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都市小说 > 清纯总裁爱上我 > 2078 事情的真相 下

2078 事情的真相 下

    殷飞流走在最前面,他的脸色虽然还是十分平静的,,但是语气里面还是有股藏不住的悲伤。。

    殷离天知道部分真相,,当年他父亲和殷飞流之间的关系是很好很好的,在夺嫡之战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最后放弃了这个位子的争夺,而是让给了殷飞流,然后出走游历天下。

    看上去似乎是有些不太靠谱的,但是从很多人嘴中听到的,自己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不走寻常路。

    在夺嫡之战的时候就是如此,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会赢殷飞流,但是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场的时候,他就直接放弃了。

    把太子位子让到了殷飞流手中,然后自己潇洒地离开了殷商。

    殷飞流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转过头看着殷飞流道:“小天,你爹他,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或许在你看来,他有些不负责任了,但是,哎,希望你原谅他吧。”

    要说恨,心中自然是有些恨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亲,自己的母亲每天都是郁郁寡欢,他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不在的缘故,后面郁郁而终,都是因为那个没有露面过的男人。

    然后长大了一点,自己受尽欺负,很多小孩子在欺负他的时候,用的一句话就是。

    “野种没有爹。”

    只是在很多年前之后知道了他早早就死去的事实之后,他发现自己心里面对于这个男人也没有多少恨意。

    他脑海中关于自己的父亲已经没有多少回忆了,人很难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不过还能够依稀记得那个男人的怀抱是十分温暖的,起码他在的时候是很疼爱自己的。

    殷压谷,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殷离天微微出神地想到。

    随后他马上意识到,今天已经就能够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人杀死了自己的老爹,一切的谜团会在今天得到解答。

    “伯父,我的爹爹,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殷离天问道。

    “他啊,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离经叛道了,他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皇族弟子,皇族弟子,自出生以来,不管自己的资质是怎么样的,都会给自己订下很高的目标,一生为这个目标去奋斗,当然也会有一些纨绔弟子,仗着皇族的身份欺男霸女,他不一样,他拥有极高的天赋,在我之上,但是他对于证券夺位没有任何的兴趣,反而十分厌恶。”

    殷飞流已经陷入了回忆之中,他一边往前面走着,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

    而殷离天一行人都在边上听着,对于这个男人,众人心中都存着一丝好奇。

    “不过他还是参与进了这些事情里面,因为他的亲族需要一个代表,只要是他想要做的事情,都可以做的很好,他管理一地使得百姓安居乐意,带领军队战无不胜,个人的战力也是极高,被寄予厚望,众人都觉得他会是殷商下一个皇帝,其实就连我都是这么认为的。”

    “后来嘛,你们都知道了,夺嫡之战最后一战,是我和他打,当时他站在我对面,突然笑了起来,然后他放弃了这一场决斗,把胜利给了我,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没几天就走出了罗璇城,不要说那些支持他的人,就算是我也傻了,当时我们已经有过交手,我打不过他,明明唾手可得,就是不要了。”

    殷飞流想起当时殷压谷那种奇妙的笑容,好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他觉得的自己好像把所有人都耍了一顿一样。

    众人走过一条走廊,走到了一个房间面前。

    “走吧,里面有一个人,他会告诉你们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殷飞流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而在里面的人则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居然是雪女。

    现在他们都知道,殷压谷和雪女之间是有一点关系的,但是雪女出现在这里,还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雪女倒是一脸的淡然,似乎已经早就已经预见了现在的场景了,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面。

    现在刘迁也知道了,雪女的修为殷广也是天行者的修为,按照他的年龄,也已经十分难得了。

    雪女看到众人进来,也站起身,种种事情都在刘迁脑中转过,是了,肯定是因为雪女和殷压谷之间有一样的关系,所以才会关心殷离天,让自己去帮助殷离天夺嫡。

    看来这两个人之间是真的有一腿的,刘迁心中八卦地想着。

    “雪女前辈,今天总算是能够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情了吗?”

    殷离天苦笑一声,在知道刘迁为什么会来到殷商之后,他就找上雪女了,想要知道所有事情的原委,但是当时的雪女还殷飞流一样,只是用时机不到这个理由来推脱,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众人。

    他也没有强求,如今,看来所谓的时机已经到了。

    殷飞流长叹一声道:“好了,你跟他们说吧,现在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了。”

    雪女点点头,站起身,走到了殷飞流面前,他看着殷飞流的脸颊道:“你们两人的相貌都是挺相似的,不愧是父子。”

    话出口之后她马上意识到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对,轻咳了一声,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说出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当年殷压谷在放弃了夺嫡之战之后,就外出游历了。

    然后他在外面遇上了雪女,两个人的见面也是因为雪女被一伙仇人追杀,那个时候的殷压谷出手相助,帮助雪女击退了这些敌人,救了雪女的性命,但是也给自己最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雪女虽然没有透露,但是众人都还是能够感觉到的,殷压谷对雪女应该是有一点好感。

    不过当时毕竟都是有孩子的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尴尬,但是也没有很奇怪,毕竟雪女确实魅力动人。

    虽然一脸冷冰冰的,但是这样的冰山美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十分吸引人注意的。

    在救下雪女之后,两人就同行了。

    雪女也透露了自己的来历,他居然是来自于大夏的,他是出自大夏当中的转龙雪山。

    “转龙雪山?”

    袁守城脸色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很显然他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

    雪女看了袁守城一眼,点点头道:“不错,我转龙雪山的弃徒,已经被逐出师门了,不值一提,后来我就离开了大夏,来到了殷商这一块地方。”

    袁守城眼神复杂地点点头。

    刘迁心里一动,传音问道:“转龙雪山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这个门派在大夏的名声也是很高的,这个门派里面全部都是女子,里面的人修为很高,只不过这些年有些势弱而已,本来和太乙仙门是不相上下的,但是和海纳百川的太乙仙门不同,转龙雪山还是比较保守的。”

    太乙仙门刘迁是知道的,已经是大夏顶级的门派了,能够和他媲美的转龙雪山,自然也很不简单,他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雪女回变成转龙雪山的弃徒,但是很显然,雪女现在是不想谈这件事情的,因为这件事情和殷压谷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

    随后雪女继续说下去,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他被亡灵之主给盯上了。

    这个名字终于出现了,虽然已经有了很多猜测,但是得到雪女亲口的承认,还是让所有人感觉到身上的压力。

    亡灵之主已经很久没有出手过了,但是按照他现在的表现,怎么样也是天行者这个级别以上的。

    “当年他知道我在殷商,就派出了一对人马来抓我,殷压谷他帮助我击退了这些人,但是,他也惹祸上身了。”

    她本来脸色清冷,但是说到这里,他脸上也露出悲怆之色,他就算再怎么冰冷,对这样的救命之恩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随后的日子,雪女一直都在经历躲避亡灵之主的抓捕,而殷压谷在过程中也知道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但是他并没有就这样退缩,反而是十分坚定地站在了雪女身边,同时他也在积极寻找殷商的帮助。

    但是殷商很明显不想就这样得罪一个天行者以上的强者,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给殷压谷正面的回馈。

    也只有殷飞流一个人,尽自己所能给他提供了帮助。

    殷飞流闭上眼睛。

    “当年我利用了自己的所有的资源来帮助他,但是效果依然不大,整个皇族的人都不觉得应该出手,亲族没有变成他的助力,反而变成了牵绊他的东西。”

    他语气之中也十分落寞,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雪女淡淡道:“你别那些人已经好上太多了,当年你不是要亲自出手帮他吗,还不是那些老家伙亲自出手把你给镇压了。”

    众人脸色一惊,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就算是离经叛道,但是还是有真正的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