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四十九章谁来牺牲

第一百四十九章谁来牺牲

    “荣光?”

    阿里不哥轻哼一声,带着几分不屑:“即使是死,也得维持下去的荣光吗?”

    拔绰感到自己被羞辱了,他高声喝道:“那你就打算舍弃部下,就此逃走吗?”其余士兵听了,一时惊愕看着两人,眉目之中带着几分害怕,心中自然也是嘀咕不已,却是有些担忧

    阿里不哥察觉士兵变化,斥道:“我什么时候说要舍弃部下了?”当真将士之前说出这种话来,想到这里的阿里不哥,双眸已然藏不住杀意了。

    “嗯!”

    拔绰身形一凝,明显察觉到了阿里不哥那一对冰冷黑眸。

    他虽感害怕,但还是强撑着身子,叫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说要撤退?”他也不敢在那舍弃部下方面继续纠缠,只是专注于所谓的撤退一词。

    毕竟舍弃部下太过严重,自己若是坚持下去,只怕就会直接被阿里不哥当做靶子!

    阿里不哥眉梢微皱,指了指天上飘零的飞雪,诉道:“你没看到吗?现在都下雪了!就这种恶劣环境,若要从漠北之地输送粮食已经不可能了。粮食都没有了,你让我们如何坚持?”

    “可是……,我……”

    拔绰张了张嘴,想要辩解。

    但他想了半天,也不知晓应该如何回答,只好低下头,嗫嚅着说道:“虽然如此,但你也不能就这样逃走!要不然,你让我们又该如何?”

    “你这厮,也就只会说说罢了。若是当真遇到事情,还不是抓瞎?”

    阿里不哥轻哼一声,正欲呵斥时候,却见远处走来一群人来,当前一人正是阔列坚。

    那阔列坚却是因为听闻拔绰遭到训斥,所以在担心之下,便将一干将士纠集起来,一起来质询阿里不哥。

    拔绰脸色一喜,只觉得自己仿佛遇到了救星一样,连忙叫了起来:“叔叔!快来救我。”

    见拔绰除了有些颓废之外,无论是气色还是神情,都安然无恙,阔列坚稍微松口气,又是看向了阿里不哥,看样子明显是想要劝阻。

    阿里不哥目中不悦一闪而过,低声问道:“叔叔,你怎么来了?”

    阔列坚虽是实力差了点,但却是成吉思汗之子,在整个军中都有着莫大的名声,纵然是可汗也要净重三分。

    “唉。还不是听你们吵起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阔列坚笑道,见旁边的拔绰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他感到有些心疼,又是劝道:“至于绰约?我想他不过是无心之举,毕竟他也是担心军中将士啊!”

    “但是他却出言不逊,甚至挑衅我?这样子,让我又该将可汗面子放在哪里?”一指旁边的列位士兵,阿里不哥直接叫屈了起来。

    要知道因为之前拔绰那一番话,他在将士心目中的地位,可着实下降了许多,更不知晓此时此刻在士兵心中,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阔列坚老脸一红,不由得苦笑一声,感到有些惭愧。

    但拔绰却不以为意,只以为有阔列坚支持,又是叫嚣了起来:“但是你自担任可汗以来,又何曾做过了什么?面对赤凤军的攻击,屡屡丢城弃械,又该做什么解释?”

    他这一说,立刻就刺中了阿里不哥的痛点。

    蒙古之内,和中原礼教大不相同,最是推崇强者为尊。

    所以无论是成吉思汗还是窝阔台,也全都是靠着征战沙场、攻略城市,从而成为蒙古大汗。

    那蒙哥因为命陨襄阳,所以众人也没怎么追究。

    但阿里不哥却知晓,因为自己在继承汗位以来的诸多劣迹,在军中威望已经下降到了零点,若是在这一战之中彻底战胜赤凤军,他的汗位只怕就会彻底完蛋。

    只见阿里不哥面色阴沉,看着拔绰的目光全都带着杀意,二其他人也全都将目光集中过来,看着自己。

    这一刻,阿里不哥知晓自己无法拒绝,只好张开口,一一解释了起来:“确实,自那赤凤军北伐之下,我数度战败,甚至如今还被迫撤退。但是尔等也见到了,那赤凤军今日不同往日,我纵然如何努力,麾下士兵也仅有十多万。两者相距实在太大,已经绝非其他方法所能抵消。”

    “确实!对方的兵力实在太多,就算是后勤也非我们所能对抗的。”阔列坚露出愁容来。

    他们蒙古一族满打满算,充其量也就百来万人口,纵然加上其余收拢的部落,充其量也就四五百万人。

    这么一点人,能够维持一支十万军队,已经算是了不得的了。

    要知道赤凤军历经二十载,方才让治下人口达到近千万人,军队也才扩张到二十多万人,而且若非有铁路这等方便调遣兵力的利器,如何能够尽起军中之人,进而将蒙古军队打的落花流水?

    “唉!终究还是距离太远,要不然我们也许能够帮上一些忙。”昔班长叹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唐元锡也是直接诉道:“没办法。毕竟兄长也还要征讨周边国家,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兵力帮忙。”

    阿里不哥听到这话,心中虽是气恼,但脸上也只好装出一副感谢模样,诉道:“两位能够有这种心思,就已经足够了。毕竟这赤凤军虽是有些厉害,但终究还是有薄弱点,也并非是完全无法战胜的。”

    他自然清楚这两人所来用意,不过是用来看看蒙古本土的情况罢了。

    毕竟在经过了这么多年,那拔都虽说是早已经熄灭了当初争夺汗位的野心,但多年培植势力以来,却也存了自立的心思。

    若是这一次战争之中,阿里不哥彻底失败,只怕那拔都便会打着重新恢复蒙古帝国的旗号,名正言顺的讲的大漠吞入自己的口中。

    历经百年之后,昔日成吉思汗所成立的蒙古帝国,也已经分崩解体,再也难以维持之前的模样来了。

    站在一边,那合丹有些嫉妒。

    无论是阿里不哥和拔绰,亦或者是昔班和唐元锡,莫不是各有各的势力,在整个军中也有一番地位,唯有自己貌似顶着一个荣耀的身份,但却什么都做不到。

    “虽是如此。但眼下危机在即,却不知晓可汗打算如何化解?”合丹张口问道。

    阿里不哥沉默下来,他看着远处的士兵,却是有些踟蹰。

    眼下虽是下了大雪,最适合撤退了,但那赤凤军并非宅心仁厚之辈,定然会趁着这个时候派出精锐军队绞杀他们,皆是纵然能够安然逃回漠北,只怕也要折损不少的兵力。

    其余的将领也是沉默下来,他们的眼睛带着期待,也透着担忧,期待的是终于可以从这梦魇一样的地方离开,担忧却是害怕自己成了殿后的那个人。

    “我听说之前可汗曾经说了,你打算撤退吗?”见气氛凝重,阔列坚张口诉道。

    阿里不哥不敢掩瞒,立时回道:“没错。毕竟就现在状况而言,纵然是成吉思汗重新现世,只怕也未必能够战胜对方。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有撤退,以求保全兵力!”

    “哦?所以你就派出伯颜攻打安定城,也是为了这个打算吗?”阔列坚想了想,又是问道。

    阿里不哥回道:“自然。毕竟我们和那赤凤军主力正在对峙,若是稍有异动对方就会立刻发现。所以就想要另开一条战线,一来降低主力的压力,二来也可以分散赤凤军的注意力,为我们的逃脱争取足够的时间。”

    “嗯!你的方法的确可行。只是可惜了!”

    阔列坚听完了阿里不哥完整的计划之后,露出几分可惜。

    可以想象,到时候赤凤军主力一到,那伯颜定然无法承受萧凤的压力,也许会直接牺牲。

    阿里不哥有些黯然,又道:“此事我也曾和伯颜商议过了。只是他心智坚决,愿意为我们付出生命。无奈之下,我也只好答应了他。不过为了确保他的性命,我也赐予了他宙斯盾和奥林匹克圣剑。有这两样武器,纵然无法战胜萧凤,但应该能够保住性命吧。”

    对于伯颜,阿里不哥相当倚重,所以才会给予其这么大的权力。

    阔列坚听了之后,神色黯然下来,但他眉宇之间却依旧带着疑惑,又问:“那安定城呢?拿下了吗?”

    阿里不哥一时愣住,摇着头回道:“对不起,还没有!”

    “没有吗?”

    “没错!本来我们已经攻入了城中,岂料那剑修罗萧月却突然出现,打乱了这一点,让我们彻底失败。”

    阿里不哥感到懊恼,若是那安定城落入了他们手中,就可以彻底隔绝庆阳府和赤凤军的联系,到时候只需要一番运作,就可以将庆阳府重新纳入麾下。

    但是这一切,全都被萧月给破坏了!

    阔列坚沉吟一下,说道:“看样子,那赤凤军应该也察觉到了,所以才派遣萧月了吗?既然如此,那你又有什么对策?毕竟若是伯颜吃吃不曾打开局面的话,我们也无法顺利从这里逃走。”

    “我本来打算派人前去援助,助伯颜一举铲除萧月的。但就现在这状况,只怕不可能了。”阿里不哥看了一眼拔绰,带着嘲讽的语气说着。

    若非这拔绰这一大嘴巴,他的计划如何会暴露出来,到时候又有谁会愿意去执行这必死的任务?

    阿里不哥看向了昔班和唐元锡,只可惜这两人却纷纷抬头,装出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样子,那剑修罗的名号他们也听闻过,自然不可能平白无故招惹这样的一位煞星。

    阔列坚俯首思考了一下,随后抬起头来,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让我去吧!”

    “叔父?你去?”拔都一时怔住,感到难以置信。

    阔列坚笑道:“那萧月甚是厉害,非是寻常人能够制服。我虽是修为底下,但若是能够和伯颜配合,应该能够擒杀对方!当然,只是可能要拜托你,助我稳定长生天了。”

    阔列坚也曾经成就地仙之境,只可惜后来因为年岁太大,所以早早的跌落下来了。

    当然,若是拔都愿意的话,还是可以使用秘法将长生天固定在阔列坚身上,让其能够短时间内重新恢复实力,只是其代价乃是自此之后,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叔父,不行!”

    众人听了,心中一松,唯有旁边的拔绰却是叫了起来。

    阿里不哥听到这熟悉声音,顿时感到恼怒,侧目看了过去,直接喝道:“你又怎么了?”三番五次阻止自己,他对拔绰这个人早已经是厌恶至极,即使对方乃是自己的弟弟,也是如此。

    拔绰明显被吓住了,但他将目光看向了阔列坚,又是劝道:“叔父,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之前就多次受到重伤,否则如何会这么快就跌落地仙之境?若是强行汲取长生天之力,只怕自己无法驾驭,反而给敌人可乘之机,并非恰当人选。”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又该是谁呢?”拜答儿问道。

    他的儿子布里也是说道:“没错。总得有人去吧。毕竟安定城无法攻下,那我们也无法顺利从这里逃走。”

    在这里,除了那已经离开的伯颜之外,具备地仙境界的也就只有拜答儿和阿里不哥两人罢了,就算是那唐元锡和昔班甚至是拔绰,也只是丹鼎境修为,对上萧月压根就是送菜,根本就没有参与的可能性。

    拔绰明显被吓住了,但他将目光看向了阔列坚,又是劝道:“叔父,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之前就多次受到重伤,否则如何会这么快就跌落地仙之境?若是强行汲取长生天之力,只怕自己无法驾驭,反而给敌人可乘之机,并非恰当人选。”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又该是谁呢?”拜答儿问道。

    他的儿子布里也是说道:“没错。总得有人去吧。毕竟安定城无法攻下,那我们也无法顺利从这里逃走。”

    在这里,除了那已经离开的伯颜之外,具备地仙境界的也就只有拜答儿和阿里不哥两人罢了,就算是那唐元锡和昔班甚至是拔绰,也只是丹鼎境修为,对上萧月压根就是送菜,根本就没有参与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