动,没有出声,又低下了头。

    何玉兰看明白苏文生的意思了,知道这件事不是她该过问的,转换话题道:

    “你爸妈失踪又是怎么回事,确定是宋家人动的手?”

    苏文生神情有些阴郁,最近一段时间的诸多不顺让他脸上的皱纹加深几分,这会儿说到父母失踪的消息,他心里除了着急外,更多的还是害怕。

    “我也是刚从大哥那里知道的。不过不一定是宋家动的手,之前给我们家办户口的人也有嫌疑……玉兰,如果是宋家人动手的话还好说,怕就怕不是宋家人出手……”

    苏文生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何玉兰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了,当即双腿软软的跌坐在苏文生对面,过了好半晌才开口问了一句:

    “……你的意思是,杀人灭口?”

    苏文生点头,何玉兰脸色一白,“那我们呢?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会没事吗?”

    “应该没事。以后你和丽宝安分一点,不要再跟苏辞联系,免得引起宋家和那些人的注意。”

    何玉兰之所以同意苏丽宝给苏辞打电话,也是想着两人没有闹过矛盾,想通过苏丽宝试探一下苏辞对他们一家人的态度。

    这会儿知道结果了,又从苏文生这里得到这么一个消息,心里那点小九九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苏辞带给他们的利益相比,还是一家人的小命更为重要。

    何玉兰满脑子想着保全一家人的性命,自然心思再惦记苏辞了。

    苏丽宝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苏辞不会搭理她,何玉兰又看她看的紧,一时间也安分下来了。

    ******

    艾琪半靠在床头,看着窗外的被太阳曝晒的光裸建筑,再听严明聒噪的声音,心里只觉得讽刺。

    “你晚上看到彪哥的时候态度好点儿,否则受罪的还是你自己,知道了吗。”

    严明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烟,手上动作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艾琪与一个男子在床上纠缠的画面。

    听不到艾琪回话,严明烦躁皱起了眉,将烟头摁在烟灰缸,转身在艾琪身边坐下。

    “艾琪,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也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车子,房子,钱,事业,亲人,朋友,我通通都没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要是连你都不帮我,那我就真的完了。”

    艾琪只是眼珠子轻轻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严明抬手抚上艾琪的脸,再次开口诱哄她,“艾琪,你放心,我给你选的都是没有特殊癖好的人,只要你乖巧听话一点就不会受罪。”

    “还记得上次那个姓李的么,那人给钱也大方,我不也听说他在床上花样多,心疼你没答应吗?你再忍忍,等我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对你……”

    艾琪突然冷冷嗤笑出声,嘲讽的看向严明,“严明,这些哄我的话连鬼听了都会觉得可笑。你逼我卖身赚钱,还让我感谢你帮我挑选恩客?”

    严明脸色一黑,神色有一瞬间的狼狈,艾琪却懒懒的翻了个身,再次面向窗外,

    “说吧,这次又把我卖了多少钱?还有什么需要求彪哥帮你的事情一起说出来。”

    艾琪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严明对彪哥别有所求的话,一定不会耐着性子好声好气的跟她说这些鬼话。

    严明早就对她失去耐心了,之所以留着她,也只是把她当成赚钱的工具。平日里跟她说话也总是非打即骂的,已经很少有这样耐心哄骗她的时候了。

    严明眼里闪过不耐的神色,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环住艾琪,将她搂进怀里温存半晌,直到艾琪情绪好转起来,严明才再次开口:

    “艾琪,你晚上探一下彪哥的口风,看看我在他那边欠的债能不能晚点再还,或者少点利息也行。这样你也不用经常出去陪别人了,这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