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九界仙尊 > 第1541章 再相遇

第1541章 再相遇

    第1541章:再相遇

    “嘿!你说,这近来三大势力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怕是早已不将当初神魔渊的公约放在眼里了,前阵子我听说,那未央宫的百花谷主,还有突然出现在神魔渊姓萧的那人,似乎在风云堡搞了大事,现在整个风云堡,到处在找这二人,这方圆千里,都已经被封锁了。”

    “这事你从哪听来的?可不能乱说啊,若让有心人听去了,你这脑袋今夜不保。”

    只见酒楼里面坐了五六十来人,楼上楼下,都在议论最近神魔渊的大事,而外面骤雨不歇,已经连着下了一天一夜。

    “嘿!怎能是乱说呢?”

    先前说话那虬髯汉子放下手里酒杯,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将手放在嘴边,压低声音道:“你们知道,这三大势力近来动作如此之大,是为了什么吗?还不是为了那传说里的天魔冢!”

    “天魔冢……”

    听见这三个字,许多人都一下变得神色凝重了起来,原本喧闹的酒楼,也突然安静了下来,连几个店伙计都愣在了原地不动。

    而此刻在二楼上还坐着一人,只见那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一人自斟自饮,桌上还放着一把行走江湖所用的普通铁剑,那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易容换装后的萧尘,这两日他身上反噬之伤并未完全恢复,从神魔山脉逃出来后,一路不断被风云堡的人追杀,只能易容成此刻的模样,再想办法出境,回鬼谷药神那里。

    酒楼里安静了一会儿,又听一个白面小生道:“当今天下之局,天魔老祖的灭世魔功,未央宫主的刹那生灭,霸天风的十方俱灭,这三人若是打起来,你们说,最后谁能进入天魔冢?”

    这时,又听靠窗的一个白须老者道:“怎么?按照小友所言,这天魔冢,只能他们三家进入了?偌大的神魔渊,别人就进不得了?”

    酒楼里面又一下安静了下来,外面凄风苦雨不断,几个店伙计也吓得不敢说话,所谓祸从口出,还好这里不归属三大势力任何一家,否则这话让三大势力里面的人听去了,今日恐免不了一场血灾。

    就在这时,只听“吱呀”一声,外面冰冷的雨丝飘了进来,却见一个头戴斗笠的女子站在了门口,那女子身穿一件碧绿衣裳,手里拿着一柄剑,斗笠上有着轻纱罩子,看不清她的脸。

    “小二,热两壶酒,暖暖身子。”

    女子声音不冷不热,显然以真气抵住了喉咙,让人无法分辨她是谁,话一说完,只见走到靠窗的位置,玉手一拂,拂去板凳上的水珠,靠着窗户坐了下去。

    “好叻,这位姑娘请稍等!”

    店伙计匆匆忙忙去厨房热酒了,而在楼上,萧尘端着茶杯的手忽然僵了一下,别人此刻看不出那女子是谁,但他神识敏锐,岂能不知那女子便是百花谷主所易容?心想她那晚丢下自己一人而走,现在似乎也受了伤,怎落到如此地步了,莫非也教风云堡的人追杀了?

    当下,萧尘不动声色,继续饮茶,听着酒楼里的人议论,其时夜幕渐至,外面凄风冷雨不断,想来今夜这女人是打算在这里暂住一宿,运功疗伤了。

    到夜里时,萧尘要了一间单独小庭院,就在百花谷主的隔壁,大概到了亥时三刻,听见她房间里传来动静,萧尘立时敛去身上气息,身形一晃,飘到了她院子的墙上。

    只见房间里面烛火微晃,百花谷主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透过面上的纱巾,依稀间可见她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受伤不轻。

    柳眉微锁,百花谷主慢慢解开衣裳,只见肌肤如美玉无暇,只是左边胸口上方,却有一道恐怖伤口,大概是被人从后面一箭射穿的。

    此刻只见她双眉微锁,低头看着左胸口上方的箭伤,若不是那晚她为了替萧尘强行将反噬压制下去,导致自己功力大耗,后来又岂会被风云堡的人所伤。

    轻叹一声,百花谷主取出一只玉瓶,慢慢将药液涂抹在伤口上,“嘶”的一声,似乎有些疼,令她眉头皱得更深了,心里还想着前两日的一幕幕,现在这附近已经被风云堡全境封锁了,也不知那傻子逃出去没,他身上的天书反噬之伤难以抑制,恐怕是也难以逃出去吧。

    又叹了声气,百花谷主双眉越锁越深,一边涂抹着药液,一边想着,自己此刻去关心他的生死作甚,那天早上他不在了,必定是误会自己丢下他一人而走了,罢了,随他去吧,就当做是两不相欠了。

    就在这时,屋里烛火微微一晃,百花谷主立时神色一凝,瞬间将衣裳扶了上来,沉喝道:“谁在外面!”

    被发现后,萧尘第一反应是离开,但转眼一想,屋中之人是那无情女子,自己怕她做什么?当下便以真气抵住喉咙:“凄风苦雨,孤客蓑衣。”

    “咻”的一声,一道人影从窗户里窜了出来,落在院墙下边,双目一凝,百花谷主立时认出了他是谁,淡淡一笑:“行了,别装了,还凄风苦雨,孤客蓑衣……”

    萧尘坐在墙上,双手束在胸前,淡淡道:“既然看破,又何必说破,怎么?我以为姑娘已经回去了,原来还是受伤了啊,啧啧啧……”

    “你!”瞧他此刻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百花谷主瞪了他一眼,又道:“你身上怎样?”

    “萧某能怎样?怎么?姑娘这是在关心萧某咯?”

    “你……”百花谷主双眉一蹙,心知他误会自己了,摇了摇手:“罢了,随你怎么想吧。”

    “好吧。”萧尘淡淡一笑,落到了院子里,百花谷主见他深夜跑到自己院子来,刚刚还在外面偷窥,立即将衣裳紧了紧,看了他一眼:“做什么?”

    “当然是想想,如何离开了。”

    ……

    一炷香后,屋子里面烛火微晃,萧尘坐在百花谷主身后,小心翼翼替她背上涂抹伤药,说道:“风云堡已展开全境封锁,不知姑娘打算如何?”

    百花谷主双眉微蹙,这还是第一次将玉背裸在一个男子面前,许久才道:“从此地往东八百里,有一处玄阳关,那里封锁应是最为薄弱,先试试能否跟着人混出去,若混不出去,你我二人合力,应是能强闯出去,只要离开了风云堡的封锁境,一切都好办了。”

    “如此,可行。”

    萧尘将玉瓶放了下去,他一人强闯也并非闯不出去,只是多个人一起总好过一人对付那些高手,何况若是能潜出去,免去一些无谓恶战,自是再好不过,免得又引起他体内的天书反噬。

    百花谷主将衣裳穿了上来,不冷不热道:“好了,夜已深,公子请回。”

    萧尘淡淡一笑,也不做久留,离了她的房间,次日清晨,二人易容换装后一起出发前往玄阳关,到暮色降临时方才抵达。

    只见百里之内皆有阵法禁制,高高的关楼上也站着许多风云堡的厉害高手,其中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乃是十三堡里面血阳堡堡主薛阳,显然也早已有玄天魔境的修为。

    此刻天上细雨绵绵,萧尘与百花谷主头戴斗笠,混在人群里,排队往外而去,只见关楼下面有不少风云堡的高手在一一检查过关之人,显然是为了防止他二人离境。

    到了那关楼下,两个守卫冷冷道:“抬起头!”

    萧尘和百花谷主均已易容,此时也不惧,便将头抬了起来,那二人细细打量一番后才让开:“过去吧。”

    然而等快出去时,关楼上那薛阳却忽然冷冷道:“你们两个,等等!”

    这一下,所有人全都站住了,都不敢作声,只见薛阳纵身一跃,落在了萧尘与百花谷主二人面前,一股强大气势,立时朝二人迎面而来。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敢在此处易容而过!”

    陡然间,薛阳双掌运力,猛地朝二人面上抓了过来,萧尘和百花谷主反应何其迅速,一人一掌打出,“砰”的一声,竟将薛阳震飞了出去。

    这一下,所有人更是吓住了,薛阳也没料到这二人修为竟如此之高,他原本是看出了两人乃是易容过后的形貌,但却并未想到是萧尘和百花谷主两人,这一下立时便认出了。

    “拿下他们!”

    无数高手立时如潮水般涌了过来,萧尘提起真元,双掌排山倒海呼啸而出,轰隆一声,将那些人全震飞了出去,连整座关楼都差些崩塌。百花谷主更是毫不犹豫,一瞬间展开“乱花迷眼”,拉着他往外面去了。

    “追!”

    薛阳立即带人追了上去,然而等他追上去时,萧尘和百花谷主已去无踪影,旁边一名男子吓得脸色煞白,这回让那两人出境了怎么办?问道:“继续追么?”

    薛阳眼神寒冷,捏了捏手指:“不用追了,传讯给堡主,只好让他亲自去一趟未央宫了。”

    夜幕逐渐笼罩下来时,萧尘和百花谷主已经离开了风云堡的地界,两人落到一处树林里,这一回算是彻底逃出来了,想必风云堡已经不会再让人追杀他们了。

    “总算出来了。”百花谷主看着远处渐渐熟悉的山脉,又转过身看向萧尘:“那么你我二人,就此别过吧。”

    萧尘双眉微锁,向她走近了几步:“天魔石你已经拿到了,接下来我会去未央宫请她救人,她会见我么?”

    百花谷主嫣然一笑:“你猜。”说罢,玉手一拂,身上衣裳化作片片花影,倩影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