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老婆 > 第2214章 星空血河(七)

第2214章 星空血河(七)

    掌境。

    对于整个星空宇宙的修炼者来说,都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词语。

    因为,这个境界,代表着星空宇宙修炼历程上真正的巅峰。

    站在这一境界的强者,完全可以俯视其下所有的强者,哪怕再强,只要一日不是掌境,终究只能被俯视。

    这一理念,从星空宇宙文明起始之初就是如此。

    对于一个磅礴的大宇宙来说,掌境,永远是那高不可攀的存在。

    可惜的是,李尘并没有被这种理念所感染到。

    在李尘的信念之中,只有敌人和朋友的区别,只要是敌人,境界的高低,并没有区别。

    这次来挑战贝希摩斯,李尘也不是全无准备的。他不是一个喜欢冲动的人,更多的时候,李尘喜欢谋而后动。

    关于来挑战贝希摩斯的事情,李尘并没有告诉太多人,因为他怕身边的人担心,因为在更多的人看来,哪怕李尘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哪怕李尘曾经被称之为星空第一强者,但是来挑战一名掌境强者,也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当然,宁汪洋不这么想。

    从来将李尘的无敌认为理所当然的冥军,也是这么想的。

    “轰隆!!”

    震动星空的轰鸣轰塌了空间,乃至于在好好的一片星空之中,留下了一个硕大而漆黑的空洞。

    这一次的空间坍塌,尤其不同,因为在坍塌的空间之中,隐隐可以见到一片黑暗。

    不是混乱虚空的那种极致的暗,而是一种死寂的灰暗。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掌境强者在此处,肯定会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这坍塌的空间之外,不是别的地方,也不是空间裂缝连接的混乱虚空的任何地方。

    而是……宇宙之外!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宇宙就是唯一的,从来没有人想过,在那宇宙之外,究竟是什么样子。

    宇宙之外的世界,又有没有其他的生命存在。

    而这一次,在贝希摩斯的掌界之下,却生生地撕裂出了这么一道小小的裂口,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立身于远处的星空,李尘缓缓地从那坍塌之处收回了目光。眼神平静地看向了贝希摩斯。

    刚才那一击下,他虽然成功脱身了,但也被那掌界之力给扫到了。

    哪怕是在三生万物甲的保护下,李尘的肉身也在瞬间崩溃了数十次之多,在完成了重组之后,李尘的面如金纸,一身生命能量,硬生生被那一掌给拍掉了九成之多。

    就连李尘都不知道,如果下一次再被撕裂肉身的话,自己还能不能再恢复过来。

    不灭体虽然号称不灭,但也是有一个限制的,如果肉身能量消耗的太多,也就没办法再维持这种不灭了。

    “最多还能重组三次身体。”李尘检查了一下身体情况,不禁心中轻叹了一声,因为他更加清楚,一旦被贝希摩斯抓住机会,可不会仅仅只打崩自己身体三次。

    远处,贝希摩斯的左胸有着一个巨大的洞口,这是被黑白生死箭一箭击穿身体造成的。

    而同样的,从贝希摩斯的左边脖子到右边的肩膀处,还有着一道狭长的刀痕。

    这样是出鞘一道所至。

    或许,这一刀只要再稍稍上抬一些,就能将贝希摩斯的脑袋给彻底斩下来了。可惜的是,在那千钧一发的一刻,贝希摩斯仍然躲开了那一刀。

    出鞘的速度已经快的无法看见,甚至远远超出了光速,哪怕是以贝希摩斯的修为,也只是在察觉到危险之后,下意识的移动抬高了身形而已,这才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刀,可再加上被黑白生死箭洞穿的伤口,他也不好受。

    “心脏被撕裂了一角。”贝希摩斯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了开来。

    幸好不是心脏彻底被撕裂,只是被撕裂一个角落的话,还是有办法修复起来的。但如果整个心脏都被彻底打爆了的话,想要恢复起来就麻烦了。哪怕侥幸复原了,也要亏损大量的血气,甚至直接导致肉身陷入虚弱无力的状态。

    在这样的对战之下,如果出现那种情况,就几乎和等死无异了。

    毕竟,和他对决的,可是同样被他重视的红尘天尊,李尘!

    “可惜了。”看着李尘,贝希摩斯缓缓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这样都没有杀死你。”

    李尘扯了扯嘴角:“彼此彼此。”

    这个时候,贝希摩斯有些好奇的看向了李尘:“能够告诉我,你是怎么从掌境之界下逃脱出来的吗?”

    李尘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贝希摩斯。

    两人可是生死仇敌,凭什么要将自己的底牌告诉他?

    而很显然,贝希摩斯也没有指望李尘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也没有掩饰自己的伤口,只是一脸洒脱地看向了李尘:“接下来,继续分个生死?”

    李尘点了点头:“是该分个生死了。”

    哪怕两人之间是仇敌,李尘也不得不承认,贝希摩斯这家伙的确很有强者风度。

    李尘知道,自己伤的很重,但是贝希摩斯却只也不会比他伤的轻多少。

    黑白生死箭,可是李尘的最强杀戮神通之一。

    而出鞘,在一次次蜕变之后,已经成为了李尘手中不轻易出手的绝强杀技了,几乎无人可挡。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出刀和刀芒,所以根本就无从抵挡。

    虽然这一刀没有斩在关键的位置上,但是却也给已经重创的贝希摩斯雪上加霜再添上了一层冰了。

    两人拼到这个地步,都已经差不多是底牌尽出了。

    只怕没有人能想到,李尘一个魂境,竟然能够和一名真正的掌境强者,拼到这个地步。

    可看两人的脸色,显然,这个结果无论是对任何一方来说,都不意外。

    就如同李尘一直记着贝希摩斯一般,贝希摩斯,也相当的重视李尘。

    “那么,这一战,究竟该以怎么样的方式结尾呢?这种猜不到结果的惊奇感,在我成为掌境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贝希摩斯恢复了少年模样,换上了一身青色长袍,宛如翩翩美少年。

    李尘点了点头:“我也想知道结果。”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却十分突兀的直接插了进来。

    “这个结果,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

    李尘的眉头一皱。

    贝希摩斯的眉间有阴云浮现,缓缓扭过头,看向了那道突然出现在星空的身影,声音显得无比阴寒。

    “魔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