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大宋将门 > 第1126章 全部罢黜

第1126章 全部罢黜

    众位相公,加上几个军方的议政卿,把王府的客厅坐得满满的。

    大家都沉着脸,等待着王宁安的驾临。哪知道王宁安并没有出现,来的人是陈顺之,他没有废话,直接说道:“王爷有请慕容将军。”

    这话一出口,慕容轻尘立刻站起,脸上露出了喜色。

    看起来王爷还是支持军方的,竟然第一个见自己,不管如何,哪怕被王爷骂一顿也无所谓了,反正不能寒了袍泽的心!他迈着大步,毅然来到了后面的花园,王宁安果然坐在凉亭里,面前什么也没有。

    见慕容轻尘过来,他指了指对面的座位,慕容立刻坐下。

    “王爷!”

    他刚要说话,王宁安微微一笑,“慕容,你在军中多年,也打了那么多胜仗,开疆拓土,功劳不小,一个辅国公是你应得的。”

    “啊!”

    慕容一愣,这时候提什么封赏啊?

    他脑袋转不过来,王宁安又摇了摇头。

    “唉,当初让你们进入议政会议,果然是个错误!”

    慕容再迟钝,也明白了王宁安的意思,这是明升暗降啊!那么大的将军,居然身形晃了晃,勉强稳住,他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道:“莫非连王爷也要斥退我们?”

    王宁安没有否认。

    慕容简直要气炸了,这算什么?把他们当成了玩具吗?用过即丢?真是想不到啊,连秦王也是如此薄情!

    心死的感觉,莫过如此!

    不问问缘由,甚至不听解释,连责骂教训都没有……直接就斥退,王爷啊王爷,难不成你也变了,变得和那些文官一样,被舆论给绑架了?

    什么狗屁辅国公,老子不稀罕!

    “王爷!”

    慕容轻尘凄然一笑,“当年末将能崭露头角,全靠王爷提携,如今王爷要斥退慕容,当然没有话说……只是恳请王爷,能给大宋的武人留一丝颜面,不要寒了将士的心!我愿意辞去一切官职,节省下来的俸禄,去填补亏空,我一文钱不要!”

    他仿佛一个受伤的野兽一般,充满了愤怒地咆哮,甚至是在质问和咆哮。

    王宁安微微叹口气,缓缓起身。

    “慕容,本王还有些事情,你先坐一会儿,冷静一下。”

    说完,王宁安转身离开。

    慕容轻尘更傻了,眼睛都直了!冷静什么?

    怎么?连多说两句都不愿意,秦王啊,你好无情!

    他简直抓狂了,猛地转身,去追王宁安,结果却发现大苏抱着一只熊猫,从旁边跑了过来,一见到大苏,慕容喘息如牛,眼红似火,切齿道:“苏子瞻!”

    苏轼同样不高兴,暗想道:“奶奶的,就没有你那么笨的!都说我白目,我看你们更白目,简直白里透红了!”

    苏轼抢先,一把抓住慕容轻尘,把他按在了石墩上。

    “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我姐夫无情无义,觉得他抛弃了你们?”

    “难道不是吗?”慕容气咻咻道。

    “你个傻瓜啊!真傻,傻透了!”

    苏轼一屁股坐在慕容的对面,面对这位,他也找到了智商的优越感,居然大模大样,教训起来。

    “我问你,这次的事情,应该谁负责?”

    “谁?当然是议政会议,当然是户部!”慕容一口咬定。

    苏轼连连摇头,“你怎么不觉得银行有问题?”

    “有……有什么问题?”

    慕容轻尘脑袋转不过来,“子瞻,那个账本你也看过了,银行的确是损失了很大,他们做生意,将本求利……难,难不成账本有假?”

    苏轼摆手,“账本当然不是假的,都什么时候了,谁敢拿假账本骗人,现在的问题是账不能这么算!”

    “那要怎么算?”慕容反问道。

    苏轼哼了一声,立刻讲出了一番道理……大宋的各家银行,都得到了朝廷的支持和补贴,很多银行还有朝廷的股份。

    这些支持可不是一句空话。

    去每一个城市看看,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全都是银行的网点,那些地值不值钱?银行拿地,可都是用最优惠的价钱,甚至不花钱!

    还有,朝廷的财赋存在银行里,那么多钱给他们经营生利息,该怎么算?

    这么多年,不计成本,培养人才,没有朝廷的支持,银行业根本没有今天的兴旺发达!

    好嘛!

    要支持,要好处的时候,理直气壮。

    现在出现了亏空,你们跟朝廷讲亏损,讲利益,做人不能太无耻啊!

    银行业和实业不一样,本质上并不创造财富……结果倒好,不创造财富的,仅仅凭着手里的钱,不断钱生钱,辛辛苦苦做实业,好不容易赚点,结果还要被银行盘剥?这算什么道理?

    尤其可气,这帮人还想靠着手里的钱,腐蚀大宋的官僚系统,永远保护他们的财富……做梦去吧!

    大苏提起这些,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你瞧着吧,这一次我姐夫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生生世世都忘不了的教训!”

    慕容听得挺过瘾,他这才恍然大悟,看起来银行的那帮人,的确是装出来的傻白甜,他们捞到的好处一点都不少,甚至可以说,是最肥的肉!

    糊涂,真是糊涂!

    “子瞻兄,你怎么才和我说这些!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也不会犯傻了!”他埋怨苏轼,苏轼更加委屈,奶奶的,我之前要是明白,用得着被姐夫鄙视吗?

    “慕容,总而言之,我姐夫是要对这些银行下手了,这次整顿金融,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力道之大,超出所有人的想象!而且将士们的待遇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姐夫一定能权衡好的。”

    说到这里,慕容的老脸彻底红了。

    “我,我真是搞不懂朝堂的这些事情……我,我去给王爷道歉!”

    他羞愧难当,起身要走,苏轼一把抓住了他。

    “行了吧,你啊,和我一样,都是个直肠子,没法和人家耍心眼的……所以啊,还是陪着我吃烧鸭子,等风平浪静了再说!”

    慕容惭愧郁闷,往日的傲气也都消失了,他乖乖听了苏轼的话,静等结果吧!

    ……

    “正好你们都来了,议政会议要整顿,不能再乱哄哄的!”

    王宁安一露面就开门见山,诸位相公不由得为之一振。

    章更是兴奋地涨红了脸,好啊,真是太好了!

    议政会议从设立那一天,就打着民意的旗号,给政事堂添了不少乱子,大家伙都绊手绊脚,狼狈不堪,这回能彻底改革议政会议,真是顺天应人,太及时了!

    改革两个字容易,可要怎么做,那就难了。

    王宁安是驾轻就熟。

    他首先宣布,鉴于军方议政卿表现有失水准,未能肩负起议政辅国的职责,所以,30名军方议政卿暂停职权,要求各自回归军中,深刻反省,等待重新选拔合适人员。

    这道命令下去,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太好了!王宁安也认输了!”

    杨时,还有几个理学议政卿,聚集在周敦实的府邸,听到消息,大喜过望,甚至弹冠相庆。

    倒是周敦实,毕竟年纪大了,见得也多了,他没有那么乐观。

    “你们不觉得王宁安让得太多,太快了?”

    “的确!”

    杨时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不管怎么说,王宁安是指着军方的支持,才有如今的地位。纵然军方议政卿有什么不对,也不该下重手严惩啊?

    更何况堂堂秦王,怎么承受压力的本事这么差?

    纵观王宁安的一生,多少次他都和政事堂站在对立面,面对士林疯狂攻击,也没有低头。怎么老了老了,反而没用了?

    他们可是准备了十八般武艺,要好好利用这次的事情,大做文章!

    现在倒好,文章刚破题,那边就给你个满分。让杨时有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感觉,有点闪腰啊!

    接下来要怎么办?

    是继续乘胜追击,还是见好就收?

    王宁安是什么心思?

    他老了?虎老了不咬人?

    还是他厌弃军方的这些人,只不过是借着这次机会,顺水推舟?

    想不明白,就是想不明白。

    理学这边举棋不定,反而不知道怎么下手了但是,军中却炸锅了!

    一口气罢黜30个议政卿,大家伙谁能甘心?

    好多人都去找慕容轻尘,你是大家伙的领头人,你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现在连你都被罢黜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要个解释!

    面对愤怒的众人,慕容同样不好过。

    从这帮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样受不得委屈,一样直来直去,没有脑子……难怪会被文人欺负,真是自己找的!

    “蠢材,这么大的事情,王爷心里能没数吗?我们有多少是王爷一手提拔起来的?遇到了事情,要相信王爷,要等着朝廷的处置……还没怎么样呢?就上蹿下跳,一点沉稳劲儿都没有?你们这个德行,怎么领兵打仗?简直丢人现眼!”

    这一顿臭骂,把人都给骂走了。

    但是军中却是暗流涌动,包括几处禁军的军营都充满了议论,年轻军官们,尤其不满,他们觉得再一次被朝廷出卖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须起来,捍卫军方的利益!

    不能再忍了!

    就在他们即将要行动的时候,突然又有一道朝廷的政令下来,鉴于清退军方议政卿之后,议政会议缺额达到了3成,需要重新选拔,所以,政事堂要求,解散这一届议政会议。

    换句话说,大家伙全都被罢黜了!包括理学门人在内,谁也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