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七零俏时光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处理结果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处理结果

    简丹一点都不同情这些人,赌博是很容易上瘾的,只要手里有钱就想着去试试手气,这手气是能随便试的,试着试着就能让你倾家荡产。

    黄剑锋直接宣布自己的决定:“刘胖子多给三个月的工资,明天就回去吧!”

    刘胖子听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真没想过要离开山庄,这里对于他来说是天堂,在这里能吃饱穿暖,因为他是技术工每个月比普通工的五十还要多十五块钱。

    这些钱就是差不多是省城里吃国家粮的普通工人两倍,刘胖子自己吃住不用钱,剩下来的还能给家里的媳妇儿寄去不少,老娘和孩子日子过得比村里其他人好得多。

    他本来是来不了山庄的,因为部队里转业的比他困难的多的是,也是多亏他的手艺还不错,简丹这边当时正好差个炒大锅菜的,这才让他进来了。

    因为他在这里干了有两年多,家里的生活条件在村里那是数一数二的,他还准备再攒一年的钱就把老家的房子重新发翻盖的。

    也许就是因为想着翻盖新房肯定要钱多,所以就想试试自己的手气吧!

    黄剑锋没管刘胖子,又对张继军和周建国说道:“你们两个从这个月开始,除了必要的生活费,其他的钱都不发了,等过年回家的时候再发。当然还要罚你们三个月没有休息,原本休息的时间打扫公共区域卫生,看你们还有精神头出去耍钱么?”

    前面黄剑锋宣布刘胖子的处罚决定时,张继军和周建国两个都吓得够呛,脑袋低到胸口上了,只怕是更刘胖子一样的结局,那就惨了。

    没想到峰回路转,黄剑锋居然只是罚了他们三个月没有休息打扫卫生,工资不发下来没关系,可真的不能回家啊,家里的人都指着自己的工资呢。

    这样反而更好,他们的钱都能攒到回家那天,手里没钱也不会有手痒的时候。

    两人刚要高兴,黄剑锋又补了一句:“如果还有一次,你们就自己回家吧!”

    这一句话让两人心气一下子降到谷底,怎么动不动就说回家的事情啊!

    简丹看两人的样子就说道:“怎么着,你们觉得你们肯定还会有下一次了?”

    张继军和周建国两个一蹦就起来了,周建国大叫:“怎么会呢,嫂子,打死我也不敢了。”

    黄剑锋心里这才舒服点,这两个人不给点颜色看看,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傻。

    到了回去休假的人都回来之后,简丹又召集大家开了个大会,严重批评了这种聚众赌博的行为,也声明了,这次给大家都敲响了警钟,如果下一次哪里的聚众赌博有山庄的工作人员,那么对不住了,直接请回家。

    张继军和周建国两个当众念了检讨书,还请山庄所有的工作人员监督两人三个月的打扫公共区域卫生。

    而开除的刘胖子自然是没有机会再参加山庄的任何会议了,他已经灰溜溜地回了老家。

    有了这次的震慑,山庄的气氛都焕然一新了,那些有小心思的都将心思收了起来。

    简丹也知道人一多,钱一多,事情就会多起来,这还是自己内部的,说不得将来还会有外部的事情呢。

    不过这事儿却是让简丹起了警惕之心,人的心是最不好琢磨的,这山庄越来越好,说不得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还是要让闫建明做好详细的安排,尽量将危险的嫩芽扼杀在摇篮中了。

    很快就到了二月底,沈玉书领着他的两个外国随从来接沈成哲了。

    虽说彭华梨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一个月也是天天给沈成哲做好吃的,可还是觉得不够,这又如何能够呢,她生下来的孩子,除了去县里上学都没离开过她的身边。

    彭华梨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她每天都舍不得睡觉,恨不得时时不眨眼地盯着沈成哲,要把他现在的样子深深地刻在脑袋里一样。

    沈成哲也很舍不得,他如何不知道彭华梨的感受,因为他也更妈妈一样,总也看不够。

    可再舍不得也是要离开的,彭华梨给沈成哲准备了许多东西,她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外面用不用得上,可这是她当母亲的一片心,她是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给沈成哲装上的。

    沈成哲还是拒绝了许多东西,家里也不是那么富裕,干嘛还往外面带,自己爷爷一看就不是一般有钱,只是他说的那些东西,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钱,可起码比自己家有钱。

    沈玉书领着随从进村的时候,村子里都要沸腾了。

    上次沈玉书来的时候,只有几个人看到了,那些人还不知道这看上去老有钱的老头子到底是沈家什么亲戚,这回他们终于从赵支书那边知道了沈成哲的亲爷爷回来找他了,还要带他去f国,以后他就是f国人了。

    据说沈成哲的爷爷还很有钱,沈成哲以后去就是享福了。

    所以沈玉书这回进村,跟着他的村民更多了,很多都是上回没看到的,这回一看都叽叽哝哝地议论这老头穿得这么好,指定是有钱人啊!

    村里拜简丹的福,很多人家都买了电视机,虽说只是黑白那种,可起码能看电视了。

    而沈老头穿的那西装,打的那领带,跟电视里那些归国华侨一个样儿。

    沈老头身后还跟着两个牛高马大、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那气派,真不是一般人啊!

    村里人在身后越来越多,有那见过沈老头的还更他打招呼,沈老头倒是来者不拒,笑呵呵地也更人说几句,倒是赢得了村里人的赞扬,这有钱老头不是那鼻孔朝上的暴发户。

    到了彭华梨院门口,沈玉书停了下来,他让随从从包里拿了许多糖果出来,那些跟着的村民每个都有份。

    分完了糖果,沈玉书方才对后面的人说道:“各位乡亲父老,今天是玉书的大日子,就不陪各位了,各位请忙自己的去吧!”

    村里人多半没听明白沈玉书的意思,还有人在说:“我们没事忙!”

    简丹知道今天沈成哲要走,没有去山上,正在家里等着呢,怎么也要去那边帮着壮个胆啥的,听得院子外面喧哗声响起就走了出来。

    她一出来就正好听到沈玉书说话,后面村人们说的,她也听到了,笑着对那人说道:“大叔,沈伯伯是意思是他有事情要忙,你们就别再跟着了,该干嘛干嘛去,也让人家有空间做别的事情。”

    简丹是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没有恶意,只是觉得新鲜就爱跟着看,可在外面呆久了的人就受不了这样的步步紧跟,觉得自己的个人隐/私被侵犯了,所以她赶紧帮着解个围。

    大家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农村里都是这样的,谁家来个客那都是要跟到院子里,就算是客人进了屋里,那都要在窗户外面看看的。

    如果谁要打破这样的习惯,自然是让人不高兴,觉得是瞧不起人了。

    上次那是看到的人少,又加上郭老太太帮着解了围,这回就有人撇嘴了。

    简丹看着情绪不对,就对大家说道:“大家回家吃糖去不是更好,何必打扰人家骨肉团聚呢。”

    众人这才记起手里拿着人家给的糖果呢,那糖纸花花绿绿的,看着就很高级的样子,说不得还是从外国带来的,这么一想也不是多难受,再说还有简丹在,他们也就不再跟着了,摆摆手各自回家去了。

    沈玉书看到简丹帮自己解围了,笑着说道:“小简啊,今天可是多亏了你了。”

    “沈伯伯说这客气话做什么,我和华梨嫂子的关系好,您就别客气了,赶紧进去吧!华梨嫂子和小哲都等着呢。”简丹笑着对沈玉书说道。

    好像是听到了简丹的话,彭华梨院子的门正好被打开了,沈成哲抱着弟弟胡慕华站在了门边,脸上的神色很是失落。

    沈玉书看到沈成哲高兴极了,他已经把国外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这回回来就是接自己心心念念的接班人的,看着高大的沈成哲俨然有几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他如何不高兴。

    所以他也不管沈成哲的脸上是什么表情,而是笑着对沈成哲说道:“小哲,你准备好了吗?哦,也不用多准备,我那都给你准备好了,衣服都按你的身材买了许多套,春夏秋冬的都有。你的房间也布置好了,选的是咱们家最好的一间房,床也买的最大的。”

    沈玉书已经忍不住跟沈成哲唠叨起来,沈成哲听不得这些,对着沈玉书说道:“爷爷快进来吧,我妈做了饭,请你一起吃饭吧!”

    “不用她做了,我请大家去省城的酒店吃,到时候他们在那边住几天,我这里事情办好了,让他们送我们上飞机,他们再回来。”沈玉书其实也盘算得挺好的,毕竟孙子是前儿媳妇生养的,离不开也是正常,要不是前儿媳妇又结婚了,他也会一起接去f国的。

    简丹听沈玉书这么说,倒是对这个儒雅的渣老头另眼相看了,这老头子还是蛮会做人的,不是那种有钱了就觉得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

    她也放心了,只要沈玉书不是那种心怀歹意的人,就不用看着了,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简丹拍了拍沈成哲的头,对他说道:“小哲,出去了要听你爷爷的话,好好学习,学好本领就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跟你妈和胡叔叔说,他们去就是了,我准他们的假,一定要等你上飞机才回来。”

    沈成哲听了眼睛都亮了,连连点头:“谢谢丹姨!”

    简丹摆摆手:“我就不送你了,等你回来,丹姨再请你吃饭!”

    沈成哲点头说道:“等我回来给丹姨带礼物!”

    简丹也笑着点头,转身就往山上去了。

    等她下班回来,隔壁静悄悄的,彭华梨一家子都去了省城。

    村子里却是沸腾起来了,那个小寡妇不但带着儿子嫁给了城里的大学生,小儿子的爷爷现在成了大富翁回来寻孙子,这以后的日子可是不得了。

    没几日,彭华梨的娘家都听到了风声,他们因为沈成哲的爸爸去世,想让彭华梨改嫁。

    彭华梨不肯,还为了这事儿跟娘家断了来往。

    如今听得彭华梨家里过好了,娘家嫂子就觉得应该去沾些光,所以彭华梨那十多年没露个面的哥哥嫂子赫然出现在了彭华梨小院的门口。

    还是郭老太太看到的,这两人贼头贼脑地在小院门口徘徊。

    她就直接过去问道:“你们两个找谁啊?”

    彭华梨的哥哥是闷性子,见有人过来问,他蹲到一边抽烟去了。

    她嫂子却是个泼辣的,笑着对郭老太太说道:“我们是彭华梨的哥哥和嫂子,这不是好长时间没来看看了,今天过来看看她。”

    郭老太太倒是知道彭华梨一家子的事情,对于这对没良心的哥嫂没啥好印象,嗤之以鼻地说道:“哟,你们就是彭华梨的哥嫂啊,她男人走的时候回娘家要支援,你们好像把人家赶出来了,十多年都没见你们登门,这会子怎么就来了呢。”

    她的话让彭华梨哥哥和嫂子脸上都青一阵白一阵的,郭老太太却是做出一个思考的样子来,然后一拍大腿:“哦,肯定是知道她儿子的爷爷来吧?”

    这话直接戳中要害,两人的脸都红了。

    郭老太太却是笑着说道:“你们就回去吧,沈老头把一家子接到省城享福去了,且回不来呢。”她说完,也不理两人,直接回家了。

    简丹回家听到郭老太太说起这事儿,也觉得彭华梨的娘家人真不咋的,还不如他们这做邻居的呢。

    彭华梨送了沈成哲回来后,情绪一直不高,要不是有胡慕华和胡潇在旁边陪着,说不得真能抑郁了。

    她回来没两天,她哥嫂又来了,却是让彭华梨直接赶出去了。

    可更没让简丹想到的是,那年来打彭华梨的胡潇家人让彭华梨的哥嫂通知了,呼啦啦地来了一大堆人也跑过来想打些秋风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