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以嫡为贵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放弃

第八百八十九章 放弃

    一整块的铁,不止沉甸,而且冰冷,但能把整个胸前全部护着,也就是楚三用她的身体,养的健硕,力气长了不少,要是以前绑这么大块铁,她估计都走不动道。

    明澜想到方才敌军冲到军营,没一会儿褚风他们就出现,将敌军团团包住的事,楚三又事先给凝郡主准备了护体铁块,应该早有防备。

    过了半个时辰,碧珠就高呼道,“世子妃,世子爷打了胜仗回来了!”

    说话的功夫,楚离已经掀开帐帘进来。

    知道楚离是最盼望明澜从昏睡中醒过来的,凝郡主和碧珠她们都很识趣的出去,那边楚三拉着她问道,“有没有受伤吧?”

    凝郡主轻努了下鼻子,道,“敌军会打到军营来,你事先也不和我通个气!”

    声音婉转如莺啼,带了几分嗔怪,没有见面就扑过来哭,楚三就放心了,没事就好,他道,“军营里有细作,你和大嫂不留在军营,敌军不会中计,告诉你,你会惶惶不安,暗处有暗卫护着你们,不会有事的。”

    凝郡主呲牙,不会有事,那还让她背那么沉的铁块,果然是故意整她的。

    “那些敌军呢?”凝郡主好奇。

    先前还尸横遍野,这会儿大周将士和敌军将士都不见了,只余下一地的鲜血,扑鼻而来的血腥味,令人胃里翻江倒海。

    楚三淡淡一笑,道,“胆敢来军营,当然一锅端了。”

    之前大离,楚三吊儿郎当无所谓,打起战来多率性而为,如今回了大周,却是不敢了,不然回头传到楚大将军耳朵里,楚大将军来了脾气,他一把年纪了……啊呸,他都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年纪了,被自家亲爹请吃竹笋炒肉,颜面何存啊。

    收敛了散漫性子,楚三认认真真带兵打仗,争取立功,等回京之后,皇上能看在他立了战功的份上网开一面,成全他和凝郡主。

    不过好像不成全也不行,他当众劫了花轿,又带着凝郡主私奔,甚至去了大离,用的还是凝郡主的身体,他能说换回自己身体那几天,他还有那么点不适应吗?

    还有那群帮他劫花轿的兄弟,他逃的远远的,他们可还留在京都,代替他承受皇上的雷霆之怒。

    再说楚离,进了大帐,就见到明澜睁着那双熟悉的眸子望着他,他都不记得自己盼望她睁开眼睛看他,盼望了多久。

    若不是知道明澜死不了,他都不知道这些天怎么扛过来。

    心中欢喜,楚离挨着明澜坐下,亲了她眼睛一下。

    明澜推了他一把,“什么怪毛病。”

    自打去了大离,楚离最喜欢做的就是亲她眼睛,她问过为什么,他说只有这双眼睛让他觉得熟悉。

    现在她回来了,而且是自己的身体,还亲眼睛,难道她这么大活人,有不熟悉?

    见她面带嗔笑,楚离反思了下,一本正经道,“娘子这么说,是我亲错了位置,惹的你不满了?”

    她可没这意思!

    明澜刚要反驳,可惜已经晚了,楚离捧过她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下去,他都不记得自己想亲她想了多久了。

    熟悉而霸道的吻铺天盖地而来,明澜眼睛都迷糊的睁不开,瘫软在他怀中。

    明澜想揪他的衣裳,可楚离身上穿的是战袍,根本就抓不住,她推开他道,“这是军营,你别乱来。”

    明澜脸红如霞,双眸迷离,分外惑人。

    她怕楚离乱来,到时候整个军营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她丢不起这人。

    楚离身子稍稍离远一点道,“军营外方才厮杀过,到处都是血,知你闻不惯血腥味,我让人另外备了营帐,吃了晚饭后搬过去。”

    这话听得明澜心里痒麻麻的,话说的冠冕堂皇,她敢打赌,那帐篷一定离的远远的。

    她有点怀念在大离规矩本分的楚离了。

    明澜不说话,楚离则道,“怎么了,身子还不舒服?”

    明澜摇了摇头,随即又点头如捣蒜,她说好了,岂不是正中他下怀么?

    “我头还晕的很……。”

    她抬手揉太阳穴,楚离失笑道,“这会儿才正午,什么头疼养半个时辰也好了。”

    想到明澜挨北凉国师那一掌,换做任何人都绝无活路,是老天爷格外的眷顾,明澜才能活下来,险些失去过,才知道那种滋味儿。

    好在北凉国师和赵翌都除掉了,等战乱平息,就能陪她过游山玩水的日子了。

    明澜看着他道,“你要打仗呢。”

    楚离握着她纤纤柔夷道,“山儿留在了大离,离王府就没有继承人了。”

    言外之意,要明澜再给他生一个儿子。

    “可我想生一个女儿,”明澜嗡了声音道。

    楚离很好说话,“那就先生女儿,再生儿子。”

    明澜嘴撅了撅,有一个儿子,再添一个女儿,人生就圆满了,谁想到山儿会留在大离,虽然她能去看他,但毕竟没那么容易,山儿没法回大周,离王府肯定不能没有继承人。

    想到还要再生两个,明澜就头疼,她喜欢小孩,但生孩子很辛苦啊。

    明澜觉得自己要说这话,估计要挨揍,因为她百毒不侵,恢复力极强,比一般人生孩子要容易的多,她还不知足。

    见明澜嘴角有些干涩,楚离给她倒了杯茶,明澜一边喝茶一边问道,“在大离,我就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铁匣子就是圣山丢失的圣物?”

    明澜喝了两口茶,楚离接过喝了一口放下才回道,“也是凑巧。”

    他凭着记忆把铁匣子的钥匙画下来,找人定制了一把钥匙把铁匣子打开,把沐太夫人留给明澜的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唯一可疑的就是那块没有写字的绸缎。

    只是在大周的时候,明澜曾用自己的血滴在绸缎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所以他没有在意,打算带回圣山让长老想办法,但帕子他随身携带着。

    后来半道上遇到了一身中剧毒的男子,出发之前,明澜怕有什么万一,用寒玉瓶给楚离装了点血以备不时之需,然后楚离就帮那男子解毒。

    寒玉瓶多了点血没盖严实,沾在了绸缎上,显出了字来。

    绸缎要圣女的血才能显出字迹来。

    绸缎上写了当年老王爷和圣女从玉阙跌入异世的原因,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圣女有寻回圣物的责任,而圣物早就掉到了异世,还成了铁匣子。

    只是圣女动了凡心,自愿放弃圣女的身份,和老王爷私定终身,圣女来了异界,必定要从异界再回去。

    也正因为圣女的身份被放弃,玉阙才四分五裂,否则那么坚硬的玉阙,什么外力也没法将它弄碎。

    听到这里,明澜好奇道,“如何放弃圣女的身份?”

    楚离看着她道,“别动歪心思,祖母因为放弃了圣女身份,没有活过十八岁。”

    明澜心头一震,呐呐声道,“我没有想放弃,没有了圣女身份,我不就没法回去看山儿了,我只是好奇,祖父知道这事吗?”

    如果老王爷知道,肯定不会答应让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楚离摇头,“应该不知道,祖父一直当祖母是难产而亡。”

    妇人生产,凶险万分,不知道多少人是难产死的。

    当时看到绸缎上的字,楚离也是心头震撼,为那样轰轰烈烈,放弃生命的爱所震撼。

    当年如果没有祖母的牺牲,就没有父王,就更不会有他了。

    绸缎的最后记载了怎么把铁匣子炼回圣物,当年北凉国师被流放异界时,圣山长老就算出,只有找回圣物才能除掉他,这也就是为什么沐太夫人让明澜上雪山,务必带上铁匣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