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仙都 > 第六十二节 现割现烤现吃

第六十二节 现割现烤现吃

    吞天大圣一旦动手,万神殿大妖小妖无不奋勇上前,区区数丈之遥,一跃而过,咚咚咚咚落在山都殿前,呲牙咧嘴,瞅准对手猛扑上前。奚少微早有防备,趁着对方身在空中,无处借力,扬手将大衍筹一撒,四十九根算筹倏地散开,颠倒翻滚,霞光层叠,交织成一片,将吞天大圣罩定。

    霞光明灭,吞天大圣的身影骤然消失,虚空之中只剩下四十九根大衍筹,哗啦啦响个不停。奚少微脸色凝重,双手捻定法诀,低低念动咒语,全神贯注操纵四九大衍筹,将吞天大圣困住,不容他轻易脱身,丰囚鸾、麻蕈、鹘道人三位殿主率众迎上前,祭起诸般法宝,各展神通,将万神殿诸妖敌住。

    吞天大圣微微一怔,旋即发觉自己落入一处洞天,阴风怒号,山崖林立,入眼尽是穷凶极恶之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让人身心愉悦。他心神不受其扰,早知是那奚缩卵在捣鬼,以幻境将他困住,不过此地甚合心意,吞天大圣也不急于离开,他信步而行,无移时工夫便来到山崖下,却见荆棘之中,伫立着一座惨白的石屋,一眼望去甚是眼熟。

    吞天大圣脸上露出缅怀的神情,记忆从心底泛起,他以为自己不再想起,其实从未忘记。

    他轻轻推开沉重的石门,热气扑面而来,夹杂着烟熏火燎的气息,熟悉又亲切。定睛望去,只见石室内燃着一团熊熊炭火,一个赤身**的青壮被镣铐锁在墙上,拼命扭动身躯,八块腹肌扭成一个“丰”字,神情惊慌失措,挣得镣铐叮当作响。

    匡无冕,云罗宫主锦鳞上人最为看重的弟子,修炼不过八百载,便成就真仙之躯,意气风发,不想得罪了吞天大圣,沦为阶下囚,口中食。便是因了这桩事,天帝才令他在万神殿内闭门思过,无有敕令,不得出殿半步。数万载悠悠岁月,枯坐于万神殿内,但他不后悔,回忆是何等甘美,令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吞天大圣咧开嘴,舔了舔嘴唇,仿佛尝到了当初的滋味。

    明知是幻境,却像真的一样,时光倒流,历历在目,他愿意多逗留一阵,哪怕正中奚少微的下怀,在现世耽搁上一时半刻也无妨,那一干大妖小妖的生死,吞天大圣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举步上前,手一伸,指间多了一柄骨刀,小心翼翼将匡无冕的眼皮割开,耷拉下来遮住眼睛,一点小小的恻隐之心,不让他看到自身的惨状,吓破了胆,肉就不中吃了。

    室外大风大雪,室内温暖如春,吞天大圣大马金刀坐下,随手拎起酒壶,口对着口灌了几口,眼中凶光大盛。不同于那些茹毛饮血的大妖,身为万妖之祖,他要慢慢享用眼前的美味,夜才刚刚开始,夜还很漫长,美酒,炭火,现割现烤现吃,只有这一刻,才让他觉得这漫漫无期的生命,没有白白虚度。

    真仙之躯,无垢之体,省去了洗剥的工夫,吞天大圣举起骨刀,在他腿上轻轻一割,剜下一条无比新鲜的血肉,在炭火上翻来覆去烤到三分熟,外焦里嫩,张开大嘴咬下一大口,慢慢咀嚼着,每嚼一下,都有不同的滋味涌出,如此美味,便是狠狠得罪了锦鳞上人又何妨!

    血淋淋的眼皮掩盖了双眼,什么都看不见,匡无冕紧咬钢牙,哼都不哼一声,硬气得一塌糊涂,但那又如何?他注定要度过一生中最漫长的夜晚,哪怕转世投胎千万次,度尽轮回,也无法泯灭惨痛的记忆。

    那柄毫不起眼的骨刀,非是凡物,真仙之躯刀枪不入水火难伤金刚不坏,却挡不住骨刀轻轻一割,皮肉豁然中分,应刃而解。吞天大圣挑上好的血肉,头面四肢胸腹,就着美酒吃了个痛快,又举刀将匡无冕开膛破肚,掏出心脾肺肾,肝胆肠胃,五脏六腑,一件有一件的嚼口,一件有一件的滋味,吃得酣畅淋漓,意犹未尽。

    直到东方既白,壶中酒尽,吞天大圣才弃了斯文的吃相,醉醺醺张开血盆大口,不辨粗细,将匡无冕的尸骸一口口吞下肚去,筋皮嚼得咯吱响,白骨嚼得咯嘣脆,从头到脚,一滴血都没有浪费。

    吞天大圣仰天打了个饱嗝,腹中暖洋洋热腾腾,倦怠一阵阵泛上来,眉低眼涩,只想倒头睡去。

    身处幻境之中,睡是不能睡的,一朝睡去,再醒来就不知是何时了。吞天大圣尝到了许久之前的滋味,但他洞若观火,心如明镜,这一切早已过去,尽数虚妄,奚少微处心积虑将他困于此中,儿郎们在外厮杀,是生是死,是胜是败,也到了揭盖子的时候了。

    吞天大圣长身而起,大步踏入风雪中,抬手重重一拍,天崩地裂,霞光作流云散,四十九根大衍筹纷纷坠落,他一头撞出虚空,离山都殿近在咫尺。

    奚少微抬手祭起一枚溘山玉印,趁着对方甫离幻境,心神不无恍惚,当头击落,不偏不倚砸在吞天大圣额头,“砰”一声巨响,只打得金光明灭,虚空崩裂,吞天大圣纹丝不动,抬手将玉印抓在掌中,双手一搓,溘山玉印化作碎屑簌簌落下。

    放眼望去,万神殿大妖小妖与五明宫诸位真仙一场混战,杀得不可开交,姚七虎汤螺豹被丰、麻、鹘三位殿主缠住,但其余供奉轮值却挡不住妖将冲击,渐渐露出颓败之势。

    吞天大圣腹中肠胃蠕动,咕噜噜乱叫,幻境中酣畅淋漓大吃大喝,回转现世却什么都没有,他上下打量着奚少微,不觉摇了摇头,这等干瘪的老不死,不中吃,不中吃!眼梢一瞥,见丰囚鸾身材曼妙,血气旺盛,举手投足风姿绰约,不禁饥火上升,一眨眼,眼珠变得碧油油,凶光毕露。丰囚鸾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下意识闪到一旁,避开那噬人的目光,姚七虎趁机一爪拍去,将鹘真人迫退。

    奚少微又祭起雷龟凤头啄,电光霍霍,一龟一凤双双现出虚影,面对万妖之祖,却踯躅不前,似有畏惧之意。吞天大圣呵呵一笑,将双肩一摇,去势如电,径直撞入奚少微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