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关心

    秋长生那张薄薄的嘴唇,仿佛剧毒的响尾蛇,蛇信吞吐间,毒液四溅。

    墨允原本用爪子捂住脸,听到他喷出的恶毒言语,也忍不住放在爪子,一双金色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它不明白秋长生为什么要对柳夕这番话,完全没有理由啊。

    墨允对秋长生算不上了解,但好歹秋长生也是它目前最大的仇人。

    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一定是你的仇人。

    因此,墨允自认为对秋长生的性格有一定的发言权。

    在它眼里,秋长生是一个“目的主义者”。

    什么是“目的主义者”,简单的说就是只重视结果,对过程毫不在意。换一句话说,他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

    如此一个“目的主义者”,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其目的,每一句话也有他的用意,永远不会说废话,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在墨允眼里,柳夕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两人的性格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打个比方,柳夕是火的话,秋长生就是冰。

    虽然两个人都是一样的狡猾奸诈,一样的财迷,一样的无耻,一样的不要脸。但是,两个人本质上却是绝对的不同。

    与秋长生这样的“目的主义者”截然相反,柳夕做事更在乎过程,她享受过程。

    她可能为了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大动干戈,也可以为了无关紧要的人怒发冲冠。

    柳夕做事全凭心意,结果什么的……她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凭良心说,墨允更加喜欢柳夕的性格,也很愿意和她做朋友,成为生死之交也不是不可以。

    秋长生的话……如果可以选,墨允只会选择与他做陌生人,既不想成为他的朋友,也不想成为他的仇人。

    做朋友没有安全感,担心秋长生随时把他给卖了。做仇人更惨……看他现在的处境就知道了。

    不过,如果是合作做任务,秋长生绝对是一个最好的队友。有他在,你几乎都不用担心,因为该担心的他都已经想到了,你只需要听从安排就好。

    要是跟柳夕组队……呵呵哒。

    两人一猫谁都没有再开口,屋子里安静的只剩下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夕突然笑了起来:“所以你到末法世界之后,从来不与叶将军联系,也从来不回家,就是这样原因吗?”

    秋长生愣了一下,说道:“对这个世界来说,我们是外来者,只是暂时借了一个壳子罢了。我们迟早会离开,又何必与这个壳子的亲人产生联系?”

    柳夕不置可否,淡淡道:“是吗?”

    秋长生沉默。

    过了片刻,柳夕又开口道:“其实你是害怕吧?”

    秋长生挑了挑眉:“害怕?害怕什么?”

    柳夕看着他,嘴角微微弯了起来,表情看上去十分可恶,然后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心魔。”

    秋长生垂下眼帘,仿佛入定般静坐无语。

    秋夕嘴角的笑意荡开,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秋长生有心魔,这件事他瞒得过所有人,却瞒不过她。因为秋长生的师父和她是闺蜜,闺蜜之间讨论一下自家徒弟的糗事,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

    说起来秋长生的心魔也是很古怪,别人的亏心事啊之类导致的,他的心魔比较特殊,他没有“心”。

    这个“心”指的是感情,秋长生没有感情。

    他是一个淡漠的人,从小到大都无比淡漠,体会不到父母的感情,也体会不到兄弟姐妹的感情,更加体会不到荣辱、激情、谦虚、骄傲等等正面或者负面情绪。

    怎么说呢,柳夕觉得秋长生很像科幻小说里那些无比先进的机器人,被人事先设定好了程序,然后按照程序在运转。

    哪怕这样的机器人再完美,却永远没有感情。

    没有感情就没有杂念,也正是因为没有杂念,秋长生的修炼速度快的让人惊叹。一百来年的时间就结婴成功,成为了元婴期大能修士。

    放眼修道世界十几万年的历史,与历史上众多修道天才相比,秋长生的速度都能排进前十。

    但是,秋长生的师父却整日里忧心忡忡,自家的徒弟修炼的速度越快,以后的隐患就越大。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

    按理说修士讲究天人合一,没有感情和杂念是最好的。但那时看破红尘之后,而不是本身就感受不到红尘,着完全是两码事。

    现代网络社会兴起了“佛系”这个词,该词的含义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听上去很潇洒很洒脱,特别的自在,是不是很有徐志摩的风范?

    然而事实上真是这样吗?

    明明就是一个穷逼,却非要说自己是佛系人生,不在意金钱,骗谁呢?

    明明长得不好看,也要说自己是佛系人生,不在意容貌,骗谁呢?

    明明没本事整日受气,还非要说自己是佛系脾气,荣辱不惊,骗谁呢?

    关键是也没人信啊。

    秋长生就是这样一位“佛系”男子,不过他是真佛系。与其他的假冒伪劣产品不同,他是真的不在意,什么都不在意。

    无所畏惧者,终将被毁灭。

    秋长生的“佛系”,就是他最大的隐患,也是他的心魔。

    过了很久,秋长生突然开口说道:“我明天再来找你。”

    说完,也不等柳夕回应,他自己身影一闪,瞬间从屋子里消失。

    柳夕顿了一会儿,伸手打开茶几上的鸟笼子,把墨允从笼子里抓出来,撸着它柔软的毛,自言自语般说道:“我刚才说那个话,是不是过分了?”

    墨允抖了抖身上的毛,躲开了她的手,蹲在茶几上思考要不要回答。

    终究它还是用神念传音道:“本王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感情,总是喜欢没事找事,故意说一些话来伤害对方。明明是担心对方,但说出口的话却恨不得把对方的心窝子扎穿,莫名其妙。”

    柳夕不服气道:“我哪里关心那个贱人了?”

    墨允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懒得回答。

    柳夕怒了,抓着它的后颈皮提到面前,生气道:“说,必须给我说清楚,不然我把你装笼子里去。反正你在笼子里待习惯了,想必也不会介意。”

    墨允怂了,叹息道:“我不是说你担心,是说他担心你。”

    柳夕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墨允:“你说秋贱人担心我?担心我什么?”

    墨允用力一挣,从她手里挣脱,找了一个离她远一些的地方蹲了下来,这才道:“当然是担心你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同化,然后融入在其中不可自拔,以后再也离不开这个世界。”

    “我?”柳夕指着自己的鼻子,诧异道:“我融入这个世界?”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现在被这个世界的大道规则同化了吗?”

    墨允看了她一眼,无声的叹息。

    柳夕是当局者迷,它是旁观者清,所以柳夕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很深很深了。

    一个正常的修士,怎么可能不知道在陌生的世界,绝对不能过多的介入其中。否则就会被这个世界的大道同化,然后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一旦被同化,想要脱离这个世界,就千难万难了。

    正常的修士,到了异界应该像秋长生一样,尽量不与这个世界的人产生联系,独立于这个世界。如此一来,虽然还是会受到世界规则影响,但至少不那么严重,以后挣脱起来也容易。

    墨允也是如此,柳夕带它去南海之后,它几乎一直留在南海。在海洋中猎杀凶猛的海洋生物恢复实力,基本不上岸与人类接触。

    上次出现在龙虎山,也是被秋长生抓回去的,和这次一样。

    唯有柳夕,始终待在人类社会,而且越来越融入这个社会之中。不仅没有设法规避世界大道对她的同化,反而有意无意的自己融入其中。

    从事实上看,柳夕的玉石得来容易,实力恢复速度极快,已经超过了秋长生。但从长远来看,一因一果,皆有天定。柳夕现在得到了多少,将来必然会还出去多少。

    柳夕修道几百年的阅历,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却有意不去想,潜意识里安慰自己,反正多半回不去了,就留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不好。

    但实际上,无论秋长生还是墨允都能看得出来,真正让她融入这个世界的,就是这个世界有她的父母。

    她与这个世界的媒介,就是李明芳和柳民泽。

    每个修士都有心魔,柳夕也有,她的心魔就是从来没有体验过什么是亲情。

    她是被天道宗宗主捡回来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被人无条件的关爱和呵护是什么滋味。从小到大,她最羡慕的是师兄弟们总有父母寄来的包裹,总是在她面前念叨父母多么唠叨……

    那时候她的心魔就产生了:父母究竟是什么?被人关爱又是什么感觉?

    以至于这辈子遇到了李明芳和柳民泽,她就像搁岸许久的鱼儿被人放进了水池子里,活的无比满足和惬意,再也没有想过回到大江大海中去。

    秋长生看出来了,所以他想替柳夕斩断媒介。墨允也看出来了,所以它没有想过继续回到柳夕身边,它担心自己也会被同化。

    在墨允眼里,秋长生明明是关心柳夕,生怕她无法自拔才出口如刀,想要将柳夕斩醒。

    但是柳夕已经陷入太深,对于秋长生的刻薄的话语,本能的发动反击,反而将秋长生给逼走了。

    柳夕脸色沉了下来,默默的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联播,久久没有说话。

    秋长生……他是为了帮我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是担心他一个人无法完成修道世界的使命,破坏十二祖巫复活的计划吗?

    还是说……

    他不想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

    柳夕眼神复杂,思绪万千。

    理智上她知道秋长生和墨允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感情上……难道她要因此疏远李明芳和柳民泽吗?

    就因为她以后是要回修道世界的,所以不要与这个世界的父母过多牵绊?

    只是,她怎么做得到?

    柳夕想了很久,想不出一个所以然,突然用力的一拍茶几,将茶几上正在舔毛的墨允吓了一大跳。

    “真是杞人忧天,琢磨这些事情有什么用?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连破碎虚空都做不到,想那么远做什么?”

    柳夕狠狠的瞪了墨允一眼,说道:“我不管你和秋长生有什么想法,我有我自己的盘算。别人怎么想与我何干,我自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

    墨允弹了弹爪子,翻了个白眼道:“本王才懒得管你,你又不是母老虎,随你的便吧。本来就是秋长生舍不得你,看不惯你与这个世界渐渐融合,与本王何干?”

    柳夕脸色一红,怒道:“胡说八道,你哪里看出他舍不得我了?再敢胡说,信不信我今天就把你放锅里炖了?”

    说到这里,柳夕眼神一亮,喃喃道:“你现在也有四阶妖修的实力了,血肉充满了灵气,如果吃你了,境界最少提升两层吧?听师兄们说过,灵兽吃起来味道非常不错……”

    墨允听的毛骨悚然,惊恐的盯着柳夕,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够了,本王不说就是了,用不着吓唬本王。再说了,本王现在是一只猫,猫的肉是酸的,不好吃。”

    柳夕也就是想想,不可能真的把墨允炖了,随手提着它的后颈皮,说道:“走吧,看你也饿了,咱们下去找个餐馆吃一顿。”

    “放本王下来,本王可以自己走。”

    墨允一路叫嚷着,可惜被柳夕直接无视。

    这个“心”指的是感情,秋长生没有感情。

    他是一个淡漠的人,从小到大都无比淡漠,体会不到父母的感情,也体会不到兄弟姐妹的感情,更加体会不到荣辱、激情、谦虚、骄傲等等正面或者负面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