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万界神豪 > 第0703章 族王大人

第0703章 族王大人

    苦涩和幸福虽然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味道,但它们的本质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生命!

    “阿秀,这是新歌吗?我以前怎么没听过?”柳心月最先醒了过来,惊喜地向龙灵秀问道。

    “恩,这首歌叫幸福,是我最近才写出来的,算你们走运,你们是最先听到它的人!”

    “能把歌词给我们看看么?”柳心月兴奋地问道,就连刚醒来的小柔都是一脸期盼地望着龙灵秀,“这首歌感觉太美好了!”

    柳心月等人无一例外,清醒的时候都和夏羽刚才一样,一脸的眼泪,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这两种极大的反差更让人震撼。

    夏羽感叹一声,虽然柳心月他们自小就生活优越,可是他们依旧有痛苦之处,不然怎么可能会感触那么深。

    记得上次和柳心月去地摊上吃饭的时候,柳心月就说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烦恼。

    人,只要活着,就会有苦涩。没钱的时候,希望有钱;生病的时候,希望健康;孤独的时候,希望幸福。正是因为种种的苦涩,才有了生活的勇气实现梦想的勇气。

    在这种苦涩面前,身份地位、金钱权利都是枉然。

    “看你们这么虔诚,我就破例给你们吧!”龙灵秀大度地挥挥手,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却暴露出她其实是很满足的。

    “唉,没想到又成了小白鼠……”莉莉娅在夏羽旁边小声说道。

    “什么小白鼠?”夏羽不由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实验品了!每次阿秀写出新歌,总要对我们施展一下,试试效果……”

    夏羽最关注的却不是这个,他压低声音对莉莉娅问道:“龙灵秀唱的那歌真的有歌词吗?根本就听不清她唱的什么,跟鬼哭神嚎一样,竟然还有歌词?”

    莉莉娅谨慎地望了望正在给小柔和柳心月写歌词的龙灵秀,这才在夏羽耳旁低声说道:“这话可千万别被阿秀听到,不然,我们怕是又要做一回小白鼠了。”

    “喂,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是不是对我的歌不满意?”龙灵秀果然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写着歌词还能发现夏羽和莉莉娅两人鬼鬼祟祟的举动。

    “阿秀,怎么会呢!夏云大哥刚才还说,这首歌实在是太美了,他在拜托我替他要歌词呢!”

    “真的吗?”龙灵秀非常豪气地挥挥手,“算了,我今天心情好,就给他也多写一份!”

    龙灵秀把歌词递给夏羽的时候,拍拍夏羽的肩膀说道:“你可比你哥哥那白痴有品位多了,哼,上次我的演唱会竟然敢不去,找机会一定要收拾他!”

    夏羽暗叫糟糕,没想到龙灵秀真的注意到他上次没去她的演唱会,她一直没有提起,夏羽以为瞒天过海骗过了龙灵秀,这才知道恶魔确实是恶魔,真的不能以常理去衡量她的想法。

    夏羽也没心情去看歌词,只想着龙灵秀的报复不要太残暴,不然他能不能挺过去,还真是未知数。

    夏羽正在暗自思考怎么避过这一劫的时候,却听到外面有声响传来,接着便有人在外面问道:“我能进来么?”

    安古烈过去打开门,门外的正是将夏羽带来的中年汉子。

    “原来是葛迪汉,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啊?”安古烈疑惑地说道。

    “白痴,就知道吃!”柳心月毫不客气地一拳捶在安古烈脑袋上,向葛迪汉问道:“你一定是有什么事吧?进来说吧!”

    “不必了,我找来救你们的朋友,不知道可否……”葛迪汉看向夏羽说道。

    “找我?”夏羽意外地指指自己的鼻子,“进来说吧!”

    “不是我,是我们的首领找你!”葛迪汉摇摇头说道。

    葛迪汉的模样虽然是人首兽身,但说话的动作、语气根本就与人类无异,虽然看起来有些古怪。

    “你们的首领找我?”夏羽更加惊讶,环顾其他人的表情,他们显得和夏羽一样惊讶。

    葛迪汉肯定地点点头,“不知道现在你方便去见一下我们的首领吗?”

    “当然,我们这就去吧!”夏羽点点说道。

    “葛迪汉是吗?不知道你们首领找我有什么事?”夏羽随着葛迪汉在木屋之间穿梭着问道。

    “是很重要的事!你不是一直很奇怪我们是怎么认定血龙大人的身份的吗?首领大人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是血龙大人真正的主人的话!”

    “我当然是妖妖灵的主人,可以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它的来历!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妖妖灵绝对不会是你们所说的血龙大人!”夏羽肯定地说道,旋即有些奇怪地问道:“血龙大人,是你们的……”

    “这些你可以问首领大人,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葛迪汉摇摇头说道。

    到达一座普通的木屋前,葛迪汉停住身形,对夏羽说道:“首领大人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夏羽疑惑地推开门,普通的木屋,基本和龙灵秀他们住的木屋没有差异,单从面积上看,甚至还没有龙灵秀他们居住的木屋大。

    真是够怪异的!怪异的族类,不单是外形,还有习惯。首领,应该是这一族中地位最高的人,可他居住的地方竟然如此普通,这让夏羽很是好奇。

    推开木屋的门,夏羽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盘坐在草垫上的老头,他闭着眼睛,脸上的皱纹可以和校长媲美,胡子雪白浓密,但从脑袋来看,他要比校长帅多了。

    老头和葛迪汉长得很像,不,几乎是一模一样,除了脑袋不同,兽身和葛迪汉是一样的。

    夏羽的目光从老头身上移开,当他看到老头眼前的一个图案时,不由全身一震,脸上露出惊异不定的神情来!

    龙象徽章!

    夏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怎么会出现龙象徽章!虽然只是在一张古旧的纸上画着的龙象徽章,但依旧让夏羽不能置信。

    从冰火梦魇中得到龙象徽章之后,夏羽曾经和校长讨论过龙象国的事,但校长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存在,夏羽本来以为龙象国根本不存在,但如今再次看到龙象徽章,他知道一切似乎都不是那么简单。

    “看来,你是认识这徽章的!”老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深邃、包容一切的眼神,根本与着老头的外表不相符,“那么一切就好说多了。”

    “你怎么会有这枚徽章的图案?你知道它的来历吗?”夏羽问道。

    “它是龙象国皇族的印记,也是我们龙象国的标志,龙象国的国民又有谁不认识呢!”老头用手细细地抚摸着徽章图案,感慨万分地说道,接着他又抬头望着夏羽,“你在哪里见过这枚徽章?”

    “说起来比较麻烦,情况大致是这样的:一个被称为族老的人……”

    “族老大人!您……您见过族老大人?”老头的神情异常激动,两眼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是啊!不过他在我身上留下了这枚徽章之后就去世了,还称我为族王,真搞不懂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称谓!”

    “他为你开启了皇族印记?”老头震惊地站了起来,声音带着颤抖向夏羽说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身上的皇族印记?”

    “这个……”夏羽为难地沉吟起来。

    “我只要看一眼,一眼就好!这对于我们很重要,不,这是重于生命的大事!”老头用近乎哀求的神情望着夏羽。

    “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根本就控制不了它,什么时候出现可不是我说了算的!”夏羽苦笑着说道,“我也很想了解它的来历,但是它在我身上也只出现过有数的几次,我姑且试一试吧……”

    夏羽说着,去除灵甲衣面具的遮挡,露出冰火梦魇来。平常状态下,夏羽都是以灵甲衣的面具掩饰身份的,毕竟冰火梦魇显得太过引人瞩目。

    老头看到冰火梦魇的时候,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了,低声不住地念叨着:“冰火梦魇,冰火梦魇,老天开眼,老天开眼!”

    “你没事吧?”夏羽疑惑地看了老头一眼,“我试试能不能让徽章出现,不过我不敢保证……”说着,夏羽同时运起冰龙雕世变、炎龙焚世变,夏羽还是第一次这样运转龙气,毕竟这两种属性是截然不同的性质,不过徽章也只有在这两种龙气汇聚的时候才会出现。

    随着龙气运转的速度加快,夏羽渐渐感受到了额头上的异常,他的脑海里出现一个清晰的图案,正是龙象徽章!

    这在以前是没有出现过的事,夏羽暗暗心喜,看来龙气自从多出冰龙雕世变和炎龙焚世变之后,确实强大许多,以前夏羽是根本连徽章的影子都摸不到!

    龙气运转到极致,夏羽的背后浮现出两条龙形虚影,湛蓝色、赤红色交织在一起,却又在不同的平面,此时,冰火梦魇面具的额心处也浮现出龙象徽章的标志,随着龙气的运转越来越清晰!

    老头在看到冰火梦魇之后就变得很奇怪,如今看到夏羽额头上的龙象徽章之后,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的同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夏羽面前,大声呼叫着道:“族王大人,真的是您!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天不绝我龙象皇族血脉!”

    夏羽被老头弄得手足无措,连忙将老头扶起来,“老伯,你怎么也称我为‘族王’,我已经对族老说过了,我绝不是你们口中的族王!”

    老头经过最初的激动之后,渐渐平静下来,一张老脸上依旧带着未干的泪珠,“族王大人,我们没有认错,这枚徽章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已经向族老解释过了,这枚徽章本身并不属于我,而是已故的子奇赠予我的东西!”

    “你说的子奇可能就是开启你命运的钥匙!”老头终于完全平静下来,“族老大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徽章本身是无法被赐予的,族老大人只是将隐藏在你体内的徽章引发出来而已!”

    “也就说,子奇给你的挂饰只不过是引子,族老用特殊的方法将它与你体内的徽章融合,这样它才会显露出来!无论引子是谁给你的,你体内的徽章印记是与生俱来的,任何人无法干预其存在!”

    族老也曾经对夏羽说过同样的话,当时夏羽并没有在意,只以为族老弄错了,如今才知道,那只是他一厢情愿、不愿面对而已,子奇的死恐怕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属下葛拉姆参见族王大人!”老头非常正式地朝夏羽再次跪倒。

    “葛拉姆,我说过了,我不是你们的族王大人,也不想成为你们的族王大人!”夏羽坚定地摇头说道,“所以,别用族王来称呼我,尤其是在我的那些朋友面前。”

    “族王大人,这是你的命运,是无法躲避的!不过,既然你现在不愿意承认,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命运是无法逃避的!”

    “命运什么的,我不太相信。”夏羽笑着摇摇头,“不过,葛拉姆,我一直有个疑问,龙象国真的存在吗?为什么世人似乎从未听说过呢?”

    “这是你命运的一部分,如果你做好接受自我命运的准备,总有一天,你会原原本本的得知龙象国的历史!”老头说道。

    又是狗屁命运!夏羽暗骂一声,旋即摇摇头,“罢了,虽然我很好奇,但是要我做什么族王,我却是做不来的!”

    老头暗叹着摇摇头,“我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夏云,你叫我夏云吧!”夏羽摆摆手,“葛拉姆,谢谢你们救下我的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离开这里的方法?”

    “我们是无法离开这里的,除非族王大人肯承认自己的身份……禁区森林外围有封印鸿沟环绕,除了高空缆车之外,其他方法都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鸿沟不仅能够限制各种能量,还有重力术,任何羽类在空中都会受到强大的重力拉扯,从而坠落在鸿沟之中!至于环绕的鸿沟,除了缆车所在的唯一通道之外,其他地方的峭壁都是封锁起来的,根本无法通行。”

    “也就说,要离开的话,只有高空缆车和缆车下方的峭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可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