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历史小说 > 偷香 > 第1021节 欺瞒和真相

第1021节 欺瞒和真相

    蔡文姬说得不算清楚,单飞却是基本了然。

    时空规则神秘难言,当年孙钟、董小姐和朱建平三人误触乾坤挪移的机关后,孙钟变得更加老迈,董小姐下落不明,朱建平一直在寻找董小姐的下落,甚至不惜再次发动乾坤挪移来寻爱人,可谁都没有想到过,董小姐并没有被传送到固定的地点,而是迷失在时空中。

    这么看来,当年蚩尤所创的乾坤挪移很不完善,会产生极大的意外。

    迷失在时空中的董小姐竟然和同样迷失在空间内的巫灵儿相遇,巫灵儿居然能找到回转的方法,不过她们两人只有一人能够回转,于是巫灵儿将回转的机会让给了董小姐。

    或许在巫灵儿心目中,董小姐的希望始终在世间,她巫灵儿的希望却在迷失的空间中……无论如何,巫灵儿的这般选择还是让人动容。

    虽在迷失空间内,巫灵儿仍记得对蔡文姬的承诺,这才让董小姐帮她巫灵儿实现曾经的诺言。

    对往事的缘起已是了然,单飞反倒有了个更大的困惑,“蔡夫人,我认识一个人,叫做朱建平。他和董小姐……他对我说,他怀疑你是董小姐……”

    蔡文姬不等单飞说完就道:“单公子,妾身知道你要问什么,妾身正准备将此事和你说及。”顿了片刻,蔡文姬有些黯然道:“董小姐找到我的时候已是白发苍苍。”

    单飞想到朱建平的白发,心中微沉,知道蔡文姬说的事情极有可能。

    “她不但满头白发,而且很是老迈。”蔡文姬伤感道:“当她见到妾身后,说既然答应了令堂、就会尽力帮妾身回转中原时,说实话,妾身心中是有些不信的。”轻叹了口气,蔡文姬又道:“可董小姐那份执着,让我也是不能不信,我感觉她和令堂一样,都是极为坚强的女人。”

    单飞暗自苦笑,他虽然没有经历过迷失空间一事,却可想而知其中的寂寞和孤独!他那个时代的人,稍脱人际关系后都是烦躁不堪,若是彻底迷失在时空中,不疯掉才怪。像巫灵儿、董小姐这般,坚持下来甚至不忘承诺的女子实在是难得。

    “董小姐随后和我说了朱建平的事情。”蔡文姬满是困惑道:“她说她老了,可朱建平还很年轻……后来我见到了朱建平,感觉他喜欢的董小姐,应该真的是个年轻善良的女子,可是……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单飞简单解释道:“董小姐和朱建平本是相若的年纪,不过董小姐经过了一段古怪的经历,这让她变得异常苍老些。”

    “原来这样。”蔡文姬叹息道:“董小姐一直没有和我解释,我以为……”她没有说下去。

    你以为朱建平的情感很诡异是吧?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爱上个老妪?单飞心中回了句,并没有在这个问题继续讨论,“董小姐为何和你提及朱建平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恐怕活不了多少时日,又知道妾身在中原尚有名声,因此拜托我若有机会回转中原,若能见到朱建平,还请妾身照顾朱建平,董小姐说,朱建平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懂得,不知道人心的险恶,不知道世事的艰难,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始终放心不下。也因为这样……”

    沉默半晌,蔡文姬才道:“董小姐才会喜欢他。我们这样的女人都知道,在这世上,像他这样的男人会活的很艰难,可是……我们看多了丑恶,总是希望这世上的男人……能够单纯一些了。”

    蔡文姬的声音渐渐的低沉,终转细无。

    单飞心下感慨,没有再问下去。他虽向往着桃花林,但绝不再是单纯的人,隐约已明白接下来为何会发生借尸还魂的事情,可他已不想问下去。

    心中突生警觉,单飞低喝道:“谁?”他忽然发现这里除了他和蔡文姬外,竟然还有一人的存在。

    那人突如其来,呼吸略有粗重,绝非内家高手……那就不应该是巫咸。可那人为何会到了这里,是巫咸抓来的?这个巫咸究竟将多少人关在秦皇镜中,单飞想到这点儿,多少不寒而栗。

    半晌,那人才开口道:“因此你不是董小姐的,是不是?”声音中满是凄凉。

    单飞一怔,感觉声音似曾相识时,蔡文姬已道:“是朱先生吗?”单飞顿时醒悟过来,说话那人正是朱建平!

    朱建平执着的再问,“因此你不是董小姐的,是不是?”他的声音不但凄凉,而且有着深切的失望。

    单飞扬声道:“巫咸,我低估了你龌蹉的心理,你将朱建平带到这里做什么?”

    在蔡文姬和单飞交谈的时候,巫咸出奇的没有发声,亦没有对单飞进行袭击,单飞话音一落,巫咸已经怪笑道:“因为我很想听听,在你单飞眼中善良天真的蔡夫人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暗打算。”

    镜内沉寂。

    黑暗笼罩着一切。

    良久,蔡文姬这才涩然道:“单公子,我听董小姐这般交代,自然对叫做朱建平的男子很是留意。董小姐见过我后,许诺会想办法将我送回中原,再不知道去向。没用多久,朱先生就出现在我的身边。我因董小姐一事,自然而然的将朱先生留在了身边。”

    她没有径直回答朱建平的质疑,可这般说,已算是回答朱建平。

    蔡文姬喃喃道:“妾身发现董小姐说的不错,朱先生实在是个单纯的人。董小姐一去不返,本是素不相识的朱先生,并不是因为**,就想帮妾身回转中原……”

    声音渐转低沉,蔡文姬接着道:“单公子,妾身多谢你的真诚相待,可妾身的确如一直躲在暗处的巫咸说的那样,不再是个善良天真的人。这十多年来,妾身多遭人戏弄,哪怕肯帮妾身的令堂和董小姐都没有了音讯,妾身真的怕朱先生也是一去不返。”

    顿了片刻,蔡文姬凄凉道:“妾身没有信心觉得朱先生会为妾身的回转而不懈的努力。”

    空气中传来朱建平极为粗重的呼吸声音。

    或许那是紧张的呼吸、亦或是愤怒的呼吸……

    蔡文姬听着那心绪激荡的呼吸声,良久才道:“草原人信萨满,亦就是信天地万物尽有灵魂,妾身在草原久了,也知道借尸还魂的事情,因此……”再顿了良久,蔡文姬才咬牙道:“妾身决定利用朱先生。”

    “你不要说了!”朱建平痛苦的叫道。

    蔡文姬却已不能止住话头,“妾身见过董小姐,对她的习性很是了然,又听董小姐说过朱先生的往事细节,遂利用这些细节……欺骗朱先生。”

    单飞叹口气道:“因此你仿用了董小姐的习惯,给朱建平做了董小姐才会做的菜肴,而且模仿了董小姐的笔迹?”

    蔡文姬涩然道:“妾身有点儿才华,不但精通诗词歌赋,还精熟各种字体。”随即苦笑道:“可惜有才的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多是没什么德行的。朱先生,你以后一定要记住这点!”

    单飞终于了然在朱建平眼中是为借尸还魂的奇诡事,说穿了,不过是蔡文姬利用借尸还魂一事,让朱建平相信她蔡文姬就是董小姐。在蔡文姬眼中,只有这样,朱建平才会竭尽所能的帮助她回转。

    黑暗中的蔡文姬向朱建平的方向深施一礼,歉然道:“对不住,朱先生,妾身欺骗了你。妾身虽没有明言,可妾身的确是在欺骗你……妾身……”她声音瞬间哽咽,无以为继。

    朱建平尚未回话,巫咸已经森森道:“如果致歉有用的话,那这世上就不会有什么坏人了,单飞,你说是不是?”

    单飞心中微凛,知道巫咸看似寻常的话,却极可能将蔡文姬逼到绝路。

    朱建平终于开口问道:“因此你不是董小姐的,是不是?”事实已经极为明显,可他仍旧执着的再问一遍。

    蔡文姬神色痛苦,再拜道:“对不住,妾身骗了朱先生。”沉默半晌,终咬牙道:“妾身不是董小姐。”

    话音方落,不远处“咚”的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倒地。

    蔡文姬惊呼道:“朱先生!”此间极暗,四处杀机暗藏,可说是步步凶险。蔡文姬却是没什么犹豫的向朱建平倒地的方向扑过去。

    空中风声大作,蔡文姬瞬间处于诡异的涡流之中。

    单飞一个纵步已到了蔡文姬的身边,双掌掐诀,瞬间震回四周袭来的气流。

    蔡文姬不顾生死,早搂住晕倒在地的朱建平,眸中泪水涌出,泣声道:“朱先生,对不住,对不住,我不该……”她想要致歉,可望着昏迷不醒的朱建平,心中绞痛,再也说不出话来。

    空中“砰砰”声响,单飞接连震回四周攻来的气流,扬声道:“巫咸,你总算是千年出来一个的人物,这般不顾身份的袭击无辜之人,难道没有任何羞臊之意吗?”

    攻击立停。

    单飞丝毫不敢怠慢,亦不认为巫咸会良心发现。果不其然,巫咸已冷冷道:“单飞,你如果任由这二人去死,我说不定会信你已身受重伤,可你为了这两个微不足道的人物就暴露自己的计划,倒让我大失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