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 借道

    山下奉文点了点头,又道:“不过,追击军团还是要尽快追上徐锐所部,从身后给予足够的压力,不能给他们一丝的喘息之机!”

    小林浅三郎沉声道:“司令官阁下,眼下通化的情况不明,是否暂缓追击?”

    小林浅三郎还是担心通化会有埋伏,担心重蹈近卫师团在第二次淞沪会战的覆辙。

    山下奉文却摆了摆手说道:“小林君不必担心,第三十八师团尽管穿过通化往前追,我保证通化城内不会有什么埋伏!”

    山下奉文都这么说了,小林浅三郎也就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当下匆匆前往通信处去给第三十八师团传达命令去了。

    ……

    回头再说徐锐所率领狼的牙大队,还有二营。

    为了尽可能的隐匿形踪,徐锐他们并没有沿着大路行军,而是翻山越岭专走偏僻的山中小路,好在山路虽然很难走,但是距离却反而更近,仅用不到三天时间,徐锐他们一行八百余人便已经来到松花江西岸、一个叫两江镇的小镇。

    徐锐命令部队隐蔽待命,然后带着地瓜和东北虎来到江边实施侦察。

    东北虎就是这一带的人,指着江对岸对徐锐说:“团长,过了江就是延吉地界了,从这里往东北方向再走两百多里,就是延吉府城,再从延吉府往东南方向走差不多两百里,就是珲春,我小时候跟着爷爷去过一趟珲春县城,知道有条近道。”

    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过河。”

    对于狼牙来说,区区一条松花江不算什么,但是黄守信的二营官兵有不少旱鸭子,让他们游泳过河却是勉为其难了。

    东北虎伸手一指前方说:“团长你看,整个两江镇也就码头上驻扎了一小队鬼子,这么点鬼子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分分钟就解决了,等干掉了鬼子,停泊在码头的渡船就都是我们的,过河还不是小事一桩?”

    “虎子你想的太简单了。”徐锐摇摇头说,“两江镇码头上的鬼子驻军虽然不算多,我们很容易就能够把他们全干掉,但是只要我们动手干掉这伙鬼子,山下奉文这个老鬼子立刻就会知道有部队从两江镇过境,然后他就有可能会联想到狼牙大队要去奇袭五家山要塞,要是这样,我们也不用去珲春了,去了也是白去!”

    “不能动手啊。”东北虎挠了挠头,忽又说道,“哦,对了,团长我忽然想起来了,在两江镇的上游五里外,还有一个已经废弃的小码头,有时候会有渔船停靠在那里放鱼笼,要是能够找到渔般的话,就能够在不惊动鬼子的前提下过河。”

    地瓜插话说道:“运气好不好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当下东北虎便带着徐锐还有地瓜直奔两江镇上游而来,然后在一处河湾里的找到了一个已经废弃的小码头,运气还算是不错,居然发现了两艘放鱼笼的小渔船!

    当下徐锐便带着东北虎和地瓜悄无声息的退了回去,然后在入夜之后,又带着狼牙大队还有黄守信的二营来到废弃的小码头,借助两艘小渔船,悄然过了松花江,然后由东北虎带路抄小路直奔珲春县城而来。

    ……

    与此同时,新一团主力已经进入到了白山县的境内。

    白山县可以说是整个长白山区的最偏僻地带,在徐锐原定的计划之中,新一团即将要开辟的抗日根据地就是以白山县为中心,徐锐之所以会选择白山县,就是因为白山县境内山高林密交通不便,鬼子进剿十分的困难。

    可是现在,由于整个长白山区的百姓都被鬼子以及土匪祸害得差不多,导致徐锐的整个计划胎死腹中,迫不及已只能够冒险去奇袭五家山要塞!

    白山县相比通化县要偏僻得多,匪患也要严重得多,相应的,现在占据白山县城的土匪也比之前占据通化的镇三山更强大!占据白山县城的土匪总共有三股之多,每一股单独拉出来实力都不会镇三山的黑瞎子寨弱。

    随着部队进入到白山县,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便摆在了何书崖的面前。

    这个很严峻的问题就是,土匪占了白山县城,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徐锐率领狼牙大队还有黄守信的二营,可以翻山越岭、横穿原始森林,但是何书崖率领的新一团主力却不可能这样,因为徐锐他们没有携带辎重,而团主力不仅携带了大量的辎重物资,关键还有大量的伤员!

    真要是翻山越岭、横穿原始森林,随军的三千多伤员一个都活不下来!这个对于新一团来说绝对是承受不了的损失,因为这三千多伤员的伤势其实并不重,只要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提供精心医护,还是很容易痊愈的。

    这三千多伤员一旦痊愈,立刻就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

    这样的老兵对于任何一支部队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既便徐锐没说,何书崖也绝对不会抛弃这三千多名轻伤员。

    所以,新一团主力只能从大路行军!

    从大路行军,就必须穿过白山县城!

    何书崖正跟王沪生商量,石长庆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小何营长。”隔着老远,石长庆就大声说道,“打白山县城的任务交给我们五营吧,我保证在中午之前把县城拿下,绝对不会耽误了团主力的行军。”

    “起什么哄。”王沪生没好气的说道,“没见我正跟书崖商量呢吗?”

    “政委,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石长庆道,“除了硬拼,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有!”何书崖点点头说,“除了硬拼,还有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向土匪借道!”

    “啥,向土匪借道?”石长庆夸张的伸手来摸何书崖额头,高叫道,“小何营长,你脑子没发烧吧?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胡话?”

    王沪生也觉得这个办法不可行,说道:“书崖,这个法子确实不可行。”

    何书崖并没有发急,而是镇定的问道:“政委,还有石营长,这法子为什么不行?”

    石长庆撇撇嘴说道:“这不是明摆着么,咱们新一团几乎把通化的土匪都杀净了,白山的土匪见了我们那还不得跟见了仇人似的?还可能借道给咱们团?”

    何书崖摇摇头说道:“石营长,这你可说错了,咱们杀了通化的土匪,白山的土匪非但不会恨咱们,反而会感激咱们团!因为从今往后,整个通化县也成了他们势力范围,当然这得有个前提,那就是新一团不能威胁到他们安全。”

    “书崖,你说的并不是关键。”王沪生摇头说,“关键是公路从白山县城中穿过,土匪借道给咱们团,就意味着要让咱们新一团进入城内!土匪就不担心咱们趁机发动突袭?一举剿灭他们并占领白山县城!”

    “这确实是个问题。”何书崖点点头,又道,“但我有信心说服白山城内的土匪。”

    “说啥?你有信心说服城内的土匪?”王沪生瞠目结舌道,“你还想进城去游说?”

    “是的,我想试试。”何书崖沉声道,“其实之前团长提出,不分青红皂白将长白山的土匪一律剿灭,我是持反对意见的,不过,为了修建密营的需要,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但既然现在不再修建密营了,那就完全可以试着争取长白山的土匪。”

    顿了顿,何书崖又接着说道:“尤其是白山县四大土匪团伙中势力最大的镇三江,当年我在富锦都曾经听说过他的大名,此人素来只打劫官府及大户,从来不祸害贫苦百姓,有时候遇到灾年,甚至还会拿出粮食接济附近的灾民。”

    王沪生摇头如拨浪鼓,说道:“那他也是土匪!不可轻信!”

    何书崖道:“但是政委,如果说强攻白山县城,很难保证在中午之前拿下来,而身后的鬼子跟我们之间又只有半日路程,也就是说,如果不能在中午之前拿下白山县城,就得有部队留下打阻击,就又要增添许多无谓的伤亡。”

    停顿了下,何书崖接着说道:“反之,如果我此去成功说服白山城内的土匪,则不仅团主力可以顺利的通过白山,白山城内的土匪还会身不由己的帮着咱们阻击小鬼子,咱们就可以趁机拉开跟小鬼子之间的距离。”

    王沪生闻言有些心动,不过对于让何书崖去还是坚决反对,说道:“试可以,但是书崖你绝对不能去,换别人去。”

    杜俊杰自告奋勇的道:“团长,要不我去?”

    “政委,必须得我去!”何书崖摇摇头说,“你们不知道土匪的规矩,如果派个地位不对等的去谈判,会被他们视为羞辱,到时候非但借道不成,还会导致反目!正因为,只能我去跟土匪谈判,因为现在我是新一团的代理团长。”

    王沪生便有些左右为难,同意还是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