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好!很好!”

    项杰捂着胸口,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

    脸上原本的冷傲与淡然,此刻已经变成了切齿的愤怒和怨毒之色,咬着牙道:“小子,我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对人动手了,今日,别怪我心狠手辣,以大欺小!”

    “砰!”

    话刚说完,眼前人影一闪,颜雨辰再次一脚把他给踹飞了出去,然后一脸鄙夷地:“装逼犯!要打就打,哪有那么多废话!”

    项杰重重地摔在了琴行门口,挣扎了几下,竟然没能爬起来。

    “卧槽!这小子莫不是疯了?连杰哥都敢打?”

    “完了,这下阿杰恐怕连杀人的心都有了。现在的中学生啊,无知者无畏啊,他根本就不知道咱们的身份。”

    “这小子速度快,力量重,像是一个练家子啊。不过可惜了,今天肯定要被杰哥弄残废的。”

    “哎,弄残是小,恐怕得家破人亡啊。你又不是不了解阿杰的性子,这小子家里的亲人和亲戚,都恐怕都难逃厄运啊。”

    几名青年在短暂的惊愕之中,反应过来,一边怜悯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一边过去扶起了项杰。

    正当几人准备一起动手擒下这个少年,让项杰出气时,一群人突然从外面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

    更多的豪车停下,车门打开,更多的人走了下来。

    “怎么回事?前面堵车了?”

    几名青年满脸愕然的表情。

    项杰捂着疼痛的胸口,说不出来一句话,目光也看向了外面,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惊疑不定的表情。

    “咦,那不是城南的汪天豪豪哥吗?上次我跟我爸去吃饭时,见过他一面,他怎么会来这里?”

    一名青年突然发现了一个熟人。

    另一名青年也指着刚下车的一人吃惊道:“那……那是张局?”

    “卧槽!你们看!还有三辆军区的车,连警卫员都带上了!”

    几名青年看着门外,满脸震惊地大呼小叫起来。

    而此时,门外的人本要进来,一看身后都是熟悉的人,有的是对头,有的是朋友,也有的是上司,更有某个权利极大的领导。

    然后众人都站在门外寒暄起来。

    “怎么回事?”

    几名青年面面相觑。

    琴行的女店长脸色发白,慌忙打电话给经理汇报,然后又惊惶忐忑地对楚楚道:“小姐,您快先上楼,我们马上报警。”

    她的话语颤抖,充满了惶恐,她清楚地知道,如果外面那些人真的是冲他们店里来的,她现在叫任何人来都没有用。

    爬在地上的张大富快速爬了起来,跑到项杰的身边更加谄媚起来:“杰少,您这也太小题大做了,一个小杂碎而已,您竟然打电话叫来了这么多大人物,你会吓死咱们的啊。”

    随即挺起胸膛,再次恢复了威风凛凛的气势,满脸冷笑着扫视了琴行里的人一眼,指着他们道:“你们!你们!还有你们!今天全部完蛋!”

    然后又指着颜雨辰,嘿嘿冷笑道:“特别是你这个小杂碎,告诉你,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啪!”

    话刚说完,项杰猛然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声音嘶哑眼中含着一抹恐惧,低吼道:“滚!”

    张大富被扇的在原地转了个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愕然的表情。

    他的老婆则是嚎叫一声,向着门外的那群大人物扑了上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喊道:“各位青天大老爷,求你们为我儿做主啊!”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中年人,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对身边的人道:“之前羽老打电话来,说是有个悍妇在这里胡闹,为难羽老的朋友,不会就是这个吧?”

    另一名中年人眉头一皱,道:“我接到的是吴道长的电话,吴道长也说是一个凶悍的妇人,看起来,应该就是她了。”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琴行门口,而他们的谈话声,项杰和几名青年自然听的一清二楚。

    几人的脸色顿时变的异常难看起来。

    而这时,张大富却突然冲了出去,跪在一名气势威严的中年人面前,惊喜地道:“张局!您也来了!是杰少打电话让您来的吗?真是辛苦您了,为了在下,竟然让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啊!”

    话还未说完,项杰猛然冲了出去,一脚踹在了他的脑袋上,直接把他踹爬在了地上,让他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张局眉头一皱,看着面前的青年,道:“你是项君的儿子吧?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这里?里面可有一个叫颜雨辰的小友,你带我进去,是我一个老朋友让我过来照顾一下他的。”

    项杰心头一颤,脸色煞白地道:“张……张叔叔,我……”

    张局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道:“算了,我自己进去。”

    随即又看了地上的张大富一眼,严肃地道:“这胖子是你手下吧?这里可不是打人的地方。就算他了犯再大的错,你也不能动用私信。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今天来的都是什么人,就算你父亲今天亲自来,也得陪着小心恭恭敬敬,你小子可别惹事。”

    项杰哭丧着脸,松开了张大富的脑袋,惶恐地道:“张叔叔,这张大富就是……就是……”

    张局停下了脚步,眉头皱的更深,先是看了张大富一眼,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妇人,脸色突然一沉,道:“今天就是他们来琴行惹事?”

    项杰双腿一颤,汗流浃背道:“是的。”

    “放肆!”

    张局突然冷喝一声,吓的项杰差点跪在地上。

    “搞了半天,今天是你项家的人在琴行惹事是不是?”

    张局脸色阴沉,目光冷冷地道:“我今天是保不了你们,你也别让你父亲给我打电话。今天来这里的,不是我的上司,就是我惹不起的人物,连军区都派人来了,你自求多福吧你!”

    说罢,跟着一群人身后,匆匆进了琴行。

    项杰双腿一软,竟瘫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无比。

    而爬在他旁边的张大富终于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全身瑟瑟发抖,哭着道:“杰少,您要救我啊……”

    项杰猛然跳起来,怒吼一声,拳头像是骤雨一般落在他的脑袋上和脸上,一边打一边咒骂道:“救你麻痹!我救你麻痹!”

    那妇人坐在一旁,更是吓傻了眼,再也嚎不出来一声。

    而那个小男孩,则是缩在琴行角落里的一把大吉他后面,瑟瑟发抖。

    琴行里的店员,正惊惧不已时,却见那群气场逼人的大人物们进来,并没有闹事,而是开口寻找一名叫做“颜雨辰”的少年。

    然后,更令她们惊愕和不可思议的时,这群大人物很快便笑呵呵地,跟那个穿着中学生校服的少年称兄道弟起来。

    楚楚拎着长着兔子耳朵的书包,站在旁边,满脸呆滞的表情。

    而秦菲与颜雨辰站在一起,也被这群大人物簇拥了起来,她更清晰地感觉了这些大人物热情和关切,甚至是讨好。

    她脑中的意识,开始混乱起来。

    然后,她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这小子,难道是被某个身居要位的老女人包养了?

    不然,这些本是叔叔伯伯辈的大人物们,为何会与他平辈相交呢?

    这不知廉耻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