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布衣锦华 > 第一七六七章 刽子手

第一七六七章 刽子手

    华锦拿着刀片切开她们的手指,拿着泉水靠近三个人的伤口,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个的伤口里面也爬出了黑色的虫子,不过非常的小,也不是非常强壮,被华锦收在了同一个瓶子里,那只大的就把三只小的全都吞下,很彪悍的样子。

    “果然如此!”华锦垂着眼睑,说道。

    三个人已经吓得跪下了“郡主,奴婢们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奴婢没有做什么,没有背叛郡主,郡主……”

    华锦挥挥手,护卫拉着三个人退下,至于最开始那个女孩,已经跪在地上打哆嗦,连和那几个人一样的求饶都不敢。

    “不用本郡说,你应该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吧?”华锦看着小姑娘的眼神里面有一丝怜悯,可是之后却还是一片的清冷。

    小姑娘哭着点头,她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即使她也不是故意的,而是被这蛊虫所支配,但是做了就是做了,华锦看着她还有那三个被拉下去的婢女“人若是多点谨慎与智慧,便不会被人利用,红苕,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最大的错误,是给了别人算计你的机会,而其他人没有,还有你们三个也是!”

    “现在回答本郡的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你们之中有多少人接触到了外人,被许诺了好处,这好处不仅仅是金银,还有可能,是人?”华锦问所有的婢女。

    在她问出口之后没有多久,就看到好些婢女一脸的惊讶,显然没想到自家郡主居然连这个都是知道的,一起举手,实际上,通州这个地方基本都是一些度假的庄子,再就是一些农庄,基本没有什么富贵人家。

    要不是码头在这里,能多热闹一点,便是个村里也没有什么区别的,后来华锦把女子会所建在了这里,不说平时就都是富贵的女子往来了,她们这些生活在女子会所里面的女孩子,外面的人看着都十分的金贵。

    有假日的时候她们一起出来玩,相貌打扮都是好的,自然引得不少艳羡,也有那附近的人家看着她们这样,动了心思是看看能不能娶进门的,都是年纪恰好的女孩子,毕竟不是所有女子都如常子衿这般的年纪轻轻已经是足够经历,便不再看上什么男女之情,只是一味想着自己强大而已。

    这些婢女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但是华锦也承诺过,到一定的年纪她们是可以成亲的,因为她们属于技术工种,成亲了也可以继续做的,之前女子会所里面也不是没有成亲的女子,只是还是少数,但是有了先例,这些个女孩子也是有心思的,有了心思,她们又是不差钱的,能诱惑她们的,便成了另外的事情了。

    看着那么多婢女都举手表示自己遇到了,丹桂和秋浓的脸色也是变了,看着红苕和剩下那三个,在华锦耳边说道“郡主,除了红苕,她们三个都曾经与我们说过,想成亲的事情!”

    那时候秋浓和丹桂还觉得这还没有到春天呢,怎么这么多人想成亲呢,但是也不是什么坏事,便没有放在心上,只说了会告诉郡主,让郡主做主。

    现在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两人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称职,所以才让人有可趁之机,华锦也是看到这三个婢女的打扮看出来的,单身的女子身上又怎么会有明显的属于男子的东西呢。

    “来人,将她们三个的男人都抓来,如果人跑了,就去报官!”华锦命令道。

    三个婢女总算在华锦说完之后反应过来,她们是被男人骗了,再抬头看着自家郡主的时候,却发现她看着她们的眼眸里面是深深的怜悯,纷纷跪下来“郡主,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

    “本郡记得当初在培训的时候就教过你们看人,可惜,你只学会了在这女子会所里用,却不知在生活中也一样要用,这个世道,生而为女子,已经注定了为弱者,若是自己不聪明一点,又该怎么过好呢?”华锦叹息一声“你们做错了事情,本郡不可能饶过你们,只是到底你们不曾铸成大错,今日起,调离女子会所,暂时安排到苏州老宅做杂物吧!”

    虽然的确是不够谨慎,三个人因为年纪更大,抵抗力也更强大,对华锦的忠诚度更高,所以那蛊虫没有发挥作用,可是这样的事情,华锦不能不罚,至于那个红苕,华锦看着她“红苕叛主,虽非故意,却是自己不谨慎所致!”

    华锦闭了闭眼,叹息“处死,立即执行!”

    从头到尾,这小姑娘一句话也不曾说过,没有为自己辩解,即使在华锦宣布了她最后的结果之后,她也只是深深的跪下来给华锦磕头“奴婢多谢郡主!”

    “郡主!”丹桂和秋浓不忍心的看着女孩,这个小姑娘当初是她们救下来的,从奄奄一息到现在好好的,明明是个安静老实做事的丫头,以前更是经常说着自己多么感激郡主的话,现在却被自己最感激和崇拜的人宣告了罪名,怎么不心疼。

    茉莉和海棠拉着两人一把,不让她们再说什么,果然华锦也像没有听到一样的,只是看着红苕“去吧!”

    此时的华锦说不出多么好听的话,在她亲自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既然她是刽子手,何必又装作多么仁慈的模样?

    小姑娘听着华锦这么说,扬起笑容,没有了哆嗦,也许好多次她努力挣扎着和那些蛊虫作对的时候,却还是被控制着做出伤害主人的事情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死了,只是那时候连死都不能,现在却可以谢罪了。

    失去了蛊虫的控制,她还是那个在骨子里就尊华锦为主的,便是华锦要她的命,也毫不犹豫。

    “今日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本郡希望不要有下一次,你们接受的所有培训都不仅仅是用在女子会所里面,出门在外,更要谨慎,知道了吗?”华锦又和剩下的婢女说道。

    “是!”所有人一起行礼答应。

    华锦点头,又看着那三个被贬的婢女“带她们三个下去,那三个男人的结果告诉她们再送她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