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不二大道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金烈士不忘恩师 还情鬼大有来历

第三百六十九章 金烈士不忘恩师 还情鬼大有来历

    (一)

    “亏我看你为救师傅性命,奔波劳碌,苦苦哀求,以为是个有情有义的,”

    一片茂密林中,厉无影看着网兜中的金姓男子冷笑道:“原来贪生怕死,忘恩负义,过河拆桥,才是阁下的强项。”

    金姓男子听了,面露苦涩,不再言语。

    短发背弓男子却冷声道:“贪生怕死岂不是人之常情。人都要死了,讲恩讲义有什么用?”

    说罢,向后一伸手。

    箭囊自动弹出一道银色箭羽,挂在弓弦上,往后一拉,冰冷的杀气便汇成一道寒光,将厉无影和李苒罩了进去:

    “倒不如趁活着的时候,老老实实解了印记,把命保下来。”

    厉无影冷哼一声。

    心中却想,自己赶路伤本,多半不是男子对手。

    这秘术印记他只要不解,换由旁人去做,恐怕还需个三五年解除。说不准,就要将这还情鬼灵体伤了。

    如此一来,只要这印记还在,他或许还能保住性命。

    反倒是听了短发男子的话真的解去,才叫一个性命不保。

    但若是硬要死撑不配合,这男子多半会将二人捉起来,魏不二得不到那物,性命就危险了。

    他既然答应要将东西送到,就决不能半途而废。

    “好,我答应你,”

    便当即与短发男子回道:“你先把还情鬼唤出来,我才好抹除印记。”

    短发男子摇头道:“我不相信你。先许一个神魂之誓再说。”

    厉无影讽笑道:“你当我是大门大派的浪荡子么?神魂誓书何其珍贵,我哪里买得起……”

    话到一半,短发男子便射来一箭,径直扎在他足下。

    箭头上绑着一折纸,厉无影取下一瞧,竟然是一张空白誓书。

    忍不住骂了一句败家子。

    心中又想,老子这特么算是赚了一笔。

    便叫一声“好!”

    当即,拿起誓书,往里面注入一道灵气,装模作样地喃喃而语,似乎真的要许下神魂之誓。

    李苒看得目瞪口呆,忙问他:“他让你许,你就许么?这誓里面,怎么也得将他加进来……”

    正说着,忽听厉无影低吟一声:“【雾鬼缠身】!”

    便听“呜呜呜”几声哀嚎,零零落落传至耳中。

    顺着声音瞧去,竟从不远处地下钻出数团黑漆漆的雾气,冲着短发男子飞速贴去,似幽魂一般将他整个人裹了起来。

    “你找死!”

    便听见短发男子的怒吼。

    紧跟着,又见黑色迷雾中,忽然亮起一道白光,化成利箭往迷雾之外冲去。

    箭入雾体,犹若陷入泥潭,行进极慢,只怕一时半会儿脱不得困。

    “还愣着干嘛?”厉无影忙催李苒,“快跑哇!”

    “谁知道你这人这般狡猾?”

    李苒说着,背起他就往擂台方向行去。只要到了擂台,有地桥境前辈坐镇,这短发男子还敢追来,便只有自讨苦吃了。

    “魏不二怎么教出这么个笨徒弟?”

    厉无影嘿笑一声,将誓书收回袖中,回头看那团黑雾,心情不差:“还情鬼给你,誓书老子就留下啦。”

    两人行了不过三里,又闻身后一声破空鸣声。

    “坏了!”

    厉无影心头一沉,施了一道浮空术,赶忙将李苒一起带到半空出。

    紧跟着一道华芒银箭擦着李苒脚底便射了过去,端正射中一棵巨树树干,便听轰的一声,将整个大树轰成个稀巴烂。

    李苒脸色一白,心想再迟半步,可就要了命。

    又琢磨这人也忒是嚣张,不怕招来执法队么?

    二人回头一看,那男子化作一道银色遁光,风风火火的追来,已不是太远。

    厉无影脸色一沉,心想此遭只怕不能善了。偏偏魏不二的事情不能再耽搁片刻。

    又琢磨此人找的是自己,李苒倒是安全的,不妨叫她先走,好把东西带去。

    便从怀中掏出一个贴了符封印的方盒交到李苒手中,“丫头,身后的缠人鬼交给老子对付。这盒中之物,乃是救你师父性命的宝贝。限你一炷香之内,交在你师父手中。”

    说着,他一声狞笑,“若是没有办到,老子收拾了缠人鬼回来,再将你先奸后杀!”

    李苒听了前半句话,还不免感激涕零,心说这位厉前辈真是师父的患难之交。

    听了后半句,吓得脸都白了。

    拿了盒子,二话不说往擂台遁去……

    (二)

    厉无影眼见李苒一溜遁光逃去,算是放了半个心。

    但眼前的短发男子却是大敌一个,他现今虚弱不堪,如何对敌?

    稍作寻思,便独往另一方向逃去。

    短发男子踏着银芒紧随而来,冷笑道:“你非要自讨苦吃?”

    说话间,一道银色箭羽向厉无影射去,箭芒上不带修士的威压。仍旧看不出对方的修为。

    但凭箭羽挟风之威能,想必至少在通灵境后期。

    厉无影方要躲避,一驭法力,却浑身发软,竟然已到神衰海虚、山穷水尽之地步。

    只好匆忙唤出一头僵尸鬼挡在身前。

    接着便听一声巨响,箭芒带着僵尸挟巨力撞在他身上。

    整个人被撞飞了数十丈。

    在地上滚了七八个跟头,直叫个眼冒金星。

    短发男子却再次逼近,箭满弯弓,锋指无影,满脸怒气,冷声道:“你自己找死的。”

    厉无影浑身剧痛,又兼瘫软,心想方才结了恩怨,只怕真的将这人得罪惨了,更不能将印记解除。心中又不免抱着侥幸,心想这是西北军中,这人还真的敢杀人灭口么?

    “你以为没了你,我就没办法抹除印记?”男子冷哼一声,“这破书里的修士,果然一个比一个幼稚。”

    手中弯弓已拉到顶点,剑芒声威骇人,杀气直逼,冷若寒潮。

    厉无影心头立时沉到谷底,想逃一步,却逃不了,满脸死灰之色,刚要服软。

    忽听先前那金姓修士传音道:“恩公,我师父叫白婧,是鬼王宗修士!”

    说话间,忽然有一个人影从一侧树冠中猛地窜出来。

    顷刻间鼓成一个巨大的皮球,竟是要以自爆之法与短发男子同归于尽。

    短发男子愣了一瞬,认出这肉球就是先前自己捉拿的修士,但绝没想到他竟然能从自己的剑网中脱困。

    待反应过来,连忙将箭头调转,手指一松,银芒瞬间穿破人皮气球。

    “快躲!”

    厉无影惊喝一声,却只看见金姓修士肿胀的脸,惨淡的目光,投向自己。

    一声泄气的尖啸响彻林中。

    金姓修士瞬时便化作一滩血雨肉泥,撒的地上、树上到处都是。

    他自爆虽然未果,但小半声势已成,形成的冲击波通通涌向近处的短发男子,仿佛潮水一般将其淹没。

    厉无影满面惊色,心内当真被震撼住了。

    心想这男子告诉自己他的出身和师傅,只怕是想让自己帮他出手,救下师傅的性命。

    他至死都能想到恩师,又因为亏欠自己而以命相赔,不能不说有情有义,特么的还有一点傻。

    但此刻不是胡思乱想发呆的时候,趁着一线生机,他匆忙唤出疾行鬼,复往擂台一方逃去。

    血雨飘落之后,短发男子也被染成一个血肉人,浑身脏兮兮、血腥腥,不堪可言。

    身上也收了不浅的伤,终于暴怒不已。

    “找死!”

    “找死!”

    “真是找死!”

    他面色发狠,混浊血污,赤染一身,如地狱恶鬼,直向厉无影身后追去。

    便在此时,丛林附近忽然亮起一道黄光,直飞天际,周遭数十里地皆可瞧见。

    想来多半是附近有人听见金姓修士的自爆声,捏碎了一道警训符。

    “何人警示!”

    便从数里之外,传来一声高喝,紧接着,有一道遁光,夹着地桥境修士的威压匆匆往这方赶来。

    四面八法又有数道驳杂的气息团团围拢过来。

    想来是在这一带巡视的执法小队。

    短发男子忽然止住脚步,心想再追下去,就不好脱身了。

    又琢磨自己也不是这破书中的人,为什么要跟这些真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人物置气。

    望着厉无影逃窜的身影,拉弓匆匆射出一箭,飞火流星射去。估摸着这一箭足够要了他的命。

    这才从领口取出一个小小的圆片,疾呼:“撤撤撤!”

    圆片中传来一个女子声音:“收到!”

    话音方落,一个圆形碟状飞物虚影一晃,凭空出现在他头顶上方。

    一道圆形光柱瞬时照下,短发男子的身形便在光柱闪耀中消失不见了……

    (三)

    数万丈高空上,罡风如刀似剑,天人境修士也不敢飞遁至此。

    “印记解了没有?”

    飞碟之中,言薇看着满身是血、模样狼狈的张庚,满脸看热闹的笑意问道。

    “这作者脑袋绝对有病。”张庚满脸怒气,脱下身后的银弓和箭囊,往浴室走去,“书里面的人物脑子也都有病,一个个不要命,真是倒霉……”

    浴室落水声哗啦啦响起,血污直往脚底流去,仿佛要洗净身上的罪恶。

    “那就是没解掉印记咯。”

    “还情鬼还在。”

    “是谁当初说,自己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能不能关心一下,我也受伤了。”张庚洗干净,很快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幸好已经确定,那个御鬼宗修士就是厉无影。”

    言薇听了,面色一喜,“真的?”

    “按照我们窃来的原著大纲所述,厉无影在东海魔域游历的时候,”

    张庚松了一口气,庆幸把言薇从调侃自己的状态中转移出来,一边举起一团毛巾使劲地搓头,一边说道:“机缘巧合得到了这只还情鬼。后来查证……”

    “后来查证,”言薇笑着接道:“这只还情鬼,就是无忧暖雨的丈夫……”

    飞碟在万丈高空中一晃消失,天空万里无云,一如往前,却又莫名的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