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弥罗天帝 > 第五百六十七章可愿做我神霄宫主?

第五百六十七章可愿做我神霄宫主?

    天兵大军,那是李玄的期盼,也是他的谋划!

    让他踏入上界,再重新从最底层爬起,他受不了!而唯一能让他一旦飞升上界,就有不小的势力的方法,只有他的天兵大军!

    就算是他成就真仙后,不飞升,熬成地仙,再飞升上界,那地仙,在上界之中,也只是底层而已。

    上界之中,唯有从天仙开始,才能算是一号人物,不再是底层,可以占据一方地域,甚至建立一所小型仙城。

    璀璨的金光大字,闪耀在太易仙门的山峰之上,天机盛会还未开始,李玄就出尽了风头。

    木长老沉默,他不敢再开口,众多的修士,也沉浸在天兵咒的玄妙之中。一时间,这广场之上,竟然有种诡异的安静。

    李玄微笑着,这些人,将会让天兵咒,流传到五域大地之中。

    “咚!咚!咚!”有仙钟之音一百零八响,但见太易仙山的主峰之上,有万道霞光冲天起,有福云飘荡,灵鹤飞舞。

    伴随仙钟之音,一群修士,踏云而来。

    他们凌空,是顶级宗门的宗主,掌教,或是太上长老等。

    来至这方上空,为首一人,见那金光大字,冷哼一声,伸手一挥,便有灵光绽放,将那金光大字,击成粉碎。

    李玄眼睛一眯,反而一笑,端坐青莲之上,沉默不语。

    这些人,李玄认识绝大部分,都是顶级宗门的掌权者,曾在仙宫处见过。

    甚至,他们曾承过李玄的恩情,被他用金光救过,不然,他们全都要被黑蠹吞噬。

    “呵呵!”李玄冷笑,他不信,这些人,看不出天兵咒对于黑蠹的克制来,李玄觉得,那出手之人,是刻意为之。

    或许,他们不想让这种克制黑蠹的咒法,流传太广,若是只有他们有限的宗门掌握,那么一旦黑蠹爆发,而被他们平定,他们可以占据更为广大的疆域,搜刮更多的修行资源!

    但,这跟李玄的谋划相反,他不会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众人在第一圈的金色座椅上坐下,然后,便有太易仙门的女弟子鱼贯而出,捧着仙酿,灵果,奉侍众人。

    李玄目光横扫,看到某一处时,眼光一闪,冷笑数声。

    那是白骨魔宗的座椅,但是坐在座椅上的,却是一个少年。

    这少年,不是他那儿子姜华,又是何人?

    只是,帝姬未曾亲至,但是白骨魔宗的太上长老,却是来了三个。

    这三个,都是渡劫后期修为,一身战力无双,加上又有帝姬赐下的一些手段,便是真仙出手,他们也能逃脱。

    姜华感应到目光,他扭头看来,便跟李玄的目光相遇。

    李玄的目光中,极为冷淡,看不出丝毫感情,但是姜华却一下认出,那人正是他那生父。

    顿时间,他的目光复杂,体内的弑神枪在颤动,他想要相认,问他为何会这般绝情。

    但,他又不想跟李玄相认,因为他对他满是怨恨。

    因为他,自己的气运受损,因为他,自己的道基不圆满。

    姜华跟李玄之间的事,不是什么秘密,顶级大宗,都知晓这事。毕竟,当初帝姬以堂堂天仙之尊,跟一个元婴修士在一起,这件事,震惊了太多人的眼球!

    而后,李玄出走,在中域开创基业,他们也都暗中派人查访过。

    见到李玄在此,很多人,眼中都满是笑意,因为,这将是一场好戏。

    烂陀寺来人,乃是一位太上长老,掌教方丈,曾在李玄的手中无功而返,这让他无颜面对其他人。

    他是一个干巴巴的老和尚,见到李玄身后的韩震后,却是微笑走来。

    “我佛慈悲!”老和尚唱一声佛号,他对李玄合十道:“李施主,老衲乃是烂陀寺前任首座,如今隐居寺中,今日来此盛会,不想却是见到施主。”

    “无量天尊!”李玄亦是唱一声道号,他对老和尚行礼,回道:“不知尊下,有何见教?”

    老和尚笑道:“之前之事,你与我烂陀寺的镇宗佛器已然沟通,解开误会,自然,我烂陀寺之人,不会再以此事,与你纠缠。之前,我观那天兵咒法,颇为精深,施主既然广传天下,何不与我佛门一份真传?”

    “哦?”李玄倒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其来竟然,是为此事。此事,他怎会不答应?他取出一枚玉简,将全部的天兵咒烙印其中,然后递给老和尚。

    老和尚接过,神识一扫,辨认真伪后,对李玄笑道:“施主大恩,我烂陀寺没齿难忘!韩施主于我寺弟子结亲,也算是我烂陀寺一员,日后有闲暇,还请韩施主来我寺一游。”

    他后边的话,却是对着韩震所说,韩震点点头,没有多言,到时去不去,还需李玄发话。

    “也好,既然贵寺有此善意,那我玄门自是不会否决,这样,此间事了,震儿你便走一趟吧。”李玄亦是点头,将此事定了下来。

    老和尚见目的达到,便欣喜告辞。

    他一走,又是一人前来。

    此人,李玄并不陌生,乃是神霄仙宫的宫主,他走来,对李玄态度温和。

    “当初,你与我徒儿多有好感,可惜造化弄人,自此分离。如今,你已脱离白骨魔宗,自立门户,若是愿意,可入我神霄仙宫。我可与你真传之位,甚至,给你一次竞争宫主之位的机会。”

    他的话,不可谓不惊人!顶级宗门中,掌教的继承,太过严苛!需是掌教弟子,又为宗门做出巨大贡献,再者,计谋,修为,天资,皆是顶级之选,如此方可有机会争一争那尊位。

    而李玄,算是叛出白骨魔宗,虽然白骨魔宗没有追杀,但是众人都知晓其中关节。神霄仙宫若是真将李玄收入门中,还许他真传之位,甚至可争掌教尊位,那可是古今未闻!

    李玄也被他的话吓道,但是他没有答应,因为他是玄门教主,不可能再拜入任何的宗门!

    李玄取出玉简,将天兵咒烙印,递给他道:“多谢厚爱,但我已寻到自己的道,此生便是玄门人,不会再有他想。”

    神霄仙宫宫主,接过玉简,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神霄仙宫之后,又有数家宗门而来,他们跟李玄没有过过节,自然一番善意之下,皆得到天兵咒离去。

    虽然他们有的是机会能够得到咒法,但是他们更愿意从李玄的手中亲自得到。因为这样来的咒法,更加的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