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真摘星拿月 > 第26章 轰开荆棘寻妻女

第26章 轰开荆棘寻妻女

    拘留所的正门修的非常漂亮,巨大的落地玻璃一连八扇,上下两层,一共十六面单色的玻璃在夜幕中显得格外的幽静。玻璃后面的大厅空空荡荡,只有墙上几盏幽幽发光的灯管和宽大的服务前台显示着这里白日的繁忙。

    就在这个深夜,一道巨大轰响使得这种宁静被打破,大门被一辆救护车猛烈碰撞之后,应声而倒,碎散的玻璃洒在大厅的地砖上,通向二楼的台阶上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

    “哪个龟儿子喝醉酒了,还敢把车往大门上撞?!”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台阶上传来,一位身穿警服,头上却没带着警帽的男子沿着台阶往下冲。

    他原本是在夜班值班的警察,长久的盯着监视屏幕,让他的眼睛实在是非常疲劳,只能和同事轮着来,每人看三十分钟监视屏,再休息三十分钟。刚才面对大门旁边停车场的监控头清晰地拍到大路上驶来一辆救护车,如同失控一般,毫无减速地就向着拘留所大门直冲而来。

    那一刻,他还发了发愣,以为眼前的景象出了错误。随后楼下巨大轰响表露着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才急急忙忙往楼下赶去,想要抓住那名驾驶救护车的司机。毕竟今晚是自己值班,单位大门被撞,无论如何自己都逃不过责任,必须先要抓住肇事者分担自己的压力。

    刚刚下到台阶的一半,男子就看到大厅里走来一名身穿休闲服的身影,看的男子一愣,虽然男子脑子里还在想,怎么现在开救护车的司机都不穿工作服吗?嘴里却丝毫不停顿地骂了起来,“是你娃儿开的车吗?眼睛瞎了吗?这么宽的路,就偏偏往这边大门上撞。你龟儿今天不要想走,老子马上叫交警来处理。你是哪个单位的?!”

    没想到对面走来的身影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道火光,啪的一声,自己的右大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痛,身子不由自主的就歪倒在地面上。男子呆呆地望着走来的身影手上的银色,一时间竟让忘了喊叫,心中却在怒吼,“枪?!你怎么会有枪?!你竟敢用枪打我?!晓不晓得老子是警察?!你他妈的是疯了吗?”

    直到那身影走到自己面前,银色的枪口对准自己的脑门,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入耳中,“拘留所在押人员名单在哪里?我要知道一名女性的在押信息。”一瞬间,男子的脑门上,汗水就开始冒出来了,“老子这是遇上劫狱的啦?!”

    拘留所不同于看守所和监狱,这里关押的人一般的都是被处罚十五日或其以下,被判行政拘留的犯人,罪行都非常轻,基本上都是一些扰乱或者违反社会治安管理条例的人群。芙蓉府这个拘留所也就一共关押了两百多人,而且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左右的进出流动,个个都被登记在册,其中的女性更是少之又少。

    “大哥,有话好好说,你要问啥子嘛,我家里还有老婆娃儿,莫要动枪。”男子瞬间就软了,态度立刻和蔼起来,大腿上传来的疼痛和脑门上冷冰冰的质感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他只希望,楼上的同事能够机灵一点,马上联系驻扎在拘留所里的武警班,到时候看这小子还敢狂不狂。

    “好,我来问你,这里有没有关着一名叫文佳的女性?”严武说道,他现在就想尽快的找到文佳。

    “名单上有,名单在电脑里头,电脑是白班值班警员接管的,我没得密码。”男子可怜兮兮的说道,其实他知道密码,因为有些时候下面的派出所也会在深夜送一两个犯人过来,当然是他们这些夜班人员作记录。但是他不敢说,毕竟自己不说也算是与犯罪分子作斗争了,反而说了这就是配合犯罪分子行动,以后要受处罚的。

    严武眉头一皱,时间不多了,武警那边肯定知道自己抢了救护车,交通警察一定很快就找到自己的牌照,最多十来分钟大量的武警又会赶到,到时就麻烦了。

    “那女犯人都被关在哪里,我自己去找!”

    男子心里默默地想到,你真心牛逼,拘留所里到处是铁门,你怎么进得去,不过嘴上还是很配合,飞快地说道,“都关在四楼,单独的一层,好找。”毕竟这是人人知道的事实,不能说自己向犯罪分子透露消息。

    “好,你自己去找点伤药包扎伤口。”严武把枪从男子头上移开,向着大厅一侧的铁栅栏门走去。拘留所的铁门不是像看守所一样铁板一块,而是简单的铁栅栏,只有一个锁头连着门框,上面同样有密码和扫描仪。

    男子松了一口气,忍着疼就要往回爬,他生怕这名二话不说就开枪的犯罪分子打不开铁门就回来找自己麻烦,那个时候自己就算不配合也得配合了,回头就算不英勇牺牲,也得被算秋账。

    就在他回头收首的那一刻,他看到犯罪分子手上的银色手枪忽然化为一团银色液体,紧接着一只漂亮的银白单管猎枪重新出现在犯罪分子手上。我他妈一定是流血过多眼睛花了!这可不是终结者电影,手枪怎么可能会变成单管猎枪!难道犯罪分子是来自未来的高科技机器人?老子一定是疯了!男子忙不迭的手足并用,飞快的向着二楼办公室爬去,先报警才是关键。

    男子其实没有看错,严武手中的银色手枪正是赫赫有名的沙漠之鹰,这是他从电影上看到并认识的唯一手枪,自己拥有了枪械变化能力之后,立刻就给自己来上了一把,这种重达两公斤,出口动能在1570焦耳的手枪后坐力极大,很少有人能够使用,然而这些枪械都是严武用星力任意幻化外观的,自然使之如臂。

    现在他又将沙漠之鹰化为终结者2中机器人t800施瓦辛格使用的:20英寸枪管的温彻斯特m1887单管猎枪,只不过外表变为了自己喜欢的银白色枪管,棕色木制的枪柄上同样有一只狰狞的银色羊头在狞笑,几步来到铁栅栏们之前,抬手就是一枪。

    轰的一声,如同一只小型火炮在严武手中迸发,长长的火舌从枪管的口处发出,一下击打在铁栅栏上,顿时整个拘留所大厅一层都微微作响,铁栅栏门应声而开。

    此刻受伤的男子听到大厅里传来的巨响,手脚忽然一软,“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他哪里来的猎枪?!”接着爬行的速度又更快了几分。

    监控室的门大打开,一名小伙子在门头张望,看到手足并用爬上台阶的男子,立刻跑来搀扶,“王哥,快快快,我已经按响警铃了,武警班联系了。我在屏幕上看到那人手里似乎有枪,就没敢下去。王哥,你受伤了?!”

    “别管那么多了,先把门关上!”这名被称为王哥的男子张口吼道,一边吼还一边惊恐地向台阶方向看去,生怕那个身影又再次出现。

    哐当,办公室的铁门被重重关上,这里与下面通道的铁门不同,可是一整块钢铁焊铸的,牢靠结实,给两人的心理上带来了一丝安慰。

    “王哥,你的腿还在流血,我去医药箱找到点白药给你先敷上。”小伙子急急忙忙打开墙上挂着的医药箱,取出纱布和喷雾剂,“王哥,你真勇敢,那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敢冲击拘留所,脑袋不要了吗?”

    “什么人?!外星人!”王哥没好气的说道。

    “啊?!”小伙子听到这里,手中发抖,纱布顿时掉在地上。

    严武拿着枪往拘留所的操场跑去,对面就是拘留犯人的楼房了,白色的四层小楼显得格外瞩目。操场的另外一边,几个身影出现在远处,约有七八名,排成一排,端着半人多高的防爆警盾杵在地面,整个甚至全部身体都躲藏在警盾后面,头部透过警盾上半部分透明的材质来观察严武的动作,缓缓的向着自己靠近。

    “我是过来找人问话的,你们可别过来,小心误伤。”严武扬了扬手中的猎枪,说完这话,又冲着楼房大门抬手就是一枪。哐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在枪声中哗哗的响动,上面的铁索顿时被打个稀烂。操场那边的警盾后面顿时传来几声惊呼,但是迅速被压抑了下去。队伍立刻停住了,留在操场上一动不敢动。

    严武上前踹了一脚,铁门没开,但是晃动着哐啷哐啷的响声。严武二话不说接着又是一枪,这一下顿时锁头处被打出一个大洞,铁栅栏门在高速的动能冲击下顿时被击打开,轰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墙壁上的粉末刷刷的往下掉落,露出后面的台阶来。严武立刻闪身进了台阶。

    此刻巨大的警报声在看守所上空轰鸣,各个拘留室里面的人都被惊醒了。

    严武跑上四楼,依旧轰开了楼道上的铁门,开始一间一间的向内喊着,“文佳,文佳,你在不在。”

    操场上和楼道里的喇叭传来巨大的警报声掩盖了严武的声音,严武一阵火起,左手重新幻化出一把手枪,对着楼道和操场各处就是一阵开枪,子弹在夜色中准确的越过长空击打在各处的喇叭上,顿时拘留所就安静了,警报声停了下来。

    严武重新又对着拘留室里面喊道,“文佳!文佳!你在不在里面?!”声音在夜色中传出很远。

    “这里没有你找的人~”一个弱弱的声音从拘留室里传来,严武能看到一些影子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躲在床上,显然是在害怕自己,应该不是文佳,要不然她不会听不出自己的声音,避而不见的。

    严武得到了回答,立刻转身来到下一间拘留室,“文佳!文佳!你在不在里面!”整个声音响彻在楼道中。

    “琴姐,外面的人是不是在找那位疯疯癫癫的大姐?”一个细小的身影躲在床上的被子里,只露出个头,向着隔壁床的人问道。

    “好像是吧?我记得那女的进来时就自报名字叫文佳,还到处找快出去的人去她家找孩子,说会给报酬。”一个不确定的声音从另外一张床上传来。

    “你们别管闲事啊~谁知道外面的人是不是和她一样是个疯子,到时候给你来上一枪,送你去见先人。”又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顿时拘留室里一片安静,走廊里那急切的声音渐渐靠近了。

    严武问了好几间拘留室,里面都说没有文佳这个人,拘留所里的女性本来就不多,整个楼层好多间拘留室都是空的,里面的床铺上整整齐齐叠着被子,一间拘留室六张床,可比看守所里的条件好多了,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有没有人。

    “文佳!文佳!你在不在里面?!知道的回个话!”严武渐渐焦急起来,他有点后悔孤身进来,自己应该抓个警察当人质,问问前妻确切下落才好。

    这间拘留室,严武问了好几遍,都没人回答。严武心中火起,大声吼道,“再不说话,我就进来了!到时可别说我不客气!”

    “文佳不在这里!”里面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严武听了这话本来转身想走,结果一愣,“不在这里,而不是没有这个人?那就是文佳在这里待过!”立刻转身抬手就是一枪,轰开铁门就进了拘留室。

    顿时里面几个身影立刻蜷缩起来,躲在床上一动不敢动,严武甚至听到被子里传来呜呜的哭声。

    “刚才谁说的文佳不在这里。她到底在哪里?我就来找她,说了我就马上走!”严武站在拘留室内,对着床上瑟瑟发抖的四个声音说道。

    结果没人回答,严武等不得了,朝着窗户开了一枪,顿时窗户的玻璃碎了一地,“不说我就一人一枪,快点,我没时间等!”

    拘留室里的哭声顿时断了,一个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文姐被关了小黑屋,他们说她是疯子,就单独把她关了起来。”

    “关在哪里了?为什么说她是疯子?!”严武的心凉了,想不到夫妻二人在不同地点都被关了小黑屋,真的是同病相怜,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警察的黑手。

    “就在一楼,图书室旁边。他们关她是因为她一进来就大喊大叫,又哭又闹,情绪很是激动。经常抓着别人不放,叫着别人去她家看孩子。”那个声音很小声,又裹在被子里,严武听得有些吃力。

    这段话传到严武耳中,顿时就如同炸雷一般,“孩子?!看孩子?!”严武立刻上前扯开那床被子,一双眼睛红彤彤的盯着被子下面瑟瑟发抖的娇小身影,“你是说她让别人去看孩子?!”

    娇小的身影露出个头在外,双手死死抓住被子的边缘不放,带着哭腔说道,“文姐一来就又吵又闹,对着警察又是磕头又是乞求,让警察去她家看看孩子。警察没答应,她就闹了起来,还抓破了几名室友的脸,就连一名警察的颈子被抓伤了,他们才把她关起来的。”

    “文佳现在在哪里?!”严武的双手有些发抖,声音冷得象冰。

    “就在一楼最西边的小屋子里,听说不听话的人都会被关在里面。”娇小的身影几乎是哭着将整段话说了出来。

    严武转身离去,娇小的身影连忙将被子拉了起来,牢牢地裹在身上。

    一楼!严武现在的眼中只有一楼,他要找到文佳,问出女儿的下落。

    操场上此刻除了一排警盾之外,现在又多了一排持枪的武警,看到严武从拘留楼独身下来,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又立刻紧张了起来。上面不断有枪声传出,现在看来从目标孤身一人下楼来看,目标并不是来劫狱的,难道是仇杀?犯人死了,同样很麻烦。顿时七八支枪口立刻整整齐齐地对准了严武。

    严武看也没看这些严阵以待的武警,立刻往一楼最西边的房间跑去,夜色中哪里非常明显有几个小房间装着铁门,而不是像其他房间一样,是一连串的窗户。

    “目标听着,请你立刻停止自己的行为,将手中的枪械放在地面,双手抱头蹲下。如果你不放弃自己的行为,我们将立刻开枪!”一个手持喇叭躲在警盾后面向着严武喊话。

    严武理都没理,抬手就是一枪,顿时在警盾上击穿一个小孔,一枪打在那个喇叭上,顿时就哑了。

    喊话的武警班长吓了一跳,嘴边冒着血,显然是被刚才的喇叭划破的嘴唇,立刻发令,“开枪!瞄准目标双腿。”一声令下,顿时一排枪声响起。

    严武的周围顿时几个亮点闪起,所有袭来的子弹都化为铅水落在地面,丝毫没有阻挡住严武的脚步。严武在所有武警的惊恐目光之中,来到小屋的铁门外,照例抬手就是一枪。猎枪的火光喷射在钢锁上,击打出无数的火花。碰,碰,两声,门开了。严武把脚就进,一眼就看到了被锁在审讯椅上的前妻。

    文佳此刻的精神非常疲惫,双眼无神,四肢都被锁在审讯椅上,头发乱乱的,散发着一丝丝臭味,看到有人进来,这才抬起无力的头来,望清楚了进来的人到底是谁之后,立刻双眼闪出了火花。

    “舒窈,严武,你快去找舒窈~”文佳的声音非常沙哑,显然是被特别对待了。

    “我就是来找孩子的!她在哪里?!”严武蹲在地上,抬起前妻的脸问道,“我不管你怎么进来的,孩子呢?谁在管?”

    “没人,她一个人在家睡觉,我就是出来和朋友吃宵夜,准备凌晨就回去。谁知道就被抓进来了,他们非说我是卖淫,要关我十五天。孩子一个人在家,新家那边没准备吃的,你快去快去~孩子要出事~”

    “我操你大爷,你现在想起孩子了?!你进来多久了?!”

    “一个星期了,他们上周日晚上抓的我,你快去找孩子,找孩子啊~”文佳鼻涕眼泪一起出,一张脸张兮兮的。

    “文佳!舒窈才三岁!才三岁!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她死了,你也就别活了!给我地址!快给我地址!”严武现在恨不得眼前的蠢女人立刻死去,把孩子留在家里睡觉,自己偷偷出来会情夫,被警察抓住关起来,你他妈这叫干的什么事?!

    操场上的武警围在小屋外面,所有的警盾围成一圈,把出口牢牢堵住,外围的武警望着地面上数滴铅水发愣。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子弹没有效果?!怎么会不起作用?!里面到底是谁啊?!”武警班长的内心在咆哮,就听到小屋中传出的怒吼,大致明白了是什么事情,里面的目标和犯人是夫妻,好像有个孩子还被留在家中很长时间,没人照看,目标非常愤怒。

    “班长,目标出来了!”一阵紧张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武警班的十来双眼睛都盯在严武的脸上和手上,巨大的银色单管猎枪非常有视觉冲击力,他们想不到社会上还有这种枪械会被留在民间。后排战士手中的钢枪并没都带给他们多余的勇气,反而是前排围成一圈的警盾稍微使他们安心,至少目标逃不掉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暴怒后开枪杀人,自己身为武警战士,只能硬着头皮上。

    “闪开!我要去找女儿!”严武的声音充满了怒火,他快忍不住了。

    “请你放下手中武器,配合官府的工作,不要妄图反抗,你不要妄想逃过律法的制裁!”武警班长义正言辞。

    武警一边说,一边将警盾围成的包围圈慢慢缩小,想要将目标围困在小屋中,等待大部队来处理。

    望着越来越近的包围圈,严武眉头竖了起来,他没时间再耗在这里了。

    “记住,这名女犯人出了什么意外,这个拘留所就不用存在了!”严武把手一抬,银色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我说到做到!”

    碰的一声枪响,一捧鲜血在侧面洁白的墙壁上开出绚烂的花朵,紧接着严武的身躯消失在了小屋中。

    “有鬼!”一名小战士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紧接着脑袋一疼,“鬼什么鬼?!上报!立刻上报!”

    “怎么报?目标自杀后消失?上面也得信啊!”一名战士苦着脸说道。

    “就说发现疑似外星人的目标人类,现在是科学社会,不能有鬼!”武警班长想了半天,嘴里挤出了这句话。“你们都看到了,他就是这么消失的,不是外星人是什么?!”说完还把手往墙上一指,洁白的墙壁上看不到一丝血痕,仿佛刚才的一切就是一场梦,逗大家玩一般。

    好吧,遇见外星人总比上报遇到妖魔鬼怪来得令人更容易接受一些,不是我们武警战士无能,而是敌人科技太发达,超出了我们星球的文明水平,就这样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