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逐风

    昊不相信,也不死心,他会一直爱下去,直到再也不能想起任何人,直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直到花谢后永远不再开,直到太阳下沉永坠星河,直到自己都化成了灰,直到连最后一丝形迹都没有了。

    吱哑一声,门开了,他知道哥哥会过来的,所以只是把门虚掩着,却未曾真正上锁。见风在画东西,昊安静地在一旁坐下,一直以来他都很欣赏弟弟的画,总是让人觉得比知名画家画得还要好。

    本来,风是想考美术学院的,可是爸妈说那没有什么前途,所以他的艺术梦也就只能是个梦了,不过风从未放弃过,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拿起画笔,尤其是在最快乐或是最不快乐的时候。

    在那时候他画画很专注,倾尽了所有的情感,把自己投入进去直到只是在画画,任何其它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风没有停下,继续描山画水,他也就像是那一抹淡淡的山轻灵的水,看似很近却又很遥远,看似很出尘却又了却不了尘缘,看似很安闲却又不知道内心到底有几个世界,看似很不与人亲近其实比谁都具有亲和力比谁都更容易接触。

    “我还记得,这个是日月山的青云栈道,很想念那个地方,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去游玩一番。”昊说道。

    风也同意他的看法,毕竟自己的感情也是从那里开始的,青云栈道上两人差点就吻上了,当然那只是她的脚受伤了,一不小心才摔倒在自己怀里的,可是就是那次,他第一次有想把女孩子拥在怀里的感觉,第一次会一想到她就会不自然地笑一笑,心里头的笑脸上可以不表现出来。

    继而是太平山月夜相拥,那一夜,他们只是相偎而眠,别的什么也没有,其实他一直都没有睡,一直在看着她睡觉的样子,别样的甜美,别样的安静,使自己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要那样就足够了,心里面很幸福。

    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相逢,一次又一次地沦陷,越陷越深,再也走不出来了,那样的爱是自己愿深陷的沼泽,真的好无奈,可是无悔。

    “怎么样,没有走样吧?其实这幅画在我还没有去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点模糊的影子了,不过去了之后那影子便逐渐清晰起来。”

    风放下笔,留下一大段空白,不过空白得很有意境,似乎藏了无数话语。昊问道:“你也想她是不是,你说,为什么我们喜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连喜欢的人也是一样的。”

    风很温婉地笑道:“想是想,可是我知道哥哥爱她比我更深,哥哥比我更需要她,哥,我不会介入到你们之中去的,我会试着把她给忘了,然后再去接受另外一个人,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是好兄弟好朋友真知己。”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挂着笑的,看上去很自然,是啊,内心里他也在笑,笑自己为什么也喜欢她,没有理由,喜欢就是喜欢,再去接受另外一个人,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茫茫人海,相逢是缘,于千万人之中选中了她,现在却又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可真是件难人的事。可是再怎么样,自己也不能和哥哥抢东西,绝对不能,青离和哥哥才是最合适的,自己呢?

    “哥,我见到青离了,可是她说现在不想见到你,其实她是喜欢你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不能和你在一起,希望哥哥能够体谅她,你去和她聊聊吧,不然的话她会一直逃避下去,这样你也不好她也不爽。

    你们之间一定有些误会,千山向我说了,青离和他只是在演戏,你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的,是青离故意作出来的。

    哥,你去见见她吧,我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因为我很清楚哥哥的为人,哥哥是不会轻易地喜欢上一个女孩子的,一旦喜欢上了便会一直喜欢下去。

    她现在住在墨香街36号,你可以到那儿去找她的,哥,我支持你!”

    昊和他击掌,笑道:“谢了,我会的,她心中有阴影,我会让她的心空烟消云散一片湛蓝,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风也笑了笑,道:“哥,加油哦!”

    说罢,昊也拿起画笔,另画一张,是晃月桥上三人同行的那个画面,风看着心里很有感触,哥哥把那一幕描得如此传神,竟似是回到了从前的时光一般。

    欣赏的同时,也有些许的失落,为何两个人要同时喜欢一个人,总得有一个退出,那就让自己来做那个退出的人吧,成全哥哥和青离,他们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因为他们都是自己不想最爱和最不想伤害的人,风一直以来是这么想的,当然也会这么做。

    次日,昊又被光灿给闹到家里去了,他不去又不好,少不得要给妈妈和金一飞一个面子,现在还不能让两家因为此事而对立起来。

    光灿却是一脸的笑意,昊是她的,她不会让任何人夺走,这不仅仅是因为爱,更是因为一种征服的喜悦。

    是啊,自己怎么能被青离那样一个野丫头给比下去了呢,被她给比下去,那自己宁愿去死,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听见妈妈叫他,风便走到院里,子美说道:好啊,我说昊怎么不知道放弃呢,原来都是你在背地里挑唆他,让她和那个叫青什么的在一起,这样你就可以顺顺利利地爬上龙腾的最高位置了,是吗?

    我告诉你,不要想得太天真了,我是不会同意把龙腾的继承权交到你手上的,知道为什么吗?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反正这件事你也是迟早会知道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也根本跟咱们上官家沾不上一点关系,要不是老阳他念着些旧情,恐怕你早就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你给我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能养你这么些年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