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重生美国当大师 > 第二百八十章 大西洋 上

第二百八十章 大西洋 上

    本章副标题:因吹斯听的一颗赛艇。

    ………………………………………

    1921年6月10日,星期五,端午节。

    “来吧,大家尝尝吧,这是我们赛里斯人的‘zong zi’。”

    “阿尔伯特,你问我们赛里斯人为什么要吃这种食物啊?”

    “公元前三世纪……嗯,就是埃及托勒密王朝君主托勒密二世,召集70多位懂希腊语的犹太人,集中整理旧约的那个时间点……”

    “谢谢,魏茨曼先生。这不算什么渊博。我也只不过喜欢读书罢了。”

    “那个时候,我们赛里斯南方的一个诸侯国有位贤人被放逐出了朝堂,但是当政的坏人仍然不肯放过他。于是派出人追杀这位贤人。他们在一条江上进行了一番追逐,后来就演变成了一个习俗,就叫做一颗赛艇……嗯,那个‘赛龙舟’。”

    “等到追上这位贤人之后,杀手们就把他装进一只麻袋里面……嗯,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zong zi’一样扔到了江里。”

    “所以,我们赛里斯人为了纪念他,就有了吃粽子的习俗。”

    “尼奥,你是说这就像基督教的圣餐礼?”

    我们的袁大师听了大科学家的这个问题,不由得仔细思考了起来。

    在基督教历史上,关于圣餐礼有许多的争论。有天主教与新教之争,也有新教内部的各个宗派之争。

    谁可以掰饼,谁可以领饼就有不同的规定。

    而这饼和杯,就是主的身体和主的宝血,还是象征着主的身体和宝血,许多宗派与教会之间都会打出狗脑子来。

    嗯,这么一想的话,关于粽子到底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长的还是短的,扁的还是方的,有馅的还是实心的,沾糖还是不沾糖的……赛里斯人之间的争论也会火星四溅。

    可见圣餐礼和端午节是一回事!

    “阿尔伯特,你说的没错,这两者确实非常相似。”

    “哦……”

    大科学家闻听此言,就很是肃穆地剥开了粽叶,开始认真地享用起了赛里斯的“圣餐”。

    而他们此时已经身处一条名为“奥林匹克号(olympic)”的豪华邮轮之上。

    其实这条船就是“泰坦尼克号”的姐妹舰,两者的外形极为相似,同样隶属于英国白星轮船公司。这一个系列的超级邮轮还有一艘名为“不列颠尼亚号”。

    在“泰坦尼克号”建成之前,“奥林匹克号”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邮轮,排水量高达惊人的45324吨。

    不过“奥林匹克号”比起自己那位倒霉的妹妹,运气强到逆天,堪称撞船无敌。

    1911年9月,她在驶离南安普顿港之后不久,就和英国皇家海军巡洋舰“霍克号”在怀特岛附近海域相撞。

    要知道,这艘巡洋舰还装着撞角。这都没有撞沉“奥林匹克号”,于是就为她赢得了“可靠的老头”的称号。

    当时的船长就是“泰坦尼克号”的船长,爱德华-史密斯。

    照理说,追尾的应该是全责,但是英国佬偏袒自己的海军,判定白星轮船公司承担这次事故所有的损失。这个判决让白星公司财务出现了问题,不得不缩减了“泰坦尼克号”的一些建造成本,所以……

    因吹斯听的是,“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时候,“奥林匹克号”就在附近,接到电报之后火速赶往了事发地点。但是在第二天与搭载幸存者的“卡帕提亚号”相遇的时候,船长断然拒绝了将幸存者转移至“奥林匹克号”上的建议。

    因为他担心这样做“会让幸存者们感到恐惧,因为他们会被要求登上一艘外形几乎与泰坦尼克号一模一样的船。”。

    在一战之中,“奥林匹克号”被改装成了向奔赴欧洲的美国远征军的运输舰。然后一件一颗赛艇的事情发生了。

    1918年5月12日凌晨4点30分,运载着美国陆军第59步兵团的奥林匹克号正朝着英国的南安普顿港航行的时候,他们遭遇到了德军u-103号潜艇。

    德国潜艇官兵的速度慢了一拍,跟不上奥林匹克号20多节的航速。当“鱼雷管准备就绪”的报告传来时,奥林匹克号已经驶进了鱼雷的最短安全距离。为了争取再次发动攻击的机会,潜艇艇长命令潜艇转向与目标平行的航线,准备在邮轮越过自己后再次发动攻击。

    与此同时,“奥林匹克号”的船长伯特伦-福克斯-海耶斯发现了浮在海面上的u-103号,于是他情急之下,就指挥“奥林匹克号”冲了过去,直接撞沉了这艘倒霉的潜艇。

    一战之后,“奥林匹克号”经过改造继续投入到大西洋航线的商业运作之中,后来还撞了两次,不过她之只撞死过别人,自己船上没有死过人。

    在航运史和海军史上,虚无缥缈的运气之说还是有点道理的,不然怎么会有“吴港雪风,佐世保时雨”呢?

    但是嘴炮无敌的袁燕倏就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因为他在订舱位的时候忘记了爱因斯坦夫妇和他们的陪同者,化学家哈伊姆-魏茨曼。

    所以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他只好把自己的套间让给了他们三位。

    这样一来,他也只好和路易斯-贝克,约翰-麦考尔住一间,三位女士住另一间了。

    这下子,搞得“皇帝陛下”和“教皇冕下”十分地不快活,上了船之后对他们的首领“愚者大人”态度非常滴消极,还整天陪着“皇后殿下”和“女祭司阁下”。

    自知理亏的袁大师只好带着自己的女秘书,跑过来和爱因斯坦他们聊天了。

    他们就坐在单独的阳台之上,一边观赏着海景,一边享用着英式风格的下午茶,不过吃的却是出自莲姐之手的中式点心。

    这就是特等舱乘客的特殊待遇,他们还能借用船上的厨房,让自己的私人厨师给自己做菜。

    “袁博士,这粽子确实不错,尤其是这咸的蛋黄,味道太amazing了。”

    袁燕倏向着爱尔莎-爱因斯坦微微一笑道:“爱因斯坦夫人,你喜欢就好。我会让我的女佣多做一点,让你们带回去吃。这玩意能保存很长时间。”

    “那就谢谢了,袁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