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光辉人生 > 第九百三十二章 第二轮融资、意外

第九百三十二章 第二轮融资、意外

    因为第二天就要回江河市,冯一鸣、魏军和董政语一行人吃过晚饭,接着和天鹏金融的几位高管以及确定年后加入的业内人士开始讨论。

    对于这场金融危机,冯一鸣曾经有过自己的体会,前世2008年到2009年,集团做出了两次员工减员的决定,冯一鸣最后还是靠自己之前交出那份优异的成绩单才勉强留了下来,才有机会进入总部进入上升的快车道。

    冯一鸣揉着太阳穴,一边听着林惠和董政语的讨论,一边在脑海中回忆,似乎那一两年就业压力挺大,要知道在魔都,一般情况下,年后都是跳槽的好时机,但那两年跳槽的人非常少,反而是被清退的人不少。

    而且据说沿海地区不少中小型企业、工厂停工或倒闭,金融机构一蹶不振。

    其实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影响并不大,但是对于一个行业、一家大型企业来说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具体到互联网企业这一行,2008年到2009年之间正是互联网企业企图向移动互联网进军的时间起点,同时也是企鹅、阿里这种大型互联网科技企业进行多元化布局、横向发展的好时机。

    但受金融市场萎靡的影响,很可能it业将会遭受到自2000年之后第一次寒流,毕竟it企业其他方面不说,论烧钱个个都是一把好手。

    想到这,冯一鸣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引得正在说话的林惠顿了顿。

    “没事,继续说。”冯一鸣摆摆手,对身边的查建驰笑道:“论起来,江河市的人才资源还是不能和燕京比啊,随随便便挑出来的都是人物。”

    “林惠在业内已经历练十年了,同年龄段的算是佼佼者。”查建驰也笑了,“但燕京毕竟是京都,江河市能比?想都不要想。”

    “这也是。”冯一鸣眯着眼打量着林惠,心想老姐推荐来的这位学姐似乎对展雄集团进入金融行业有着极强烈的期盼。

    事实上,it企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和金融市场脱不开关系,无论什么样的it企业都不可能依靠自身发展,必定要去寻找融资渠道。

    从阿里、企鹅、千度到展雄,无不是如此。

    但是在目前可能的金融危机前提下,想进行多元化布局,要耗费的资金量可不是个小数字。

    冯一鸣不太清楚两个最大的对手,阿里和企鹅如今手头资金储备情况,但是却对展雄集团有很强的信心。

    天韵科技这头现金奶牛如今还是国产网游界的第一品牌,打造的几个系列网游都大名鼎鼎,其中的《九州天下》甚至在国家鼓励的情况下进入了东南亚市场,而且已经正式接任天韵科技总裁的黄永江在试图将文化产业、影视产业和网游进行对接,《九州天下》的影视剧已经开始立项了。

    除了天韵科技贡献了大量利润之外,易品网、中博网、新微博公司都已经有利润产出,就连技术研究院都以人才输出、专利转让费用的方式进行自身补贴,如今需要总部额外拨款的运营型机构只有易品物流。

    想到这冯一鸣心里乐滋滋的,比起几年前拆了东墙补西墙,天天被下面人吵着闹着要钱的日子,现在简直快活如神仙。

    展雄集团绝对不缺钱,而且就算临时需要,冯一鸣也可以从天辰投资那边调寸头过去,毕竟如合香居、天河乳业这种都已经算得上著名品牌的企业还在天辰投资旗下。

    但冯一鸣的信心不仅仅来源于展雄集团旗下公司的良好运营,更关键的在于对手。

    阿里从1999年开始,到目前包括香江上市已经进行了七次融资,在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大规模铺开之前,马很难接受第八次融资,金融机构也会谨慎考虑阿里的发展前景。

    而企鹅却是相反的,从一开始马华藤接受国外资本之后,就再也没有考虑过除了上市之外的融资手段,原因很简单,自己手上的股权实在有点少,即使要融资,也会将时间点尽量往后推移,而企鹅在香江股市的表现非常出色,也给了马华藤足够的底气。

    再回头看看展雄集团,同样是在2000年前后启动,但直到2005年才启动第一轮融资,包括google在内所有的融资额超过5亿美金,展雄集团还有足够的底气进行第二轮、第三轮融资,主动权基本都在自己手中。

    而关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可能性,明眼人都能看到星海科技的存在,在星海科技宣布今年推出第一款国产智能手机的消息之后,资本市场对展雄集团的估值急速上升。

    所以当会议结束后,冯一鸣对魏军的第一句话就是,“还真亏了当年在展厅里碰见了老黄和你!”

    魏军明白冯一鸣这句话的意思,笑了笑说:“还记得那年吗?也是过年的时候,在青萍饭店……当时软银要投资中博网,你和老梁硬着头皮顶了回去……”

    “记得记得。”冯一鸣把当时的情况跟查建驰、董政语说了遍,“要不是有天韵科技的网游产出在撑底,估计当时老魏就要撂挑子不干了!”

    查建驰是经济研究院的院长,董政语是展雄集团的首席财务官,都是高层中的核心人物,对冯一鸣的思路都很了解。

    “要不是有天韵科技,咱们很可能会提前开启融资。”董政语是老人,曾经在天韵科技任职,非常了解网游的利润产出。

    “这么说来,算是正式下了决定?”查建驰转头看向冯一鸣,“我建议时间点可以往后稍微推一推,那时候收购、兼并的费用会有不小的降低幅度……”

    “其实是一样的。”董政语摇头道:“年后立即开始第二次融资,那些投行、金融机构很可能会按照如今金融市场的行情估价,融资额也会有不小的增幅。”

    “美国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很可能主要体现在金融市场上,融资需要立即开启,收购事宜可以慢慢来,两者并不矛盾。”魏军瞄了眼老神在在的冯一鸣,笑道:“说起来……星海科技刚刚收购康成光电,林文武和吴震已经让人放出话去,将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这个消息导致展雄集团的估值再次大幅度上升,而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暂时还没传播到国内……正好有个时间差,这的确是进行第二次融资的最好时间点。”

    董政语愣了愣,把事情前后想了遍,这才反应过来,这事儿还真像冯少干的,前后严丝合缝,配合的刚刚好……

    魏军接着又对查建驰说:“查老师,这次的融资,需要经济研究院提前给出大致方案。”

    “没问题,这是经济研究院的本职工作。”

    事情谈完了,董政语一边收拾资料,一边随口问:“对了,明天怎么走?”

    “飞机是肯定不行,往南边大部分航班都停了。”一旁的柳婕接口,她如今承担了大部分冯一鸣身边的琐碎工作,“明天上午九点半的火车,如果遇到突发事件,会在沿途城市调车走公路,如果没有异常,晚上六点之前能到家。”

    “火车啊……”魏军皱眉摇摇头,“那种绿皮火车好些年没坐过了……”

    “啧啧,不愧是风云人物,我就不行了,前几个月还坐过呢。”冯一鸣说着突然手机响了,低头看看突然抬头盯着柳婕。

    看别人都离开了,柳婕这才握着手机走过来,咽了口唾沫,轻声说:“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

    ……

    2008年是在全国人民盼望中到来的,所有人都盯着半年后那场向全世界宣告这个崭新中国的盛会,但所有人都没想到,2008年给国人带来的第一个记忆却是这场规模空前的大雪灾。

    超过二十个省份、直辖市受灾,道路交通频频出现事故,居民用电、用水常常一断就是几天,庄稼大面积绝收,有的地方还出现了房屋倒塌致死的事故。

    但临近春节,最大的问题凸显出来,大批在外地工作的人返乡却因为雪灾导致交通道路大面积结冰、恶劣天气气候,滞留在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

    燕京火车站。

    雷燕清小心的捧着桶面从人群中挤开一条缝,百来米的距离走了整整十分钟,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将桶面递过去,“吃吧,好不容易抢到的热水。”

    “我还不饿,你先吃。”

    “我包里还有饼干,你先吃。”

    “那一人一半吧,我这儿有下午吃蛋糕剩下的盒子。”

    雷燕清无奈的接过盒子,拨了一小半的面条进去,再把桶面塞过去,“赶紧吃点热的,这鬼地方也没暖气,真怕你感冒了。”

    张晶晶把羽绒服裹得紧紧的,才接过桶面和叉子,“这么多人拥挤在火车站,也看不到什么维持次序的工作人员。”

    雷燕清看起来是个清清秀秀,眉目如画的小姑娘,却是军人出身,作风如姓,雷厉风行,就着一个吃蛋糕的小叉子,把那盒面吃出风卷残云的感觉,那边张晶晶的桶面还没什么动静,这边已经结束了。

    雷燕清随手一抹嘴巴,小声说:“还算不错了,听说羊城那边更悲催,火车站挤进了200万人,一度闹的很厉害。”

    “200万人……”张晶晶吃了一惊,“这么多人啊。”

    “是啊,不少人滞留在火车站好几天了,车站那地方卖什么东西都贵,没吃的没喝的……据说有个小孩晕倒被送出去,一检查……居然是饿晕的,你说火车站这帮人缺不缺德!”

    “这不仅仅是车站的责任。”张晶晶摇头道:“涉及的方方面面多了,不过社会上一些慈善基金会应该做出点反应,捐赠食物、饮用水,这对企业本身也是有好……”

    说到一半,张晶晶住了嘴,在心里猜测,天辰慈善基金应该有所行动吧?自己那位表妹加堂妹不是个笨蛋。

    这时候,一只手悄悄从两人背后伸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绕开障碍,悄无声息的抓住了手提包。

    “恩?”张晶晶霍然回头。

    “小偷!”雷燕清一反手将手中的盒子砸了出去,身子一窜站到座位上,左手一把揪住小偷的头发。

    “打架了,打架了!”突然周围呼和起来,本来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往边上一挤,将中间空了出来。

    个头矮小的小偷显然是个惯犯,身材瘦小,身形非常灵活,一个翻身从座位上滚到地上就要跑,雷燕清哪里肯罢休,两步跨过座位扑了过去。

    张晶晶有点不安,皱眉正要让雷燕清回来,突然身后一个高瘦青年面无表情的挤出人群,堂而皇之的推着一个红色行李箱就要走。

    “你们……”张晶晶这下真急了,行李箱里到没什么钱,但里面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很多资料,今年的毕业论文都是用得上的,而且里面还有自己的日记本。

    张晶晶想追上去但又怕身旁剩下的这个行李箱再次被抢,大声嚷了几句“小偷”,这下可好,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登时分开一条缝隙,让那个青年从容离开。

    虽然算不上娇生惯养,但毕竟出身家庭不一般,从小到大都没和市井人物打过交道,张晶晶实在是一筹莫展。

    真是个傻的,简简单单的调虎离山居然还真能奏效,高瘦青年从容不迫的融入人群,心里不免有点洋洋得意,也就是自己有点眼光,换成其他同行,能从这么多人中发现这个行李箱的特殊之处?

    往后面随便瞥了眼,高瘦青年加快了脚步,那只母老虎可真够猛的,不过那小偷和自己只是合作关系……

    正要走出候车室,低着头的高瘦青年突然心中一紧,抬头看去,一条纤细却有力的腿在眼前出现,他甚至在电光火石间辨别出这是一条女人的腿,脚上的鞋子……呃,是李宁。

    “啪!”

    沉闷的骨裂声让周围人群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那个身材匀称的女孩简简单单抬起右脚一记横扫,高瘦青年像根木头桩子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碎了的眼镜片落在地上,高瘦青年却只捂着脸低声哼哼,指缝中迅速透出血迹,一滴一滴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