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百九十章 望来生,在入琢玉

第七百九十章 望来生,在入琢玉

    790

    李二或许兴奋,也或许因为这个东西出现而受到了刺激,寡欲不欢。

    时光匆匆而过,不论如何强大的人都难以与时光对抗,比如李二。他们已经在岳州住了两年。

    李二在岳州过了两年寻常人家的日子,钱欢伺候了两年。

    李承乾在无主荒漠打拼属于他的将来,李治辛苦了两年。

    这两年的大唐发生了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变化,琢玉学院被封了,不允许在招生,不允许在授课,至于理由简单,叛国通敌。李承乾在学院内重金请了学子,而张启新与王玄策同为学院毕业,如今脱离大唐国籍在无主荒漠拼杀。

    “琢玉学院教子无方,泄露辛密于他国之人,今日封闭整顿,重开之日再议。”

    李泰当场暴怒,取出短刺要杀入皇宫寻找李治理论,最终在钱婷与紫苑不停的劝解下离开学院,但李泰并未离开学院,关闭学院他也要留在学院之内,哪怕只有他一人。休学半路的学子无奈离开学院,没人向学院讨要补偿,学子与教习离开时背影潇洒,相比他日归来时也会如此吧。

    一时间,那个充满欢声笑语,争吵辩论的学院变得十分安静,当李治的人离开时,整个学院只剩下了两人。

    李泰与盖文达。

    夜晚,副院长盖文达手提酒壶游走在琢玉学院内,来到山门前,那守护院门的聚缘凯隆将士已经被遣散了,看着钱欢留下的那块牌匾不由一小,放下酒壶搬来梯子,将那块小树不修不直溜的牌匾换下。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长江后浪追前浪。

    换下牌匾后,盖文达气喘吁吁,一口烈酒下腹,脸色潮红,一股说不出的豪迈。

    琢玉学院最大的功臣不是钱欢,而是孔颖达与盖文达,可惜孔颖达已经在几年前离开学院,离开这个世界。孔颖达去世的事情只有盖文达知晓,他不敢让钱欢知晓,因为担心这小子。

    站在山门前,盖文达看着眼前的空地,那一年的场景他记忆犹新,第一批学员学子入学,再次宣誓,而今夜,他仿佛看到了那些学子,勋贵之子,李崇真,杜荷,房遗爱,皇子李恪,李恽,还有狄仁杰,王玄策,张柬之以及张启新。

    一道道身影在眼前浮现,听着他们一声声呼喊这见过院长,盖文达一时老泪纵横,抬起袖口擦拭眼角,可就是这一闭眼,身前的身影不见了,声音不见了,眼前的空地还是空地,空无一人。

    “哎。”

    一口叹息叹出多少遗憾无人知晓。

    盖文达转身离开,走过山门,眼前便是学院藏书馆,书馆的角落挂着一幅字画,见此不由一笑。这是当初狄仁杰犯错受到的惩罚。

    在到食堂,张柬之再次做了三年的劳工。

    在到女子学院,尉迟宝林曾被罚来此搬砖。

    学院内的河流是杜荷挖的,水车是房遗爱造的,演武院是李恽一手建立的,学院的一草一木都脱离不了学子们的努力。走过教室,盖文达仿佛像每日视察一般站在窗外,久久不能回神,他记得,在这件教室内,张柬之拿出了他的赋税论,震惊学子与教习。

    盖文达在走,走过教室,走过演武院,走过经济院,走过医学院,走过农业院,他想起了很多人,李恽、红鲤、舒曼秋风。绕着学院走了一夜,整整一夜,走走停停,时伤时喜,无法自拔。

    这里包含这盖文达半生的心血,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学院,希望学院就流传百年,但却万万想不到会变成今天这般样子,他不怪任何人,不怪李泰,不怪李治,他只怪自己,学院能有今日,他自认有脱不开的关系,都是因为他,他自认自己无能。

    最后一个地方,盖文达迟疑很久才推门而入,大教室。

    琢玉学院拿下名气最多的地方,很多学子再次立下誓言。王玄策再次立下誓言,不畏艰辛前往草原,虽然如今在无主荒漠任职,但他是盖文达的骄傲。

    每一个学子都是盖文达的骄傲,不管是张启新还是李治,他们都是琢玉学院的学子,他们做什么都没有错,哪怕错了,我这个将死的院长会为你们抗下。

    大教室内,盖文达感觉他的双腿有些沉了,精神也有些疲惫,在他的位置坐下,去过文房四宝,提笔而写。

    不断的写,不断的在饮酒。

    握笔的手不断颤抖,盖文达气的破口大骂。

    “废物,没用的废物,如果不是因为你不能,学院又怎会变成今天这般样子,又怎会。。”

    他说不下去了,大口饮酒提起精神。盖文达猛然抬起头,那潮红的脸露出一丝微笑,咧嘴笑道。

    “你来接我了?学院变成这个样子,我有何颜面见你。”

    “我不如你,过早的离开学院。”

    “孔颖达,你等等我,洗完这几个字,我便随你离开。”

    “好。”

    可惜此时的大教室只有盖文达一人,待他将手中的字写好,准备举起酒壶的那一瞬间,缓缓闭上双眼,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

    为学院奉献一生的二老都离开了学院。

    如果可以,盖文达希望与孔颖达一般,死的悄无声息。

    如果可以,他愿意在学院繁华的时候离开。

    如果可以,多希望盖文达能在坚持一刻,哪怕一炷香的时间。

    此时琢玉学院山门外,那年前来求学的学子集合在山门之前,跪地齐吼。

    “琢玉学子,归巢敬老。”

    可惜此时的盖文达什么都听不见,他已经走了,离开了学院,离开了这个世界。

    众学子在山门前等了许久,已经引来了长安的将士与百姓的围观,可已经过了一个时辰,学子们还不见盖文达走出学院。

    在学子们百思不解的时候,李泰一身麻布孝衣走出山门,众学子见此有如雷击,愣在原地,杜荷干脆捂住了耳朵,他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只希望那个脾气暴躁的老爷子能走出院门,指着他大骂一句杜荷你个小王八蛋。

    “盖文达院长走了。”

    李泰闭着眼双手颤抖,咬紧牙关道出此话,山门下的学子愣住了,杜荷第一个崩溃,他最性情。

    李泰拿出一封信,朗声道出,声音嘶哑带着丝丝颤抖。

    “天生我盖文达,精四书,通五经。”

    “三生之幸入琢玉,尊副,才知学海之深,自愧不如。”

    “得学子之尊敬,却无法报答学院,愧已。”

    “学子无错,年幼无知,是我盖文达教育之错。”

    “望来生,在入院,为学子。”

    “尽蜂归巢,蚁护巢之则。”

    山门前的学子再也无法忍受,哀声痛哭,不顾陛下的封院圣旨,冲入学院,他们要见副院长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