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其他小说 > 贴身玄医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弄巧成拙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弄巧成拙

    林萧说:“赵老师的拳打得真好,形神兼备,柔中带刚。”

    赵菁也捧林萧:“林先生的拳打得好,一看就出自名家。”

    林萧就开始挑战:“赵老师的拳看起来优美,不知能否实战,能不能打。”

    赵菁想起林萧刚才的举动,就调侃他:“不行,不能跟林先生比,一手就把人提起来了。”

    林萧本来也想显示一下,但被赵菁这么一说,自觉得有班门弄斧之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赵菁看他觉得不好意思了,也没再往下说。

    两谈拳,罗少奇插不上嘴,就忙着张罗给倒水。在给赵菁倒的时候,靠得太近,闻着赵菁身上的香味,一下分了神,不觉把水倒了出去,都流到了赵菁的衣服上。

    赵菁“哎呀”一声,他才回过神来,急忙用纸来擦。又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林萧在边上暗暗好笑。

    说到打太极,林萧想到顾梅老四的话,就不再绕弯子,单刀直入:“长安山庄的梅爷跟我说,他想学太极,让我教他。”

    赵菁听他说到梅爷,好似很随意的样子,心想:不知他跟梅爷是什么关系,听起来很亲密。也就顺着说:“哦,梅爷想学这个?”

    林萧盯了她一眼,见她面不改色,看不出她对梅爷的感情,心想这女人不简单,真会装。

    就继续点她:“你也认识梅爷?”

    这一下不可回避了,赵菁也不知道这人对梅爷了解多少,对自己跟梅爷的关系知不知道,这个问题不好说。但梅爷的名号在大兴没有不知道的,就想说“听说过。”

    这时,罗少奇听他们说着话,自己插不上嘴,正着急呢,猛地听到这个梅字,脑中电光急闪,不加思索,就说:“梅爷,是不是上次帮你安排工作的?”

    这一句,一下揭开了赵菁和梅爷的关系,也让林萧和赵菁二人的哑谜变得索然无味了。

    林萧低头喝水,装作没听见,也等待着赵菁如何接话。

    赵菁也低下头喝水,心中暗骂罗少奇多嘴,她哪知道罗少奇早就把她的老底给透出去了,也不知道林萧手里还有另一张更重要的牌,他还要说梅爷打算介绍他和赵菁认识呢。

    罗少奇浑然不觉,还眼巴巴地看着赵菁,等她的回答,赵菁心里早把罗少奇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但眼下这个球她不得不接,只好含糊道:“嗯,是的。”

    罗少奇的眼睛又瞪大了:“真的?你在他面前有这么大面子。”

    既然话已说开,赵菁反而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就抬起头,郑重地说:“哪里,我有什么面子,他和我是亲戚。”

    “哦,是这样。”罗少奇的心里波涛翻滚,不由得倒吸了口气。想不到这个赵菁这么有来头,跟本市一个最有势力的老板是亲戚,还整天一副老实善良的模样。早知她有这么大的背景,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拍她洗澡的照片。

    罗少奇的心中有后悔有失望,林萧心里也是复杂得很,自己想知道的答案有了,但并没有一点激动兴奋的感觉。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因为梅老四已经跟自己说过了,因此,属于意料之中,但他没有想到赵菁这么容易就告诉他了。

    昨天自己还神神秘秘地要跟她打听梅家的事,这不是自投罗网吗?真他妈的可笑。

    做事不动脑筋,林萧恨不得时光倒流,他重新用另一种方式开始与赵菁的对话。但这怎么可能,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自己两巴掌,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两巴掌把罗少奇打愣了,把赵菁打笑了。罗少奇不知道林萧与赵菁的话中有那么多玄机,他自觉得在三人中他左右逢源,是个中间人,其实他彻底是个局外人。

    赵菁对林萧的想法心知肚明,这个臭小子,今天不知要唱哪出,还没开始吃饭就搞这一出鸿门宴,不想让我吃好饭吧,我还就不怕,干脆说开了,看谁不自在。

    林萧解嘲地笑了笑,把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我和梅爷也熟,这次来大兴,就住他家,梅爷还说要介绍你和我认识,没想到我们早就认识了。”

    赵菁一下发火了,杏眼圆睁,一下子站了起来:“姓林的,你什么意思,戏弄我吗?”

    罗少奇被吓呆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赵菁发火这么吓人,以前自己惹以恼她的时候,也会发火,但那都是小女孩的撒娇,哪有过这样的气势。

    林萧忙也站起来赔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过就想问个清楚吗?”

    赵菁得理不饶人:“你昨天问我梅家的事,今天又问我跟梅家的关系,你想干什么?还想问什么,再问,我都告诉你!”

    这两句话太厉害了,把林萧的小心思给揭穿得片甲不留,林萧又羞又恼,想不到自己闯荡江湖十几年,被这小丫头给指着鼻子骂。

    他连忙说:“哪有的事,我不过就随便问问,别那么激动吗。”

    罗少奇也反应过来了,忙也劝:“是啊,别激动啊,有话好好说?”

    赵菁是打定主意不吃这顿饭了,回头狠狠地瞪他一眼:“你知道个屁。”

    罗少奇被骂得一头雾水,喃喃地说:“怎么又冲我来了?”

    林萧一看,这女人太厉害了,这事确实跟罗少奇没关系,事是自己惹出来的,还得自己来解决。赶紧拉着赵菁的胳膊:“赵老师,是我对不住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吧。”

    话说到这份上,林萧觉得可以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还能真地磕头赔罪吗。自己可从来没有干过这事,跟一个女人磕头赔罪,天老爷也没门啊。

    没想到赵菁根本不吃这一套,她本来以为这罗少奇是来跟他讨好赠礼的,这林萧是来陪客的,是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情来吃饭的,没想到这两人一枪一刀地没一句好话,弄得她心情一团糟。这女人做事就讲究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什么事都好说,生气也不好意思发火。心情要是不好的话,什么事也不好说,就是给钱都嫌纸硬。

    她把手一摔,理也不理罗少奇、林萧二人,竟自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