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九章 君子当弘毅(四)

第**九章 君子当弘毅(四)

    似乎是所有人期盼已久的天子诏书,终于到了平阳。

    汉代皇帝命令,分为四品:一曰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敕。第一等的策书只针对诸侯王,或者是三公以上的级别的人物,而对于斐潜这个职位封赏,其实严格来说是制书,或称制文、制诏。

    平阳城上城下,旌旗舒展。

    斐潜站在香案之前,等待着天子使节的来临,脸上无悲无喜,微微低垂着眼睑,看不出来到底心中在想些什么。

    在斐潜的身后,则是站着赵云,因为这一次的讨伐阴山,斐潜没有因为赵云是黑山的人就没有写他的功勋,因此圣旨当中也有对于赵云的封赏,所以他自然也是要来。

    而在香案的后面,则是泾渭分明的两拨人,一拨是枣祗、杜远、荀谌三人和黄旭等十几斐潜亲卫,还有一些平阳的低级官吏;而在另外一边则自然是以杨彪为首的人员,刚刚赶到的这里的河东太守王邑则是和杨彪等人站在了一起,相互之间递送着眼神。

    而在这些官员身后,不知道是谁放出的消息,似乎整个平阳城,甚至是连守山学之内的学子都赶来了,将道路两侧都乌泱泱的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城头之上“咚咚咚”的响起了鼓声,表示吉时已至,伴随着鼓声响起,远处一顶代表天子的华盖车在骑兵的护卫之下缓缓而来……

    斐潜带头拜下,顿时城上城下跪倒一片。

    鼓声渐歇,华盖车渐渐的临近了,骑兵下马也是拜倒在两侧,作为天子代表的庞舒站在华盖车上,将制诏一展,高声诵道: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昔胡蛮兵兴,鲸吞蚕食,割据并北,糜烂生民,朕心忧为甚,辗转反侧,时常扼腕。今有护匈中郎斐,兵起平阳,北征贼蛮,扫除祸乱,克复阴山,靖平北地。赖天地之恩蒙,得将士之忠勇,卧雪眠霜,栉风沐雨,血战黄沙,终成大功。开疆复土,功臣兵将,赏赐等第,参酌得宜,论功高下,定尔爵赏,乃昭告天下:

    今封护匈中郎斐为光禄勋,进关内侯,食禄二千石,特许返京侍于阶前;

    封护匈中郎校尉马为平虏校尉,食禄千石,任平阳县尉;

    封护匈中郎校尉徐为破贼校尉,食禄八百,任安邑县尉;

    封护匈中郎校尉张为灭贼校尉,食禄八百;

    封护匈中郎都尉赵为建武都尉,食禄六百;

    望尔等再立新功,至再至三,自当不吝爵赏。

    布告尔众,咸使闻知。

    钦此。”

    庞舒将制诏念完了,便将这封制诏一合,然后下了华盖车,来到了斐潜面前,端着制诏,看着斐潜。

    斐潜跪拜在地,却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众人目光睽睽,都是紧紧的盯在了斐潜身上,一时间空气凝重起来。

    杨彪斜斜的瞄了一眼皇甫嵩,皇甫嵩会意的点点头,便扬声说道:“中郎,哦,斐侯还不领旨谢恩?!”

    随着皇甫嵩的声音,城下拥挤的人群当中忽然有些骚动,嘁嘁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杨彪带来的亲卫静悄悄的往前了几步,站在了杨彪身后,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有任何的变动,便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将杨彪护住后撤……

    城上城下,一些不明就里的兵卒和百姓,则是都傻愣愣的看着,似乎觉得即将有些什么不对劲的要发生了。

    斐潜忽然有所动作,向着代表天子的庞舒大礼参拜,然后说道:“此等旨意……臣,自然……遵旨……”

    皇甫嵩看着斐潜的动作,听了个开头,原本以为斐潜要抗旨,正当抬起手,并手而指,准备要大喝一声“大胆斐潜,竟然抗旨”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面的是“遵旨”两个字,顿时连忙闭嘴,将已经即将喷涌而出的气息又给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呛得立刻咳嗽起来,脸都涨得通红……

    庞舒闻言也松了一口气,连忙将手中的制诏交给了斐潜,就像是扔出去一块烫手的石头一般。

    行了,大功成矣!

    杨彪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中略定。

    不是情不得已,杨彪也不想动兵枪,能够顺顺利利的从斐潜这里接受一切,总好过血光崩现吧?

    似乎已经成为了定局,斐潜身后的枣祗和荀谌等人,也都垂下了脑袋,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叹息……

    就在此时,斐潜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将手中的诏书高高的举起,然后几步登上了庞舒的华盖车,往四周环视一圈,朗声说道:“近日杨公于学之上,曾论君子之道,某深以为然,拜读大作,揣摩良久,偶有心得,愿与诸君共享……”

    以黄旭为首的亲卫,齐齐踏前几步占到了车前。

    杨彪闻言忽然挑了挑眉毛,心中腾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但是还没有等他想出什么办法,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就听闻斐潜如同金玉敲击之声,在平阳城头之下响起:

    “君子当弘毅,不可负天地!”

    “今临朝李郭等贼,性非和顺,名实寒低。虺蜴为心,豺狼成性,祸乱三辅,秽毁天理!往昔董贼爪牙,今日胁迫汉帝!屠戮百姓,残害忠良,包藏祸心,窥窃神器!朝堂百官,肝胆涂地,大汉司徒,血溅丹陛!此等禽兽之辈,神人之所共厌,天地之所同弃!”

    “君子当弘毅,不可负汉朝!”

    “杨公四世三公,险遇贼子之刀!堂堂皇甫将军,难敌众贼之矛!想我大汉君臣,日夜备受煎熬!而今斐某不才,靖克阴山,蒙承天恩,自当报效!人马起程,金鼓为号!兵发京兆,清除邪逆,还我大汉坦荡王朝!”

    “君子当弘毅,不可负仁德!”

    “公等或居汉地,或乘华车,或来于北地,或生于洛河,皆言汉言,皆食汉禾!杨公之言,声犹在耳,岂忘忠心,安负仁德!手中青锋犹在,七尺男儿何恻!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摄!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吒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克!以此图功,何功不得!”

    “君子当弘毅!不可负天地!既为君子,自当举长戟,踏路崎,匡社稷,扶正义!诸君且试看天地,仍有万古长存君子气!”

    斐潜声声断喝,黄旭等亲卫字字鸣雷,犹如霹雳一般,震得当场众人从头到脚,几乎是根根寒毛耸立,不由得随着斐潜的言语心神激荡,当斐潜最后一句话落下,许多人竟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不由自主的高声喊了出来:

    “君子当弘毅!当弘毅!”

    “君子当弘毅!不可负汉朝!不可负仁德!不可负天地!”

    在这样群情激奋的嘶吼声中,杨彪等人脸上血色尽褪,只剩下一片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