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仙怨传说 > 第426章 剑胎再动

第426章 剑胎再动

    (不好意思~这章内容有误,将推迟15分钟发布,润笔即将结束~)

    “这要人命了!”梁丘明见冷幽如此,也是胆气横生,撂下一惊颤之语之后,向着右侧飞快移动。

    果不其然,那恐怖的主株顿了一下,便是转向了冷幽,其越来越渐血红的瞳孔,几如灭世之眼,无论冷幽身形掠得多快,只是微微一转,便是瞬间锁定住了他!

    冷幽忍住远遁逃离的念头,不断飞快移动,欲找遮挡之物,而另一边,梁丘明正想施展道术轰击主茎之时,那些如蟒蛇一般的支茎,竟是不断挥舞起来,一阵劲风来袭,却是剩余的那二十来个分株。

    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又来这么多幽瞳分株,如一块巨石一般向他冲撞而来,梁丘明焦急万分,几乎心底都快绝望。

    正在此时,一道神光豁然贯穿一只巨目,却是何清儿及时赶到!

    “梁师兄,我来挡住,你快去帮助师弟!”何清儿脸色苍白如纸,也是被那恐怖巨大的主株给惊吓到了,身形颤抖之间,声音却是坚定万分。

    “好!”其他三人生命岌岌可危,梁丘明不再矫情,身形一下掠到空中,手中指诀变化,脱手而出的玉尺,渐渐绽放亮光……

    黑暗世界,那如山一般的巨眼幽瞳,气势攀到了顶点,妖异的瞳孔之中,赤红光芒耀眼至极,如一个巨大烈日一般挂在这黑暗高空之中,直将冷幽周百丈范围,映照如赤红白昼一般。

    幽瞳主株,蓄势待发。

    冷幽脸色冰冷,感受那山雨欲来的恐怖赤红汁液光束,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他怎么逃,也逃不过这赤红光芒的笼罩,那幽瞳主株,已经完全锁定了他。

    想要远离开来,但可能就那么一两息,能逃多远?十丈?二十丈?

    这一刻,心跳近乎停止,死亡的味道,越来越烈,几乎让他全身自主颤栗。

    “滋……!”

    一道巨大澎湃的赤红光柱,几如山神发怒一般,朝着前方渺小的身影喷薄而出,势如破竹,摧枯拉朽,非人力所能抗衡!

    何清儿神光穿透两个巨眼幽瞳,豁然见到此骇人灭世景象,她身躯一个踉跄,死死捂住嘴。

    毁灭之眼,毁天灭地。

    “嘭!”

    赤红光柱,猛然撞向残破的大地,如滔天巨浪袭击岸礁,伴随冲击之力,赤红汁液溅起数十丈高!

    “师弟!”何清儿目眦欲裂,一下悲恸大呼。

    漂浮空中的梁丘明,已经幻化出了一柄巨大的玉尺,此时那巨大玉尺幻影随着他剧烈一抖,还是瞬间稳定下来,可他未停息,双手继续涌入大量灵气之后,光芒更加浓烈,狂暴之威,如排山巨浪。

    “诛……邪!”

    梁丘明愤怒暴喝一声,惊天光尺,携带了其滔天怒意,径直向着那十几人合抱大小的主茎根部撞去。

    “轰!”

    极力一撞,那巨大的主茎猛然炸裂,无数漆黑藤蔓污物抛散纷飞,轰然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洞口,让空中的恐怖巨眼一阵猛颤。

    可是,那粗壮的主茎,岿然不动。

    没断,居然未断。

    那庞大的竟有如此韧性。

    梁丘明从主茎之上滚落而下,可看到那主茎并未断裂,已是震撼到无以复加,脑中混乱之下,便是祭起玉尺,欲要直冲上去。

    可这个时候,全然没了机会,一条巨蟒般的藤蔓带起一阵劲风,倏然破空抽来,将他直接抽翻远空,落到地上不断翻滚!

    “梁师兄!”何清儿双眼通红,压下心底那惨然的颤栗,向他跑了过去。

    可她刚蹲下身子,远空骤然传来一声急促惊喝。

    “师姐,华彩,快!!!”

    只见远处,冷幽从一大堆巨石之中凌空腾起,在满地赤红如浆的上空,大声提醒两人。

    何清儿蓦然听到他的声音,悲喜交加,暗念了一声“师弟”,便赶紧转过头去。

    只是眼前,一只如小山大的瞳孔,豁然正对着自己,无数雨点般的赤红汁液,如天女散花,一下激飞而出!

    不知何时,那空中的巨眼幽瞳主株,竟是转了过来。

    何清儿大惊失色,下意识听了冷幽,双手虚划,间不容发之际,堪堪撑起了五蕴华彩。

    “……!”

    冷幽下方,正好为一巨眼幽瞳分株所在的深坑,再借助坑侧巨石堆叠,让他堪堪躲过那恐怖的毁灭一击。

    此刻他才刚脱困,见得主株那雨点般的汁液间不停息击向何清儿,不由脸色倏然急变,心神绷到了极致,紫光大亮,毫不犹豫往那主茎划飞而去。

    另一边,何清儿双手捏印,苦苦支撑,脸上惨白一片,细汗淋漓,只是堪堪挡了几息,便是近乎脱力。

    而赤红汁液打在华彩之上,作响,丝毫未有停息之意。

    “梁师兄,支撑不住了!”

    “咔嚓……”

    华彩骤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梁丘明半蹲在地,嘴角咳血,也早已精疲力竭。

    他看到此状,不由惨然喃道:“天运不济,遇上这等凶物,罢了……”

    如此无力境地,无法逃离,无法规避,更无法抵抗,梁丘明心底涌出一阵又一阵凄厉的绝望,不住地咳嗽起来。

    灵气见底,何清儿头昏耳鸣,却仍然咬紧牙关,死死支撑住,只是愈发娇弱的躯体,怎么也控制不住地颤抖,幅度越来越大,仿佛下一刻,便要香消玉损!

    还有希望,还有……

    她不甘心,她心底仍然存有一丝希翼,这灭世之威中,还尚存希望。

    何清儿努力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在漫天赤红光芒中,不断搜寻,一点一点搜寻,似乎要从其中,生生从找到一线生机……

    一抹紫光。

    远处,狰狞的黑暗之中,一抹紫光,悄然见涨……

    “轰!!”

    何清儿瞳孔骤然放大,其中,一抹紫光,骤然壮大!

    “都天散咒!”

    耳畔,传来梁师兄的一声惊呼!

    “噗!”何清儿倏然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支撑不住,身形一偏,立时昏倒了过去……

    ……

    四象天地古窟,暗霾笼罩,地上赤红污斑散落到处,狼藉不堪,见证了刚才的惨烈。

    而更远处,无半点光亮,在那等近乎窒息的地方,黑暗,几如时光一般漫长。

    “师……师弟?”

    不一会儿,未知的黑暗之地,传来一声虚弱不堪的声音。

    “在……”

    “呼……!”另一边,忽然舒了一大口气。

    随后那道虚弱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我……师姐……怎样……”

    “她晕过去了,不过没甚大碍!”

    “好……”

    声音,戛然而止。

    赤红的液斑,渐渐淡了下去,使得漆黑的地下,变得越发深邃,越发压抑,也越发狰狞。

    “师弟?冷师弟?!”

    一阵悉悉索索的紊乱的脚步声音响起,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咳嗽,而四野,再无任何声音应答……

    古遗之窟,寂如死水,暗如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