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锦绣八零 > 番外:楚森和杨乐乐10

番外:楚森和杨乐乐10

    楚森对秦然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甚至连她的长相都没看清楚。只是极为礼貌地跟她交谈着。

    秦然跟楚森聊了一会儿,对他更为满意了,家世显示,外表俊郎,才华横溢,对商场上事的见解也很独到。这么优秀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错过?于是说话的神态也更加放松,甚至带了两分羞涩。

    楚母把秦然态度的转变看在眼里,乐呵呵地说到:“楚森,你带着秦然去外面转转。”

    楚森也没拒绝,他知道父母对秦然很满意,反正他自己是无所谓的,这个秦然也还算可以,起码不像一般的世家姑娘那样,除了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一副天真不知世事的样子。

    之前他都已经做好要跟那样的世家小姐结婚的准备了,如今来了个秦然这样的,他自然觉得接受起来还不算太艰难。

    两人出了门,楚森开着车,礼貌地问到:“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秦然歪着头,笑着说到:“我好久没逛过街了,正好今天有空,那就麻烦你陪我逛逛吧,我想去买衣服,正好你可以给我参考一下,我也好看看你的审美。”

    楚森点点头:“我好几年都没回来了,对a市有些陌生了,你来指路吧。”

    秦然笑着点头。

    过了一阵,车子在“锦绣衣坊”门前停了下来。

    楚森看了看招牌,有些恍然。如今的“锦绣衣坊”早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那个样子了。整个店铺的装修风格变得更加精致,店里的服务员也更加专业。

    “听说你以前是锦绣衣坊的股东?”秦然问到。

    楚森点点头:“曾经是。”

    曾经,锦绣刚开始拉他入股的时候说过,要把“锦绣衣坊”的股份送给他未来的妻子。

    “那你肯定对服装很有研究了,走,你帮我参考。”

    秦然说着,自然而然就拉住了楚森的手腕。

    楚森强忍着没有甩开秦然,他不喜欢别人这样主动的碰触她,尤其是异性。

    除了锦绣和杨乐乐。

    锦绣曾是他最爱的姑娘,而杨乐乐……怎么又突然想到她了呢?

    秦然在店里挑选着衣服,楚森坐在休息区喝着茶。秦然时不时就会拿着衣服过来问楚森的意见。楚森维持着表面的礼貌,只是淡淡的夸奖。

    正挑着,突然门口走进来一个耀眼的身影。

    “老板好。”

    店里的服务员全都笑嘻嘻地跟锦绣打着招呼。

    锦绣笑着说到:“你们这群淘气鬼,好好招待客人,我过来拿两件衣服。”

    她并没有看到休息区里的那个身影,只是专心地衣架上挑衣服。

    楚森远远地看着她,然后释然地笑了起来。她看起来比八年前更美了,而他,再次面对她的时候,心如止水。

    他终于真正的放下了。

    秦然又换了一身裙装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娇声唤到:“楚森,你看我穿这一身好看吗?”

    挑好衣服正要走的锦绣,听到“楚森”两字,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在店里扫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休息区里,面带微笑的楚森。

    “锦绣,好久不见。”

    楚森本来并没有想在这个时候跟她打招呼,不过既然她已经发现他了,叙叙旧也挺不错。

    锦绣笑着走过去:“确实好久不见,八年了吧,你还是老样子。”

    “你倒是比八年前更有魅力了。”

    锦绣笑着说到:“不对,你变了很多,八年前你可没这么会说话。”

    楚森哈哈大笑:“以前吃的是公家饭,总要注意些形象,所以不知不觉就变得沉闷了。”

    秦然看着两人相淡甚欢的模样,不由得暗暗咬了咬唇。楚森对着张锦绣笑得一脸轻松的样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她当然知道楚森跟张锦绣的那段过往,所以才故意带楚森来这里,为的就是想试探楚森到底有没有忘了张锦绣。如今他们这样算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她也好歹是在商场上混迹过好几年的人了,逢场作戏的功力自然也不差,于是便带着一脸温婉的笑容说到:“你就是张锦绣,张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比传闻中更美。”

    锦绣微微一愣,笑着说到:“谢谢夸奖,你是楚森的朋友?”

    秦然娇羞地看了楚森一眼,并没有说话,但神情中已然透露出来了答案。

    锦绣看她这副神情,不由得挑了挑眉,没听说楚森有对象了啊。

    楚森笑了笑,解释到:“秦然,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秦然对这个解释很不满,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楚森说的是实话。不过,他既然能当着张锦绣这么坦然地介绍自己,说明他对张锦绣已经没有了感情。这么一想,秦然不由得安了心。

    锦绣不动声色地笑着对秦然说到:“原来是秦小姐,幸会。”说完,又转头看向楚森,“你回来了,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乐乐打理,她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楚森对锦绣知道他和杨乐乐合作开公司的事并不意外,毕竟杨乐乐跟锦绣的关系那么好,又一直保持着联系,若是锦绣不知道才奇怪呢。

    “是啊,这次确实要麻烦她了,等我回去了,一定会好好犒劳犒劳她。”

    锦绣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到:“光是物质上的犒劳可不够,做为一个合格的老板兼朋友,你更应该给予她精神上的抚慰。乐乐也老大不小了,你可不能只顾着奴役她,也得帮她解决一下人生大事才是。女人可不比男人,一旦过了黄金年龄,那可真是不好嫁了。”

    楚森愣了愣:“你说得是,我倒是忽略了这一点。乐乐平时太强悍了,以至于我都快忽略她是个姑娘家的事了。等这次回国以后,我就给她放个大长假,好让她有时间去谈一场恋爱。”

    锦绣笑到:“谈恋爱也得有合适的对象才行,乐乐那么厉害,怕是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你作为她的好友,还是要多为她的事情操操心。”

    “这是当然。”

    秦然见两人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有些不悦,故意看了看表,说到:“楚大哥,时间不早了,我爸妈还在等我回去呢。要不,我就先走了,你留下来跟张总叙旧吧,我们改天有空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