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风动琴动

四十、风动琴动

    平儿原本不愿意入座,言明站着伺候就是了,只是李纨硬拉着要她坐下,“你家主子没来,合该你享受着半日,再说了,谁不知道凤哥儿那边,咱们平儿可以当一半的家,谁不把你当做是主子看待?再说了,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品格,放在外头,比那一般的人家的姑娘都要强,赶紧就跟着我坐下,坐我边上就是了。”

    薛蟠也笑道,“今日可没有大小,大家伙随便坐就是,平儿姐姐你代表着凤姐姐来,原应该坐下。”

    于是平儿告了罪,就在李纨边上坐了下来,众人都是一人一座,面前有一张小方桌,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盒,打开一看,都是众人喜欢吃的东西,探春笑道,“这好吃的东西一拿出来,我就知道凤哥儿必然是心思花进去了,要我说,何须如此事事操劳?都是女孩子家自己个乐呵,倒是让风姐姐费心了,实在是过意不去。”

    “哪里的话儿,”平儿笑道,“虽然是自己家里头吃,姑娘的体面还是要顾忌的,说不得要认真预备着,再者说了,今日乃是林姑娘的好日子,晚间老太太都叫人特意预备着几道菜,要替林姑娘给大家伙庆祝呢。”

    “我今个可是福气大了,”黛玉笑道,显然她今日心情极好,娇容胜过了灼灼的碧桃花,“有人陪着我玩乐,老太太又给我庆生。”

    “你是老太太的心头肉,”李纨说道,“哪里就不能这样了?”

    众人坐定,丫鬟仆妇们上茶来,先是喝茶,用的是玉泉山的水,茶叶是碧螺春、凤尾萝、大红袍、雨前龙井、六安瓜片、老君眉等,都是各人爱吃的,其时天气极好,二月的天气,北国也不甚冷,阳光明媚,春光也好,阳光洒在众人身上,和花间树间,光晕散发,隐隐在庭院之中升腾起氤氲之气,众人的脸上都拂就了一层柔光,天气好,大家伙心情也好,自然众人都觉得此时此刻,乃是人世间得意之事了。

    薛蟠喝了口茶,瞥见迎春侧着头看墙边的修竹,湘云自己吃着茶,还挑拣着食盒里头的吃食,众人三三两两的说着话,如此喝着茶休息了一会,李纨看了看左右,对着宝玉笑道,“宝兄弟今个的会,可是你提议的,今个就由你来主持如何?”

    众人都说好,湘云却笑道,“二哥哥若是主持这个,只怕是后头就不肯作诗了。”

    “好妹妹,”宝玉笑道,“今日也不一定要作诗,能有别的再做也是好的。”

    “你何尝懂别的?”黛玉讽刺道,“难不成把桃花摘下来磨成胭脂给丫头们用吗?”

    众人都笑,宝玉也不生气,还十分的洋洋得意,“好妹妹,这自家做的胭脂,可是比外头的好太多了,你不懂得这个道理,我虽然素日里头胡闹,可姐妹们的这些脸上擦的,身上用的,我可是无一日不关心着。”

    “这话儿也就是这里说说罢了,”李纨忙道,“今个是你的主意,还是你来分派吧,我也和平儿一般,在这里喝茶看着你们玩乐就是。”

    众人都说,“很该如此,今日你乃是令官,凡都听着你指派罢了。”

    宝玉于是先喝了一口茶,“如此大家伙就自己个看着办吧,都预备好了就成。”宝玉对着黛玉说道,“妹妹乃是今日的寿星,合该先露一手。”

    黛玉也不谦让,她款款站了起来,对着薛蟠等人笑道,“今个要送蟠哥哥出京,我乃是深闺中人,其余的事儿帮不上忙,只有抚琴一曲,伴之佐茶,请勿烦我扰清听。”

    桃花树下已经摆好了一张琴案,雪雁将琴囊去了,取出里头的古琴,黛玉就坐在桃花树下,还未开始抚琴,惜春也站了起来,对着宝玉说道,“二哥哥,我这会子作画,倒是便宜,适才还想不到如何作画,今个林姐姐这么一坐,此时此景,实在是好看不过了。”

    于是到了一边,这里头早就备下了笔墨纸砚颜料等物,黛玉坐定,凝思片刻,如玉双手伸出,仙翁仙翁两下调试了一番,随即弹奏起来。

    众人只觉得耳边突然吹起了一阵轻柔的风,这风慢慢的吹着,带着一丝春天的暖意,但又有些寒冬的冷冽,这种冷冽让人不至于昏昏欲睡,倒是有些乍暖还寒冰河初融的样子,这种风从耳边吹过,吹进了人的心里,又好像是泉水流淌,叮咚作响,又好像是花瓣飞舞,无风起舞,却带着一种奇异的声音。

    薛蟠闭上眼慢慢想着琴声之中的意思,琴声一时间又稍微高亢了些,似乎有些像飞起的云雀,一下子钻入了云中,又突然飞了下来,停在庭院之中,他睁开眼看着弹琴的待遇,淡淡的微风还是起来了,桃花慢慢的被风扰乱着,花瓣慢慢的掉落下来,随风飞舞,黛玉神色安然,衣襟有些被风吹动了,薛蟠还未听够的时候,她已经停下了弹奏,将手轻轻的按在琴上,湘云在边上叹服,“梅花一弄戏风高,薄袄轻罗自在飘。半点含羞遮绿叶,三分暗喜映红袍。林姐姐这梅花三弄,只是弹了第一弄,就已经是如此惊采绝艳,三日可不食肉了!”

    如此桃花飞舞,黛玉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我不过是初学咋会,难登大雅之堂,云丫头惯会打趣。”

    “哪里是我打趣?”湘云看了一眼薛蟠,“薛家大哥哥都已经听得耳朵都竖起来,眼睛发直了呢!”

    黛玉转过头来看着薛蟠,薛蟠点点头,承认了湘云的话儿,“听到此琴,我倒是想起了昔日的一桩趣事来,这到底是风动云动花动还是琴动?”

    探春笑道,“薛家哥哥欲做六祖之言吗?”

    慧能去广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师讲《涅盘经》,有幡被风吹动,因有二僧辩论风幡,一个说风动,一个说幡动,争论不已。慧能便插口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你们的心动!大家听了很为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