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10章 吃人的后宫

第1810章 吃人的后宫

    “陛下,臣妾……”

    孙氏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看着欢喜无限,却带着娇羞。

    男人最喜欢吃这一套!

    女人面对男人时展露出小女人的模样,那就是对雄性最大的鼓励。

    朱瞻基看着她那绯红的脸蛋,微笑道:“母后说过,佛经可抄,却不能多抄,免得移了性情。”

    孙氏嗯了一声,然后说道:“陛下肯定国事繁忙,臣妾不敢多留您了,快去吧。”

    朱瞻基点点头,吩咐道:“你有空就去母后那边坐坐,陪陪她。”

    孙氏应了,然后把朱瞻基送出去,等回来后,王振说道:“娘娘,孝期快过了。”

    皇帝驾崩,孝期最长的就是藩王。

    而继位者的孝期只有二十七日,一日代替一个月。

    孙氏坐在书桌前,呆呆的看着窗外,那双好看的眉微微蹙起,多了些忧郁。

    王振察言观色,低声道:“娘娘,您得想想那位郭氏啊!”

    孙氏的身体微颤,一只纤纤玉手抓住了毛笔。

    “啪!”

    本就是特制的细杆子毛笔,居然被孙氏给掰断了。

    “娘娘!”

    德春和周嬷嬷惊呼一声,德春赶紧过来查看孙氏的手,当看到只是有些发红时,不禁松了一口气。

    “娘娘,您这手可伤不得啊!”

    周嬷嬷拉起她的手仔细查看着,念了句佛号说道:“陛下可是最喜欢您的这双手呢!可千万别伤着了。”

    德春骄傲的道:“陛下对娘娘哪都喜欢。”

    王振面带忧色的道:“娘娘,陛下先去了皇后那里。”

    孙氏点点头,她对王振说道:“听闻你在进宫前是教授,识文断字,见识也可以,以后当好生做事。”

    王振心中大喜,跪地道:“娘娘,奴婢进宫时就听说了娘娘的贤淑,只是那时奴婢卑微,却不能侍奉娘娘。请娘娘放心,奴婢以后定当以娘娘马首是瞻,倾尽全力。”

    孙氏点点头,淡淡的道:“起来吧,只要用心做事,自然会有好结果。”

    王振起来后,周嬷嬷和德春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自己人!

    王振看看门口,见到没人,就指指坤宁宫方向说道:“娘娘,那里才是万全之地,想想那位吧,居然被殉了,也是一样的啊!”

    郭贵妃被殉了,她有三个儿子,可依旧被殉了。

    当时这事在宫中引发了好大的震惊!

    大家从此对太后这人都刮目相看了。

    朱棣口中的好儿媳,朱高炽的贤内助,从不吃醋的皇后娘娘,她居然在朱高炽去后,把他心爱的郭贵妃给殉了。

    不过从未有人说过郭贵妃给皇后施加的压力,好像她就是心狠手辣的代言人,而郭贵妃就是无辜的牺牲品,一缕香魂无奈追随着先帝去了。

    贵妃之尊都要被陪葬,这个才是王振话里的重点。

    “娘娘,要未雨绸缪啊!”

    王振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神彩,缓缓的说道:“目前就要看谁先生下一个小殿下,至于争斗,皇后是个老实本分的,您只要不做的明显,加上陛下的宠爱,娘娘,这便是天赐良机啊!”

    孙氏还是呆呆的看着窗外,王振继续鼓动道:“奴婢当年也曾经饱览史书,却知道这等事乃是不进则退,等大局一定,宫外还有那个宽宏大量在为皇后撑腰,那可就无法挽回了。”

    听到那个宽宏大量,孙氏的双手紧握,说道:“兴和伯乃是陛下的心腹,不可胡说。”

    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中,孙氏回身,淡淡的道:“军国大事咱们不懂,后宫之中就是给陛下宽慰的地方,莫要闹出事情来让陛下烦心。”

    王振惶然道:“是,娘娘。”

    孙氏摆摆手,三人告退出去。

    到了门外,德春低声道:“娘娘这是不争?”

    王振和周嬷嬷相对一视,微微一笑。

    “你懂什么?争与不争,那不在言语中。”

    ……

    “陛下让你去宁王处,多半是要软硬兼施,务必要把藩王对抗陛下的势头给打下去,德华,不好办啊!”

    朱瞻基的旨意下来了,让方醒南下南昌。朝野纷纷猜测着皇帝的意思,及至旨意里只让他带一个千户所随行时,那些担心皇帝准备武力削藩的人才放下心来。

    解缙却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些藩王的护卫大部被削了,可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暗中养人?就像是朱济,好家伙,一下拉起了几千人来。所以……”

    “没那么可怕。”

    这事朱瞻基已经和方醒暗中沟通过了,他说道:“此次藩王们借着晋王的袭承之事试探一二,看来是很齐心,所以陛下让我去不过是看看罢了,他们试探,咱们也得试探啊!”

    方醒微笑着,给人以安定的感觉。

    黄钟这段时间一直在跑工部和朱芳两边,协调利益。今日他恰好休息一天,所以也来议事。

    “伯爷,藩王中也就是宁王这一枝威信最高,毕竟当时可是……宁王啊!”

    解缙点头道:“当年宁王带甲数万,如今蛰伏,必然不甘心,陛下拿他打头阵倒也合适,只是分寸却不好把握,弄不好就闹腾的沸沸扬扬的,若是天下藩王共讨北平,那时候你可就是大明的罪人。”

    方醒笑了笑,眼神冰冷:“若是到了那个时候,就抛开顾虑,撕破脸来做一场,直接拿下,也算是长痛不如短痛!”

    “伯爷,到时候群情激昂,怕是陛下也不得不……”

    黄钟担心到时候朱瞻基迫于上下的压力,把方醒抛出去当替罪羊。

    解缙点头道:“黄子澄等人的旧事,靖难靖难,清君侧啊!”

    朱棣当年起兵的借口就是清君侧,矛头直指力主削藩的黄子澄等人。

    “他们就少个借口,不过如今大明并无外患,若是动手,他们可没有当年文皇帝的条件!”

    后来的宁王造反,不过是以少数精兵统领临时招募的地痞流氓,还有些被抓来的壮丁和蛊惑来的百姓,结果被王阳明直接破掉,让一心想证明自己武功的正德皇帝大失所望。

    解缙起身道:“你放心的去,到时候京城有何变故,这边马上修书快马传递给你。”

    方醒说道:“不只是南昌,我估摸着还得要在金陵停留些时日。”

    ......

    “有人去给宁王报信了吧?”

    杨荣最近很头痛,朱瞻基的想法在做储君时积累了不少,现在跃跃欲试的想把它们付诸于实践,于是每日他们还得要探讨一番某事的可行性,焦头烂额。

    杨士奇也有些头痛,他揉着眉心道:“肯定有,希望别闹出大事来,到时候……麻烦啊!”

    “一个千户所罢了,这不是去削藩的模样,放心好了。”

    金幼孜对藩王没啥好感,他甚至希望方醒去把宁王朱权给撩拨造反了,那样两败俱伤。大明削藩,方醒倒霉。

    于是当方醒带着吴跃部和黑刺的一个百户所出发后,京城居然有人在暗中放盘口,赌方醒此去能否把朱权给逼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