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湘西秘术闯都市 > 第九百零八章 白一阳估算错误

第九百零八章 白一阳估算错误

    “一阳哥,其实有一个问题你考虑到了没有?”

    “什么问题?”

    见他的神色比较凝重,于是我好奇的询问起来。

    天均从沙发上坐起来,一本正经道:“一阳哥,你的意思是明天把他们四人留在酒店,然后你,我,风辰,仙儿,雪雁等五人一起去静安寺对吧?”

    “不对。”

    我不假思索的摇头道:“明天我打算联合仙儿,雪雁,风辰以我等四人一起去静安寺,至于你,留下来保护沈总他们。”

    “那可不行!”

    天均连忙反驳道:“一阳哥,这种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湘西白家的人,做为你的跟班,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族长独自去冒险?”

    “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啊,所以我必须得去,而且,他们几人也必须得去!”

    “他们几人也去?”

    “你没有开玩笑吗?”

    我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向他,如果不是他说话很有逻辑,我几乎会怀疑天均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没有开玩笑。”

    “一阳哥,你试想一下,明天大家都去静安寺了,就留他们几个人在酒店里,你觉得安全吗?”

    “万一老鼠精来犯的话,他们不可能应付得来!”

    “这个……”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老鼠精真的来犯,就凭沈云他们几个人,绝对抵挡不住。

    而且还有最可怕的一点,那就是如果猫又并没有去静安寺抢龙珠,而是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跑到酒店里来寻仇,那沈云他们可就真是死无葬身之路了。

    所以目前最安全的方法,应该是把他们一并带到静安寺去,然后关在禅房里面,在佛法的加持之下,相信老鼠精应该末必敢去侵犯。

    何况明天神龙渡劫,那种天雷滚滚的场影,估计会把老鼠精当场吓尿吧?

    一念及此,我只能妥协的说:“好吧,天均,其实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就让沈总他们明天一起去现场吧,不过到了静安寺之后,你们一切都得听从我的安排,万不可因为好奇而擅自行动,明白?”

    “明白!”四人兴奋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既然已经商议好了这件事,那么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这一天的奔波又把我给累了个好歹,这一次我是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再守夜了。

    毕竟连续几天的守夜,已经把我给累得快要虚脱了,今天又一场大战下来,更是耗费了所有的体力。

    为了明天能有最好的状态去迎接天劫,我决定美美的睡一觉。

    好在风辰说他不累,于是便安排了他来守夜。

    想到他本来就是夜猫子,让他守夜确实合适,大家伙便安心的睡觉去了。

    由于有仙儿等人的加入,其实我们的房间已经很拥挤了。

    本来就是三室一厅的格局,雪雁和仙儿独占一间房,陆唯两兄弟独占一间房,沈云独占一间房,那么我和天均还有张先就成了离家的孩子,根本没有地方落脚了。

    最后商议了一下之后,决定让子铭跟着陆唯和子铭两兄弟一起睡,而我则继续睡沙发。

    至于沈云和张先,他们两个中年人自己睡一间房,如此一来大家都安排妥当,可怜我就要受罪了。

    不过在临睡觉之前,沈云又跑来叫我和他们一起睡房间,说我这几天一直睡沙发,担心脊椎出问题。

    其实我这向天睡沙发确实睡得有些不爽,之前体力充足的情况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今天一场大战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再睡沙发就有一点勉强了。

    见沈云盛情相邀,那我只好免为其难的和他们两个中年大叔睡同一张床了。

    好在张先这个人也很随和,并没有什么异议,并且表现出非常欢迎和我一起入眠的愿想。

    晚上躺在床上,左边是沈云,或边是微胖的张先,而我睡在中间则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自己轻微的挪动会炒醒了他们。

    气氛似乎有些沉默,从二人匀称的呼吸声来判断,似乎并没有睡着。

    “一阳,睡着了吗?”这时沈云突然发问了。

    “没有。”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还在思考什么呢?”这回发问的是张先。

    “思考明天的事情。”我心平气和的回答,心中却有一丝的担忧。

    沈云闻言伸出健壮的胳膊一把将我揽入怀中,安慰道:“一阳,你还这么年轻,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也不要想太多的事情了。”

    “从遇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你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当时你倔强的脸庞,到现在仍然让我记忆深刻。”

    “啊,沈总,这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

    沈云拥抱着我的那只手再度增加了一点力道,我的脸几乎已经贴到他的胸膛了,当闻到他身上成熟的气息时,我甚至感觉有一点晕眩。

    如此有力的怀抱,让我感觉很温暖,就像是被儿子被父亲抱着一样,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仿佛时间和一切都静止了,只能隐隐听到沈云不太平静的心跳声。

    此时心里又回想起了白若云的模样。

    如果现在拥抱着我的人,是我的父亲白若云,那他的肩膀,会不会跟沈云的怀抱一样温暖呢?

    回想起方才沈云的那番话,我又何尝不是满腹委屈呢?

    二十出头的我,确实无形之中前负了太多的东西。

    天生童子命也好,生来就容易招惹邪祟也罢。

    只是感觉这些年,确实过得很不容易。

    尤其是进入社会之后,遇到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无形之中就被命运给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的关口。

    这一次前往静安寺中帮助神龙渡劫,心中更是没有一点的把握。

    以往对付的敌人就算再凶狠,鬼怪就算再阴森,那也都是有迹可循的,但这一次,我们要对抗的可是天道!

    天道这种东西,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先人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经验之谈可以传授,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摸着石头过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