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职业狩灵人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不同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不同

    说完前两个让常生对锁阳和文心产生怀疑的原因后,他又接着说了第三个。

    再后来让常生觉得更夸张的是,当大家第一次看到真菌怪人时,虽然锁阳和文心的脸都吓白了,可他们却没有担心害怕地问一句自己会不会变成这样,或是急着了解一下自己的病情等等,这种淡定就连大人都做不到,何况是两个孩子呢?

    由此,常生就断定了他们两个在自己的病情上对自己有所隐瞒,但常生想你们可能是有难以启齿的原因,而且眼下也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所以常生就想说至少等任务结束后再来问问看。

    常生语气温和地说:“毕竟为了治你俩的病,这种事早晚也得说,不是吗?”

    锁阳和文心都不自觉地垂下了头,垂得很低,很低。但之前的话题锁阳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文心和锁阳被抓回去后,因为创世神想要废弃这座研究所,但又不能把这么多实验体全部带走,所以他们就只挑走了一些他们认为对实验有用的人。

    至于剩下的这些人,他们原本是要全部处死的,但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儿在锁阳他们快要被处死的时候,突然就说让锁阳他们这群人死了太可惜,她有更好的用法。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说,反正三界联盟的人有可能找到这来,不如拿锁阳他们做个陷井机关什么的,到时候让三界联盟的人吃吃苦头。

    锁阳眼中带着愤怒地说:“接下来的事我不说大哥哥你也能猜得到吧?外面那些你们口中的真菌怪人,就是创世神用我们的身体为你们设置的‘苦头’!”

    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震惊和愤怒而沉默了良久。

    “……对不起。”虽然那个时候联盟里还没有自己,但除了这句话,常生不知道该向锁阳和文心说些什么。

    “大哥哥你们没必要道歉,”锁阳说:“我虽然生气的时候会牵怒三界联盟,但其实我心里清楚自己该恨的人是谁!总有一天,我们这些人所承受的痛苦,我要在他们身上加倍地追讨回来!”

    锁阳的双眼里燃烧着复仇者的怒火,与他稚嫩的脸搭起来格格不入,却很让人心疼。

    相比之下,文心却一心只想和她哥哥过上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可又没有说一句希望他哥哥停止复仇的话,毕竟她也和锁阳以及那些受害者们一样的愤怒和痛苦,所以才忍下了自己的心愿。

    常生压下心中的怒火,尽量平静地问道:“那个神秘的大姐姐,还有昏迷的蒙面大哥哥真的存在吗?”

    “嗯!”锁阳说:“只不过……遇见的方式跟我之前说的不一样罢了。”

    “是在那个仓库里遇见的没错,”常生猜测道:“但不是在对方要出去的时候,而是在他们正进来的时候遇见的,对吧?”

    锁阳默了一瞬,反问:“你们人族的脑子都这么好使吗?”随即锁阳自问自答:“能造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人类真是个可怕种族。”

    钱弥欣立马插刀道:“你把常生想神了,他除了身体特异、心眼多、嘴遁牛之外,其它方面一无是处!”

    常生长长个眼睛,撇着嘴说:“是是是,多谢你好心帮我立人设。”话锋一转,常生问:“他们两个进来干什么?”

    关于这个锁阳和文心就不清楚了,他说当时那个神秘的大姐姐告诉锁阳和文心在仓库里等她回来,说她能带他俩一起出这个基地,然后她就背着昏迷的蒙面大哥哥就跑进了基地里。

    常生问:“那你俩就乖乖等了?没想过先逃走吗?”

    锁阳说那个神秘的大姐姐走之前把洞口用魔法阵封死了,锁阳和文心不得不在仓库里一直等着她回来。

    “这些都不重要!”薇薇终于忍不住了,问:“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没有变成怪人的样子?是你俩自身免疫力的原因,还是什么外在因素导致的?”

    “免疫力?外在因素?”锁阳一脸迷糊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常生轻叹一声,说:“薇薇是想问你们,那些导致真……你的同伴们变成这样的原因,你俩是不是也一模一样的经历过?”

    锁阳和文心对望一眼,随后就一齐点了点头,“嗯,都一样。”

    “那……”常生又问:“为什么大家都变异了,你俩却没呢?是不是你俩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情,或是做了别人没做的事,又或是别人做了你们没做的事,所以才没有变成那个样子的?”

    “特别的事情?”一边喃喃重复着,锁阳和文心一边歪头陷入了回想模式。

    好半天后,文心突然一脸恍然地说:“我想起来了!哥哥,是水,是水,你还记得吗?”

    “啊!”锁阳以拳捶掌,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巨门里那绿色的水!只有我和妹妹没有喝过!”

    “就是这个!”薇薇声音中带着兴奋地说:“常生我要那个水的样本,你就是死也得给我取回来!”

    常生满怀期待地问:“对救锁阳和文心有帮助?”

    薇薇冷声说:“那谁知道!但作为科学家,能让人变成这样的水,非常有研究价值。”

    常生脸色一沉,咬牙切齿地说:“我尽力。”

    薇薇还是疑惑地说:“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奇怪,锁阳能扛得住还不算什么,可以用他身体好来解释,但文心明显体质偏弱,而且我现在可以确定她体内一定有那种真菌,但为什么她的寄生没有继续严重呢?”

    “阳光?”常生问。

    “这个解释不能完全站得住脚。”薇薇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文心都能扛到逃走的话,没道理那些比她体质好的却扛不到。”

    “锁阳他俩不是说了吗?”常生说:“可能是那绿水的事,他俩没有喝啊,所以病情才没发展那么快。”

    “你不是小楚云天吗?别说这么蠢的话!”薇薇冷声说:“我说的扛不住,不是病情发展什么的,而是在这更之前的事情!”

    “更之前?”常生思考片刻,突然一脸恍然地说:“啊!我明白了,你说的是喝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