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鬼神无双 > 2140 幼龙出海(17)

2140 幼龙出海(17)

    马易看得眼切,一股可怕的杀戮之气,隐隐开始在马易身上萦绕起来,显得其充满了危险气息。

    “尔等这些奸贼,都该死!!”马易忿声咆哮,猛地踏出一步,陡然间仿佛整个天地都被踏得摇晃起来似的。那两个伙头兵更是一时间被马易的气势给怯住了。与此同时,却听营中纷纷响起了喧嚷的声音,并且似乎正有不少的人马往这里赶来。那两个伙头兵旋即反应过来,似乎都知道自己此番已经不可能逃脱,竟然都发狠起来,皆露疯狂之色,朝着马易杀扑过去。马易见状,不由眉头一皱,他没想到高瀛国竟然也有如此精锐的死士。马易很清楚,要培养出像眼前这两个死士这般的素质,不但要有高明的手段,而且还有付出许多的心血和时间。

    脑念一转,马易很快就回过神来,眼见那两个伙头兵杀了上来。马易手中虽无兵刃但毫不怯场,大喝一声,整个人如同一头猎豹般猝是行动起来。说时迟那时快,陡然只听啪啪两道乍响,那两个伙头兵再次按下袖箭,袭击马易。马易身形一闪,速度快得惊人,不但躲过了那两根射来的毒矢,并且在须臾之间,马易猛然杀到了其中一人面前。马易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人根本反应不及,就被马易一手掐住了脖子,并生生将其脖子给捏断了。仅剩的那人也就是一开始端着酒菜和马易说话的那男子,此时眼见仅剩下自己,反而变得更是疯狂起来,竭嘶底里咆哮,宛若一头失了理智的恶兽,向马易杀扑而去。马易见状,陡然间脑海里却是出现了一幅画面,那就是不久前他刚到高瀛国海域时遇到海贼偷袭的画面,当时有不少的人也是像如今的这人这般疯狂。

    “嗷嗷嗷~~!!纳命来罢~~!!”那人此时似乎一心只想取马易性命,却也忘了伪装,竟然用汉语喊了起来。马易听了,神色一振,眼里骤射出两道精光。兔起鹤落之际,只见那人猛地扑向了马易的身前,发出一根袖箭的同时,另一条手臂也挥舞起匕首朝着马易刺了过去。马易却是身形灵敏得不可思议,仿佛一只灵猴似的,身子一闪,躲过了那人射出的毒矢后,身体已经快速地移动了一边,并快速地伸手抓住了那人挥起匕首的手臂,大喝一声,正要用擒拿手将他拿下。殊不知那人忽然怒吼一声,把头一扭,旋即朝着马易张口就是一喷。马易大惊,速是闪开,险险地躲过。而当马易回过神时,那人已经咬舌自尽,而他喷出的鲜血落在地上后,竟发出滋滋的声音,竟是有着毒性。

    “这些死士简直是太疯狂了!!”

    一阵后,却见文智孝花容失色地走了过来,眼看着地上的那滩毒血,黛眉不由皱得紧紧的。马易这下也回过神来,轻叹了一声,向文智孝投去了眼色,道:“这些人一心要置我于死地,纵然事迹败露,也不愿撤走保命,怕是来头不简单。”

    文智孝听话,神色遂是收敛几分,然后肃色向马易道:“朴家恐怕没有如此可怕的死士,否则只怕当年高瀛国早就落入了朴家的手中。”

    马易听了,点了点头,神色更是严肃起来。若是这些死士不是出自朴家,那么事情恐怕就远比他所想象的要严重多了。毕竟若非出自朴家的话,那恐怕就是出自内部了。而他所带的鬼神军弟兄,马易是绝对不会怀疑的,而且马易几乎认得每个人的面貌,马易很肯定这几人并非出自鬼神军的弟兄。再者,这几人能够混入军中,并且还能准确地找到他的位置,也就说明这几人对于军中的状况是十分了解。

    就在马易思索间,却见不少高瀛军的将士赶了过来,眼见四处打斗的痕迹,不由都是大惊失色,几员将领连忙向马易询问状况,听说这几个死士如此疯狂后,都是吃了一惊,连忙安抚起马易。

    不久,刘天石带着一队人马急匆匆地赶了过来,随行的还有陆逊。话说刘天石见了现场状况后,勃然大怒,立即喝叱了几位负责巡逻的将领,然后又询问了一下马易的状况,听说马易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遂是请马易到旁边的帐篷说话,另又特别吩咐了几位将领加强守备,并排查军营中有没有细作潜伏,那几位将领不敢怠慢,毕竟今夜幸好马易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久,却看一众将士纷纷散去,而马易以及陆逊还有文智孝随着刘天石则到了一旁的一处帐篷里面说话。

    “马公子此番实乃本将军疏忽,有关那几个死士的来历,本将军一定会命人仔细勘察,定会给马公子一个交代的。”刘天石一肃脸色,很是认真地说道。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刘天石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马易以及陆逊的能力。这两人的本领高强,有他们坐镇,胜于千军万马,更重要地是他们眼下也需要马易以及他的鬼神军来操作一干军器器械。因此刘天石眼下心里无比忧虑,马易会因此番暗杀而心有顾虑,怀有怨气,带着其麾下将士一怒之下离开。

    马易听话,面色一凝,眼神清澈地看了刘天石一眼,道:“刘将军不必多虑。我马家的人素来注重承诺,竟然我答应了高瀛皇,此番要出手相助,那就一定会全力以赴,克服一切困难。只不过这些死士的来历,不知刘将军有什么想法?”

    马易此言一出,刘天石不由神色一变。这时,却看陆逊神色有些难看,冷哼一声,道:“刘将军!!我义兄身份尊贵,此番不惜冒着危险留下,却竟然遭到了一伙死士暗杀。当时还好文小姐察觉得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再者,那些死士对军中的状况如此熟悉,我军又是刚来不久,只怕大多不会是朴家的细作。”

    陆逊话音一落,刘天石神色不禁地又是一变,脸色更是瞬间有些苍白起来。陆逊则是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盯着刘天石,并带着几分忿色道:“此事绝不可掉以轻心,我等如今毕竟身处异国他乡,若然无法保证我义兄的安全,我等是绝不会再为高瀛军出上半分力气的!!”

    陆逊沉声肃色地说道,看来陆逊倒是比起马易更在意他的生命安危,若非马易与高瀛皇有过承诺,而陆逊也知道马易的脾气,否则早就带着马易率兵离开了。

    “这!这!!”在陆逊咄咄逼人的语气之下,刘天石一时也慌了神,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不由下意识地朝着文智孝投以眼色,却是想着马易和文智孝的关系似乎不浅,想要借文智孝的嘴来劝说马易。

    文智孝刚刚在旁听陆逊说话时,也是不禁地神色连变,这下受到了刘天石的眼色后,不由拽了拽马易的衣袖,用哀求的口吻道:“马公子,眼下我高瀛国正处于生死存亡之秋,还请马公子大人有大量,我等一定会尽力地找出这些死士的身份。”

    “哼!”陆逊听话,面色一怒,心想就是这文智孝在作祟,才会让马易陷入此番高瀛国的纷争之中,冷哼一声,正想喝叱。这时,马易却把手一举,面色淡若,眼神深邃,脸上不见喜怒,道:“义弟稍安勿躁。那几个死士,若我所料无误的话,应该都是汉人。”

    马易此言一出,陆逊以及刘天石还有文智孝都是神色大变。陆逊立即眉头一皱,向马易问道:“义兄你是如何察觉的?”

    马易听话,沉色道:“刚刚我与其中一人厮杀时,那人似乎心知必死,临终拼死前,用汉语发声大吼,我听他的吼声丝毫不生涩,因此有所判定。而且那些人的手段和招式更是和不久前我军刚到高瀛国海域遇上的海贼中一些人十分相似。”

    “这莫非是!!”陆逊一听,面色一变。却说当时与海贼的厮杀结束后,细心的马易曾教将士们检查那些海贼的尸体,并且从一些海贼的身上发现,他们的内衣上有些古怪,皆有过拆过针线的痕迹。当时就在马易和陆逊正是苦恼的时候,正好甄夫人来到,并从那些内衣上的痕迹发现到原先的标志,竟然就是在中原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风满楼特有的标志。

    “嗯!还请刘将军把刚刚那几人的尸体命人搬来。好让我查验一下。”马易向陆逊一点头后,遂转向刘天石说道。刘天石刚刚听得正是一脸发懵,不过他也察觉到事情似乎有所转机,这下听马易说话,连忙点头答应,遂命帐外守卫的将士把刚刚那几人的尸体搬来。

    不一阵后,却看帐中躺着三具死尸,马易正想靠近。陆逊却先他一步,蹲了下去,一阵倒腾后,果然有所发现,把其中一具尸体的内衣衣角一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