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首徒

    “别舍不得了,咱们几个每一个能喝上的;被人闻出来麻烦不断,一直藏着也是浪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出去的机会,老夏还有个孙子陪着,他是一个陪着的人都没。

    “行,这份情我记下了,有机会一定还给你。”夏国忠也不推脱,欣然收下,转手交给夏飞鹏,“去吧!把烟酒藏在衣服里,别让人看出来。”

    幸好这时候天儿还冷,穿的也厚实。

    夏飞鹏把烟酒塞进衣裳里,紧紧捂着,和夏国忠两个老头子说了一声,朝李沉渊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一路追来都没追上,到了李家院子外面,才看到里面正在忙活;夏飞鹏眼帘微垂,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咬咬牙迈进院子里,看他们都在忙着,也不好意思打搅,还是书宁眼尖看到了。

    “师傅,是夏飞鹏来了。”李书宁指着站在门口的夏飞鹏。

    夏飞鹏全身一僵,可是想到爷爷的交代和心里的渴望,还有姐姐的照顾;刚要后退的心思就没了,镇定下来,“哥哥,我是来拜师。”

    李沉渊和李沉舟对视一眼,李沉舟笑道:“先进来再说,书知,书宁,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你们也去灶房烧点热水洗洗,今天晚上要是换衣裳就把衣裳给洗出来,明天好带走。”

    “知道了,师傅。”

    “堂姑,我这就去。”

    李书知和李书宁拿着东西进了灶房。

    夏飞鹏走上前,把怀里的东西露了出来,“哥哥,姐姐,这是我师傅让我带来的拜师礼。”

    “拜师礼就不用了。”李沉渊摆摆手,“随我进屋子里详说。”

    “走吧!”李沉舟微微一笑,带着他进了堂屋;和李沉渊各自坐了一方凳子。

    李沉渊眸光清冷,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在夏飞鹏忐忑不安中开了口,“之前不是拒绝了吗?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拜师了?”

    夏飞鹏绷着小脸,知道这一关得过才行,“爷爷现在身体还好,我想先跟着哥哥学艺;爷爷和田爷爷都劝我了,我要是因为爷爷而放弃这次拜师的机会,以后爷爷会难过的。”

    “就因为这样?”李沉渊紧蹙剑眉。

    夏飞鹏见他板着脸,浑身上下有着一股比他爷爷还强的气势,终究抵不过,便低头道:“我也想学好武功。”

    李沉渊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把就到我身边来。”

    “好。”夏飞鹏一步步走上前。

    李沉舟起身回了一趟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测灵石递给李沉渊。

    李沉渊接过手,托着递到夏飞鹏跟前,“把手放上去,放空心思,心无杂念。”

    “好。”夏飞鹏把手方了上去,闭上眼。

    过了半响,测灵石毫无反应。

    “没有灵根。”李沉舟摇头。

    李沉渊把测灵石递给她,看着夏飞鹏,“既然是这样,那也合我的路子,跪下磕三个头便算是拜师了,以后要叫我师傅。”

    “是,师傅。”夏飞鹏抱着东西跪下,中规中矩的磕了三个响头。

    李沉舟都替他疼,这孩子也太实诚了点儿;估计是被他爷爷给训了一顿,这样也好,听话懂事的孩子总是招人喜欢的。

    李沉渊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枚防身符给他,“这是在一个洞府里发现的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给你当见面礼吧!”

    “谢谢师傅。”夏飞鹏恭敬的接下,看着李沉渊的眼神当即就变了;以前看着李沉渊的眼神只是随意,没有敌意,也没有多少好感。现在看着李沉渊的眼神带着恭敬和尊重。

    李沉舟很欣慰,回到房间里把测灵石放进了空间后才出来。

    “夏飞鹏小同志,拜师不用给拜师礼,现在你也拜师了;东西就带回去吧!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你那东西可不方便携带。”

    “姐姐......”

    “要叫师姑。”李沉舟敲了敲他的头,“我和你师傅是同辈,你得叫师姑。”

    “叫什么师姑?直接叫师母。”李沉渊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是我的妻子,你理应这么叫。”

    夏飞鹏很识相,也很会看人眼色;直觉应该随着师傅叫,“师母。”

    “感觉又老了一辈儿。”对这个称呼一笑了之,“哥哥,你和飞鹏说说话,我去灶房了。”

    李沉渊目送她离开后,这才问,“以后我就叫你飞鹏了。”

    “是,师傅。”夏飞鹏恭敬的点头。

    李沉渊对他的态度很习以为常,毕竟身居高位,见过对他恭敬的人不少,“你以后是继续留在盘龙村,还是跟着我走?”

    “可以留下吗?”夏飞鹏猛地抬起眼睑。

    “可以,到时候我把功法和招式给你就行;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等我每年回来再问我。”李沉渊道。

    他们是下放来改造坏分子,若无特殊事情,那是不能出村子的;就连信件,都很有可能会被人拦截。

    夏飞鹏摇头,“我和师傅去,我听爷爷那意思,就是想让我跟着师傅走;等学成再来照顾爷爷。”

    “那你可要好好修炼了。”修仙之事,还是个以武入道的修士,从来没有学成一说;只有不断的修炼和寻找机遇,不过,倒是在修炼步入正轨后可以回来。

    这些话,李沉渊没说,只是心里有了想法。

    夏飞鹏郑重的点了点头,气氛沉凝下来;夏飞鹏感觉身体有紧绷了起来,那种来自前辈的压力,让他有些心慌,“师傅,那我先回去了。”

    “嗯,去吧!”李沉渊摆摆手,率先起身出了堂屋。

    夏飞鹏站起来,抱着东西出了李家院子;回到牛棚,夏国忠看到他抱的东西,暗暗叹气。

    连田同志都心里一紧。

    “飞鹏,没有拜师成功也别气馁,晚上爷爷陪你再去一趟。”

    夏飞鹏摇摇头,“爷爷,我已经拜师了。”

    “那你这......”夏国忠指着他怀里的烟酒。

    “师傅说不要拜师礼,让我给带回来了。”夏飞鹏木木的说道。

    夏国忠微微一愣后,心里暗赞,“你师傅可真是个好人,即是这般,东西就还给你田爷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