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江南第一媳 > 第693章 救了皇帝

第693章 救了皇帝

    王亨命将所有人带去永福宫。

    他急着回去,那一声震天雷响,梁心铭怕不要惊吓坏了,万一她急痛之下动了胎气可不得了。

    刚出冷宫,就见前面有灯火迅速接近,影影绰绰都是龙禁卫,一色的衣甲。王亨一眼就认出人丛中的梁心铭。在一群龙精虎猛的汉子中间,她身材纤细、步伐优雅,很好认。他笑着冲她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梁心铭看见对面两道红色身影一个不缺,一颗心重重落下,然后就像被抽了脊骨似得浑身发软,脚底更像踩了棉花一样不着力,眼睛也**辣的酸涩。

    走近了,梁心铭见后面押着左灵珑,正仇恨地盯着她,问王亨:“确定是她下毒吗?”

    王亨点头道:“应该是她。”

    梁心铭点头,没再多问,又转向赵子仪微笑道:“赵大哥又立功了。”她知道肯定是赵子仪保护的王亨,不然王亨不可能在爆炸中毫发无伤。

    赵子仪笑道:“命大,没被炸死。”

    梁心铭也欢喜道:“是命大。”

    回到永福宫,王亨命人将左灵珑带下去:“叫几个宫女仔细检查她身上,所有东西一概摘下!”

    禁军领命,押着左灵珑去了。

    王亨等人去正殿向靖康帝复命。

    靖康帝见他们平安归来,大大松了口气,不自觉露出自四皇子死后第一个笑容来,满心喜悦。

    王亨便将去冷宫搜查经过回禀了皇帝,当听到太监宫女招供说吴贵人去过两次冷宫,靖康帝脸色冷了。

    这时,奉命搜查左贵人的宫女托着一个盘子来回话,说从左灵珑的袖内搜出火折子,还有头上簪子等容易伤害人的利器都取下来了,问是否能带她上殿。

    梁心铭目光落在那火折子上。

    “她带火折子做什么?”

    靖康帝替她问出了心中疑惑。

    王亨道:“难不成想放火?”

    梁心铭心中一动:一个弱女子想放火烧别人,可不那么容易,但若是放火烧自己,就很容易了。

    **有什么用处呢?

    左灵珑与人勾结,对方既然能提供给她毒药和震天雷,那有没有一种东西,让她事败后与人同归于尽?

    梁心铭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直到左灵珑被带上殿,满眼仇恨地盯了她一眼,又转向靖康帝,也是同样仇恨,其目光在灯火的映照下不住流转。

    梁心铭走近她,绕着她转圈。

    左灵珑目光追随她转。

    王亨忙吩咐宫女:“抓紧她!”

    宫女急忙扣住左灵珑胳膊。

    赵子仪也凝神戒备,丝毫不当左灵珑是弱女子,恐她暴起伤害梁心铭,因她看梁心铭的目光实在太仇恨了,如果目光能杀人,梁心铭此时必定身首异处。

    梁心铭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打量左灵珑,连靖康帝也被她异常举止吸引,忍住不发问,看她想做什么。

    转到第四圈,梁心铭停在左灵珑身后,身子微微前倾,靠近左灵珑的发髻,鼻子轻轻嗅了嗅,立即后退。

    她对靖康帝道:“请皇上传太医来。”

    靖康帝沉声问:“做什么?”

    梁心铭道:“微臣觉得,左贵人头上有些香味,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须得请太医来验过才放心。”

    左灵珑猛然转脸看向她,目光出奇的愤怒不甘,也暴露了她的心思:她头上果然有猫腻。

    靖康帝立即道:“传太医!”

    一龙禁卫应声而出。

    永福宫也有太医的。

    王亨好奇,也凑近去闻了闻。

    这举止看着不大雅观,靖康帝嘴抽抽,又不好阻止,毕竟两位爱卿又不是非礼,是查案。

    左灵珑拼命挣扎起来,宫女居然拉她不住,被她带着向旁边踉跄跨了两大步,还在挣扎。

    梁心铭见她们脚下移动的方向不是冲向自己,也不是冲向靖康帝,而是朝着殿角一枝形灯冲去,猛然警醒,声音拔高不止一筹,厉声道:“拦住她!拉出去!”

    靖康帝等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赵子仪反应最迅疾,再不管什么皇帝的妃子,一个健步冲过去捞住左灵珑的手臂,拖了出去,交给龙禁卫。

    王亨忙问:“青云发现了什么?”

    靖康帝也望着她,等她解释。

    梁心铭凝重道:“若是微臣没猜错,左贵人头发上沾的药粉,经火燃烧后,会放出气味,令我等中毒。她藏火折子在袖内,就是等机会**,好与我等同归于尽。之前火折子被搜出,刚才微臣又道破了她发间秘密,她生恐太医来了再无机会,便冲向殿角那灯火,想要**。”

    王亨灵光一闪,拍手道:“定是这样!”这与他在德胜路射出小球,利用小球爆裂放出烟雾,是一个道理。

    他忙解释给靖康帝和忠义侯听。

    靖康帝后怕不已,想着刚才若非梁心铭,自己很可能会丧命,便不由自主地攥紧双拳,心“砰砰”狂跳,愤怒道:“真太疯狂了!枉费了朕对她一片心,保留她的位分,本想留她一条性命,算是对左相有个交代。她竟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先是害了朕的皇儿,又想害朕……”

    梁心铭:“……”

    看来,左相教育还是失败了。

    皇帝和诚王相比,都不够心狠。诛灭左家九族,单留一个左灵珑,人家怎么可能感激他。

    少时,太医来回禀:左贵人头发上沾染的药粉有毒,不经意闻见了,有点香;但若经火烧后,释放的烟气会令人中毒,闻者立即死亡,难以抢救。

    靖康帝喝命:“来人,剃了她的头发,给她换一身衣裳,再带来问话!”看她还怎么玉石俱焚!

    梁心铭和王亨对视一眼,都心有余悸地看向殿堂角落那青铜十五连枝灯,刚才好险!

    现在好多灯盏都带玻璃罩,放在桌上既明亮又安全;灯笼也有外壳,提着吊着也方便;唯有这种连枝灯是没有灯罩的,烛扦上插蜡烛,点燃后,火苗摇曳生姿,远看像一棵璀璨的火树,极美,但也有不便。刚才若被左灵珑撞上去,只需将头一低,点燃了头发,便大事不妙。

    左灵珑剃光头后被带上来,也许是最后的复仇希望被梁心铭掐灭了,她不复之前的沉默,对着靖康帝痛骂:“忘恩负义的昏君!我祖父纵然对不起天下人,却对得起你!若不是我祖父,你能当上皇帝?你竟然听信妖女之言,诛灭左家九族,忘恩负义,休想坐得这江山长久!昏君……”

    靖康帝气得浑身乱颤。

    “住口!”

    左灵珑骂不住口。

    “逼死你祖父的是本官!”

    一声清叱传来,是梁心铭。

    左灵珑微顿,转而骂道:“妖女……”

    梁心铭义正言辞喝道:“你祖父谋害诚王,勾结反贼,欺瞒两代君王,本官按大靖律法审定他的罪行。他自知难逃一死,无颜面见皇上,才畏罪自杀。你这是非不分、颠倒黑白的歹毒女子,连四皇子那么小的孩子也能下手毒害,有什么资格妄谈恩义、指责君王?”

    左灵珑色厉内荏道:“我左家也有小孩子,也有妇孺,他们又有何罪?为何无辜被牵连?”

    梁心铭高声道:“诚王何其无辜?被诚王一案牵连的众多冤魂又何其无辜?这都是你祖父造下的罪业!”

    左灵珑惶然,接不下去了。

    ********

    加更来了,大大小小的美女们看完洗白白睡去吧,临走前别忘了留下票票哟,如果你有的话(*^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