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86章 有问题吗?

第886章 有问题吗?

    啊……

    蓦地,赵玉被一阵噩梦惊醒,霍得坐直了身子,只见四周一片漆黑。

    “老大,喂喂……”趴在旁边的崔丽珠急忙打开台灯,“怎么了这是?你也会做恶梦吗?”

    呼……呼……

    赵玉喘着粗气,额头上冷汗直冒,散乱的眼神在台灯的照射下慢慢聚焦,可就是聚不到一起……

    “我……呼……呼……”赵玉又喘了几口,这才逐渐稳定下来。

    “行了,别闹了……一个小手术而已……”崔丽珠看到赵玉的脸色不对,赶紧跑到旁边打开了病房的大灯。

    灯光照射下,但见赵玉脸色苍白,冷汗涔涔,嘴唇亦是惨白干裂。

    “来来来……”崔丽珠立刻端过一个水杯,说道,“五个小时了,可以喝点儿水了,但不要太多!”

    “呼呼……”赵玉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白墙,兀自粗重地喘着气,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

    原来,他刚才果然是被噩梦惊醒的,在噩梦之中,他又见到了那个被他爆头的崔小龙、摔死的司机还有被他一拳打死的彪形大汉!最奇怪的是,他根本都不知道那摔死的司机长什么模样,可在噩梦之中,却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脸……

    “按照你的吩咐,”崔丽珠说道,“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给暴力女警,哦……苗副组长了!她嘱咐我,不管多晚,只要你醒了,就立马给她打电话!可是……你醒的好像有点儿晚了……”

    “呼呼……”赵玉回头看了崔丽珠一眼,但见小丫头发髻散乱,面露疲惫,显然是守了自己很长时间。

    滴……滴……

    崔丽珠的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心脏监护器,监护器上显示着自己的心跳和脉搏……

    赵玉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腕,却是没有看到手表。

    “喏……这儿呢!”崔丽珠赶紧把手表拿给他看,“半夜两点多了现在,你……最好还是给苗副组长打个电话吧……”

    “哦……”赵玉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口干舌燥,于是接过崔丽珠的水杯喝了几口。可是,清凉的水仍然驱不走他的浑噩。

    “手术挺成功的,记住千万不要乱动了……”崔丽珠指了指赵玉那打着石膏的右脚,“手术一共进行了两个半小时,你本应该在12点那块儿醒过来的,但是,你可能是困了吧,一直睡到现在,我也不敢叫醒你……”

    说话间,崔丽珠接过了赵玉的水杯,赵玉则趁势抓住了她的手,问道:“崔小龙……已经死了!?”

    “嗯?怎么忽然提到他呢?是啊,不是被你打死了吗?”崔丽珠凝眉说道,“放心,当地警方已经验明正身了!死的的确是崔小龙,崔小龙也的确是大盗姜科的同伙!”

    “哦……哦……”赵玉感觉心里发堵,竟是一把将心脏监护器的夹子全都扯掉了。

    “喂,别闹,大半夜了……”崔丽珠出言制止,手上却不敢执拗,只好转身把监护器的电源插头也一并拔掉,病房之中终于恢复了一片安静。

    “老大,你不是担心会惹上什么官司吧?”崔丽珠看到赵玉不大对劲儿,急忙小声劝慰了一句,“这个你没必要担心,那些人跟我们当飞贼的不一样,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悍匪强盗,手里拿着枪的,你打死他们不光是正当防卫,而且是为民除害,都是职责所在,大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哦,还有,你不知道,你动手术的时候,耀名的市长还有警局长全都来了,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呢!他们还说,明天省级大员们也会前来慰问的……”

    赵玉干咽了口唾沫,此时此刻,崔丽珠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脑中依然还在回想着自己的噩梦。

    以前,他可是不止一次做过噩梦,但这一次的噩梦却无疑让他感悟其深!当然,归咎原因,他自己心里清楚,就是因为自己真的杀了人!

    两辈子全都算上,别看赵玉生猛狂傲,可他之前还真没有伤过人命!纵然上辈子是因为杀人罪而被执行的死刑,但那个人却并非死于他手,他是遭人陷害的……

    唉……

    直到此时此刻,赵玉才终于深深地体会到,当初苗英在金佛洞杀死李修生等人之后,为什么会一度情绪失控了!

    虽然那些人都是罪大恶极的罪犯,虽然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迫不得已,可杀了人之后,自己却仍然难以摆脱一种难以名状的负罪感……

    唉……

    想到这一点,赵玉开始努力回忆,当初苗英是如何从崩溃边缘恢复过来的?

    哦……

    想起来了,最后,还是因为跟自己滚了床单……那么……如果滚床单能治疗心理阴影的话,那么……嗯……

    想到此,赵玉情不自禁地把眼睛看向了崔丽珠,眼中露出玩味之色……

    “老大,我现在特别佩服我自己……”崔丽珠并没有察觉赵玉的异状,兀自认真地说道,“幸亏我当初没有跟你硬碰硬,你可真是地表最强啊!那么多悍匪都玩不死你,我当初要是跟你对着干,恐怕死得比他们还要惨呢……嘻嘻嘻……”

    看到崔丽珠嬉皮笑脸,赵玉这才终于彻底醒悟,登时给小丫头刮了下鼻子,然后竖起两根手指说道:“两件事:第一,给我手机,我给苗英回电话;第二,我饿了,给我弄点儿吃的!”

    “好……”崔丽珠赶紧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赵玉,说道,“你的手机坏了,还在修理中,估计得换个新的了,先用我的吧!我现在就给你搞点儿小吃去,包你喜欢……”

    说完,崔丽珠便欢快地离开了病房。

    看着她的身影,赵玉不觉顿感欣慰。

    他稍稍稳定了下情绪,这才终于拨下了苗英的电话号码。

    此刻虽然已是深夜,但苗英一直在等着赵玉的电话呢,所以刚一接通,苗小姐就把赵玉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埋怨他为什么不早回电话之类……

    然后,赵玉便开始费力地解释始末原由,趁机又把抢劫案的事情给她讲了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对!”谁知,苗小姐听完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是略带气恼地问了一句,“赵玉,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你一直坚持要去耀名?为什么,这些出风头的大案子,全都让你给赶上了?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你说,罕见的贼王陶香被你撞到也就罢了!”苗英拍手,“可是,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工夫,极品的大盗姜科又落在了你的手里!一个人的运气,怎么可以好到这种程度?真是气死本小姐了,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

    “哼!”赵玉顽劣地反问道,“要是真生气的话,就生你自己的气好了,谁让你不肯跟我来耀名呢?活该吧你?”

    “你!呵呵呵……”谁知,听到此话,苗英不气反笑,而且笑中含着欣慰地说道,“看到你说话还是那么混蛋,本小姐就放心了!既然你动了手术,那就趁机好好休养一下吧!等我这边把恶魔案一破,我就过去看你去,给我老实呆着!嗯……还有,如果那女飞贼不好好照顾你,我就让曾可过去……”

    “不用了,只是伤到脚而已,不至于!没她,我也一样能够自理!”赵玉说完,眼中忽的露出严肃,“行了亲爱的,接下来,咱还是聊聊正事吧!恶魔案,到底查得怎么样了?张井茹……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