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言情小说 > 卫娇 > 第八百零五章 思念

第八百零五章 思念

    第八百零五章思念

    见林赫脸色忽阴忽沉的,暖玉摊摊手。

    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和卢姐姐在一起,她最长问起的便是师父了。我只要一唤她‘小舅母’。她便会红着一张脸,连话都说不出了。卢姐姐是真的很看重舅舅,舅舅送的礼物,哪怕是张白纸,卢姐姐也一定妥善保管着。对卢姐姐来说,心中最重要的便是舅舅了。送什么礼物不重要,她只要舅舅心中有她。”

    林赫张了张口,突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暖玉的话……

    卢承瑜在意他,他是知道的。

    要不是卢家小姐坚持,卢岳怎么会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一个浪~荡公子。

    一无官职,二无权势的。

    除了雕得一手玉,他身无长物。

    至于他同意这门亲事,确是有私心,那卢家小姐,他是见过的,性子温婉,他并不讨厌。而且他那个未来的岳父卢岳,官拜一品首辅,林家自从林病逝声望大不如前,可如今听完暖玉一席话,林赫难得的有些愧疚。

    “我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强人所难。可是卢姐姐真的是个好姑娘。舅舅能娶到她,实生幸事。”

    “长辈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丫头操心了。好好去养你的胎,到时候给楚家添个宝贝曾孙,那才是正事。至于我的事……我自会料理。我不扰你了,我去找你父亲。你且好生养着。”林赫起身离去,在暖玉看来,颇有几分落荒而逃。

    送走了林赫。

    暖玉又想起卫宸来。总觉得他这进宫复命的时间太长了些。她对林赫虽然信誓旦旦,说卫宸一定能全身而退,可是卫宸长久不归,她这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颇有几分心神不宁,期间芷云进来添了几次温水,见暖玉小脸有些泛白,不由得安慰道。“二公子想小姐想的紧,恨不得插翅飞回来,这时候还不回来,怕是路上耽搁了。”

    楚老夫人也让韩妈妈来了两次,叮嘱暖玉不必心急。

    楚老将军甚至亲自来了一趟拢月轩。

    和暖玉说了自己第一次出征回来复命的经过,据楚老将军说,他出了宫门,腿都软了。倒不是皇宫多可怕,实在是这一路征战,见惯了铁身汉子,突然来了皇宫那种颇多规矩的地方,实在是束手束脚的很,连步子都比平时迈的小些,所以卫宸耽搁一会,实属平常。暖玉笑着送走了楚老将军……眼看着天色转暗。

    卫宸晌午前入城。

    进宫复命,可是三四个时辰了,却还没回楚家。

    芷云请示暖玉要不要用晚膳,暖玉摇摇头,最后还是被韩妈妈强灌了一碗补汤。

    她不吃,肚里的孩子还要吃呢。

    然后韩妈妈的芷云便陪在暖玉身边,一起等卫宸回府。

    落英院中。

    楚老夫人望了望天色,忧心忡忡的对楚老将军说。“莫不是出了什么纰漏,宸儿怎么这个时辰还不回来?”

    楚老将军摇头。“能出什么纰漏,宸小子生的比猴都精……他定然是一切都安排妥当,这才进京的。”

    “那就是宫里遇到了什么事?莫不是齐君病情加重?”

    “便是病情加重,留的也是御医,留宸小子在宫中有什么用?他又不会看病。”

    “不是齐君,难不成是夏皇后。这次夏琰大败,连带着齐天朔也受了牵连,会不会夏皇后迁怒到宸儿身上……”

    “你这么说,倒还有几分道理,若是旁人,我倒还真的担心。不过卫宸……不必担心,他自有脱困的法子。”楚老将军完全不担心,淮阳道那么乱的局势,卫宸都能全身而退,如今回到京城,难道还有什么危险不成。

    眼下齐君病重,夏皇后便是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意伤卫宸。

    要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她若敢伤卫宸一根汗毛,楚家,林家,甚至是卢家……总之,京城一众权贵之家都要揭竿而起了。这时候,自然是要求和的。与其猜测夏皇后为难卫宸,倒不如说夏皇后拉拢卫宸。

    要知道若是卫宸真心帮齐天朔。他就是块烂泥,也能被贴上墙。

    卫宸身后,可是楚家,林家,卢家……还有一众明里暗里观望的权贵们。

    夏皇后便是再蠢,也不会在此时自毁长城的。

    二老正在说着,有人来报,说是卫宸回府了,而且是宫中内侍亲自驾车送回来的。

    楚家二老对视一眼。

    “我这个老婆子瞎操心了。还是你说的对,宸小子能从淮阳道平安脱身,断然没了进了京城反而出事的可能。我啊,就像暖玉说的,是关心则乱。”“怎么能说瞎操心呢,宸小子要是知道你这么惦记他,他不定多开心呢。那孩子虽说有爹有个祖母,可和没有一样,在他心中,我们便是他的亲人。好了,他平安回来了,你也能睡个安稳觉了。就让他们小两口,好好诉诉离愁吧。”

    楚老夫人笑着点头,还不忘挖苦楚老将军。

    “还离愁呢。你个老头子,人越老倒是越发的咬文嚼字了。”

    “……我们老两口,也该好好诉诉衷情了。”

    然后楚老将军便扯着楚老夫人进了内室。

    拢月轩。

    卫宸驻足在拢月轩外,抬头望着牌匾。

    拢月,拢月,自家这个便宜岳父胸中点墨不多,怕是当初起这个名字时,是绞尽了脑汁。才想出这么个文雅的名。

    拢月。那一轮明月,穷尽一生,哪怕为此颠簸流离,为此殚精竭虑,为此奔赴杀场,只要能将其拢在自己怀里,他也无怨无悔。

    卫宸不由得回想刚才在宫中,夏皇后的那番话。

    夏皇后有些狗急跳墙了……

    辅佐齐天朔继位?

    齐天朔当了皇帝,还能有他卫宸的好日子过。

    别说齐天朔本就不是个当皇帝的料,哪怕他是,可他曾经觊觎过暖玉。

    便休想他相助。

    不过这种事,说透了便没意思了。便让那夏皇后再高兴几天……

    此时,夏皇后怕是拉着齐天朔的手,诉说着如何给他寻了个左膀右臂呢。

    为了早些脱身,他也算中‘忍辱负重’了。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他的暖玉,他心中思念已然泛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