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范进的平凡生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金口玉言

第五百一十四章 金口玉言

    林海珊的食量确实不小,但也没大到大宋那位四居两府九居八座的名相张齐贤的地步,不足以惊世骇俗。只是在紫禁城这个地方,后宫女眷面前放开肚皮大吃特吃的,未必绝后但足以称空前。

    天子、太后赏宴是份荣誉,于口腹之欲实际谈不到。明朝人自己就表示过宫中菜色用料考究但是做工粗糙,不能和真正的东南佳肴想必,何况在至尊面前,一举一动都要谨小慎微,生怕举止失仪得咎,哪里放得开肚子。人在高度紧张的情绪之下,很难感觉到饥饿,不管是命妇还是朝臣,在宫中饮宴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观察至尊上,有几个人可能像林海珊这样风卷残云目光只盯着盘子。

    就如刘姥姥进大观园。那种粗鄙表现满足了上层人物发笑的需求,就可以获得大观园里一干贵人的青睐,得以常来常往一样。林海珊如果始终保持着命妇或是朝官风范与太后接触,效果反倒不如现在。

    李太后出身寒微,看到那些处处讲究风度仪表,行不摇头笑不露齿,吃东西的姿态格外优雅的命妇心里其实是有些自卑的。这种自卑变化之下,很可能演变成反感。即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认为这些人不可亲近,是以一见到她们心理就莫名地戒备起来,让自己保持着严肃庄重以免被看轻,整个宴席的氛围自然就轻松不到哪里去。

    林海珊的这种放肆,在李太后看来并不讨厌,反倒让她从心里生出一种亲近感觉。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李太后如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当然自己比她漂亮多了,否则也不可能得到皇子垂青收房,从洒扫宫女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为大明生下了皇帝。

    回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些珍馐美味,也曾垂涎欲滴,用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欲念,才不至于失仪。这个女人的自制力不及自己,挡不住这么多美味的吸引大吃大喝这不是什么罪过。她对自己没有防范,拿自己不当外人,这证明她心里没鬼,值得信任。

    林海珊已经把盘子里的大鱼一面吃光,不等太监动手,自己伸出筷子夹了鱼鳃翻面,这在宫中宴席是绝对没有之事。宫中的菜向来是摆样子居多,美人会吃光一个盘子,更别说把鱼翻身,一旁的王皇后忍不住笑出声来。李太后侧过头去,王皇后连忙道:“儿臣失礼,母后别见怪。您看她吃鱼的样子,真好笑。”

    李太后摇头道:“这不可笑只可怜,哀家也是个苦出身,一两个月吃不到荤腥也是常有的事。那时候若是看了这样的大鱼,也是挨不住的。海上贫苦比不得中原富庶,虽然挂名是个土司,日子怕也是难过的很。来人啊,给林土司再送一盘鱼过去,让她坐得离哀家近一些,让我看清楚一点。”

    林海珊牢记着范进的嘱咐,在李太后面前不必装模作样,酒喝的不多,但是菜就来者不拒。等到一见了鱼,二话不说就向珠帘后面磕头,大声地谢恩。在太后面前大声喧哗本有失仪之罪,但是如今凤颜欢喜,自然没有人追究这方面的问题,反倒把林海珊的位子移到了珠帘附近,这样林海珊的声音放低一些太后也足以听得清楚。

    “我们大员那里两样东西最多,一是鱼二是鹿。太后对臣这么好,臣也要对太后好。北方的天气不比我们海上,听说冬天能冻掉人的耳朵,太后是富贵人,家里肯定不缺柴烧,到了冬天准是整天守在火堆旁边烤火一步不动。这样确实是不冷,但是人不能动弹,实在太无趣了。等到臣回了大员,就让小的们多猎几头鹿,给太后、皇后、皇上还有宫里各位贵人每人做一件鹿皮褂。跟太后说,那衣裳可暖和了,穿在身上就是外面起北风都不会觉得冷……”

    她的话音未落,帘笼后面已经笑出声来。一国太后加上皇后,都已经笑得前仰后合顾不上仪态。林海珊心里暗自佩服范进,对于这些贵人的心思揣摩的准,这番话果然有效果。嘴上则不住地请罪,认为自己说错了话,让贵人笑话。

    李太后笑了好一阵才道:“罪?这哪里有什么罪?你能有这番孝心是大好事,是大明一等一的忠臣,怎么能算罪?我大明文臣武将多了,镇守一方的督抚也不知多少,没一个人想着宫里的人冷不冷,缺不缺鹿皮袄子穿,你能想到这些,证明你的心眼好,哀家不怪。宫里不缺衣服,更不缺皮子,那鹿皮你自己留着吧。哀家倒是看你一个女人家管个岛不容易,听说海上的人行事剽悍,即便是对上女人也会动刀子,你个女人家在那么群男人里讨生活不容易吧?又没有男人照顾你,过日子不容易。这样吧,哀家让人去库里取一件皮甲一口宝刀给你,都是外国供来的,想来不差,给你做个防身之物想来是够用了。”

    “臣谢过太后!太后赏赐的甲胄和刀臣不敢用,拿回岛上就供在祠堂里,让儿郎们每天给这宝刀铠甲磕头上香,尽自己的孝心!太后肯招待臣吃这么丰盛的酒席,臣若是不尽心报效,妈祖娘娘不会答应的!”

    一个标准的土人粗坯……太后心里给林海珊下了定语,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算不上什么良配,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却是个很好的利用对象。能在这种场合大吃大喝大喊大叫的丝毫不拘束,证明她第一没把自己当成外人,第二没有心机,以一顿酒席外加一副甲胄宝刀,就为朝廷羁縻住一个土司,这笔生意简直不要太合算。

    随着万历年纪渐长,太后也知道自己归政的日子渐渐近了。即使张居正还能再掌握朝政十几年,太后却不可能从成年皇帝手里把权柄拿过来,这是大明体制所不允许的事。在万历年少之事,李太后初掌大权,颇有不胜烦具之苦,如果不是时事所迫,真想安心在宫里纳福不问外事,之所以苦撑局面纯粹赶鸭子上架。

    可是这几年走下来,眼看儿子渐渐长大,到了要交出大权的时候,却又生出恋权之心,一想到未来要像仁圣陈皇后一样安心在宫里念经礼佛不问外事,从心里又觉得不甘。

    权肯定要交,但是能晚交一点就晚交一点,最好是能做成几件事,让整个朝廷文武看看自己的手段,到时候自己还能想到办法,把权力在手里多拿几天。这种机会并不好找,毕竟有张居正这么个贤相在,李太后本人又不是能人,想要让群臣敬服何等艰难不问可知。是以林海珊的出现对于李太后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身边太监也曾向李太后提醒过,海上女子剽悍难治,李太后自己出身寒门,也会考虑自己万一为人所愚弄巧成拙的下场。可此时看林海珊这份天真烂漫的样子,这方面的顾虑便已经打消,这种土人只有被大明官吏陷害的份,怎么可能反过来欺骗大明?

    获得一个海上土司的绝对忠诚,其带来的利益李太后是看不上的,但是其象征意义却非同小可。前朝俺答封贡,高拱、张居正乃至王崇古等人在朝野上下广受揄扬,乃是几人官场生涯中出名的功绩。

    比起北虏来,大明在海上的力量差得远,自己能够收复一个海上土司,让其死心塌地为朝廷所用,比起当初与俺答封贡影响只强不弱。自己办成这一件事,就足以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便自己儿子未来亲政,自己照样可以施加影响。他日如果大员这能像张居正奏章中所说那样,称为大明海上藩屏,就更是丰功伟绩。

    再者说来一个女土司也符合李太后的宣传需求,同样是女人,这么个粗鄙女子都能管理好一个海岛,将其变成大明海上屏障,自己为什么不能帮助治理国家?历来做大事以前,都要先用一些小事做积累以便吹风,这林海珊最适合吹风的需求。

    如果说对于林海珊有什么不满意,也就是她和范进的绯闻了。李太后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是想要教训一下林海珊和范进,给自己堂姐出头的。即使堂姐不能为范家正室,范进有了堂姐也不该在随意招惹其他女人。可是现在看到林海珊这刻意涂黑的皮肤,这点不满也就消失不见。

    从宫女一路到贵妃,再到两宫并尊,一路走上至尊宝座,李太后最为忌惮的就是美丽且多智的女子。眼前的林海珊与王喜姐一样,完美规避了李太后的忌讳。第一她不好看,其次没心眼。这种丑陋且无脑的女人,在李太后看来就是世间最完美的女子,可以交托大任。

    关于范进和林海珊的绯闻现在看肯定是为了笼络这个土司所用的美男计。这种计策不怎么上台面,可是为了朝廷,上不得台面的计谋也要用。范进肯肉身为饵,与这么个精怪一般的女子敷衍,也算是忠心一片。

    她点点头,对外面吩咐道:“起来吧。一个女人家能管偌大个海岛,一定受了很多苦,如今既然归顺了朝廷,就该享福了。回到座位上继续吃,想吃什么就说,咱们宫里不缺你的吃喝。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哀家虽然是太后,也不能干涉朝政,你的官职前程只能等待皇帝的旨意,哀家不能擅专。但是哀家略懂些相法,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你的气色好运势不错,你的差事不会差劲!一会哀家让范卿家进宫,为你画像,把你归顺朝廷的情景画下来,宫中岛上各留一份,也算我们一个念想。”

    紫禁城虽然是帝国中枢所在机密最重,但也是泄密最快的地方。太后赐宴林海珊的经历只过了一两天工夫,便已经流传出去。

    朝中群臣不是笨蛋,大家心里都有数着,既然太后发了话,那这件事就是板上钉钉的成案,谁也不能推翻。不但林海珊前程有准,包括大员变成自由贸易港的事,也不会有变化。

    一部分家族相关的官员,尝试进行最后的努力,试图对大员进行限制,或是设法寻找林海珊的短板。另一部分人则开始服从于现实,放弃继续对抗的想法,改对抗为合作,先和林海珊建立交情。

    前一部分人的行为,对上铁腕的张居正加上冯保,自然无功而返。东厂抓了几个官员,随即便审出了包括纳贿、舞弊、诬告等罪名。本来在张居正当政期间,厂卫比较消停,不敢在京里胡乱捕人。可是这回一旦露出锋利獠牙,让人们见识到厂卫与权相的配合是何等可怕,“要圣旨?给他写一张。”这种事在眼下这个时候完全有可能发生,狙击林氏的想法自然很快就屈服于现实,没人敢去随意尝试。

    想和林海珊交朋友,也不是一件易事。主要是这位女土司的脚步站得很稳,牢记自己土司身份,在京师里该拜的码头去拜,但不和其他人有过深交往。有来往的女人除了李彩莲便只剩下了范家大妇张舜卿。

    范家内宅里,张舜卿打量着对面的林海珊,面色严肃。

    “太后凤目观气一语决**福,既然凤颜大悦,你的前程总是不会差,三几日间,就该有旨意下来,大员开海贸易的事,已成定案。大明以孝治天下,万岁必须遵从母命。只要你好好做人做事,就没人能把你的基业夺去。不过这不等于你的大员就此成了自家天下,如果你不守本分胡作非为,被人抓住了把柄,非但不能自保,还会牵连相公。到那个时候我不但不会让相公帮你,还会让相公出面先跟你划清界线。”

    张舜卿语气如冰,不带丝毫感情。为了这次会谈保密,她赶走了所有的侍女,即便是夏荷也在放下茶水糕点后就被赶走。

    大员贸易港的重要性,张舜卿已经知道,也很清楚这个岛屿的存在对于大明以及自己夫家、娘家的意义。正因为如此,她就更加不敢掉以轻心,生怕所托非人让好事变坏。

    对于林海珊,她的看法与太后正相反,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

    范进向张舜卿坦白过自己的女人,但林海珊是例外。主要是她的海盗身份实在太尴尬,如果说的早了,张舜卿为爱人着想一封八行发到广东,说不定就能促成一次大规模剿匪行动。可是如今事发,两人的关系怎么也藏不住,张舜卿心里自然不满。

    对比家里两个小妾以及几个与丈夫有**关系但没有名分的女人,这个海上外室的可恶程度远远超过宋瑾,尤其是得知她生下了范进第一个儿子之后,这股怒气更增。因此张舜卿今天的面会,特意瞒过范进,就是要给这个女人一些厉害人,让她知道分寸。

    原本听说其人貌如山精,张舜卿心里还略微舒服一些。可是见面之后才知道上当了,这个女人虽然姿色不及自己,个子也略高,但是皮肤白皙眉目可人,哪里是什么精怪?而且自己的丈夫自己了解,林海珊那长腿细腰正是丈夫最喜欢的妙处,这种狐狸精非收拾不可!

    另外,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总觉得别扭?同为女子,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张舜卿心里泛起一丝疑云,对于林海珊的不满更大,心里决定要给她一些苦头吃,最好是把她赶离相公身边,她的儿子也和范家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