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 > 玄幻小说 > 某东方的红萌馆 > 第九十七章 条件

第九十七章 条件

    不得不说,夏目对王暝的心态的确抓得很准。

    他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厌倦杀戮弱者了,一来是因为他杀的太多已经榨干了这项活动那点可怜的趣味性,二来则是和弱者战斗并没有什么乐趣可言,连被凌虐的价值都没有。对于现在的王暝来说地灵殿这对孤寡姐妹当然称得上是弱者,他没有过度为难她们的意思。原本孩子还留在古明地觉的肚子里,那就连着母体一起轰杀一尸两命。可现在夏目既然识趣地把孩子单独分离出来了,那他弄死孩子就可以了,没必要欺负一个未亡人。

    “你做梦!你这个杀人犯,这是我和夏目的孩子!我死也不会把他交给你的!”

    古明地觉瞪向王暝的双眼几欲喷火,其中蕴含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与憎恶。但王暝对这种目光可真是见的多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少年敷衍地点点头,拎起手中的火焰猫,轻车熟路地挠了挠黑猫的下巴。火焰猫原本还战战兢兢地想要抵抗,无奈实在是太过舒服,很快身体就老实地舒展开来,喵喵直叫。

    “是是是好好好,我知道了。说起来你们真的不打算把那个面具给我吗?我手头可是有你们的家人哦?还是说这只陪伴了你们那么久的小黑猫连一个尚未成熟的心智都比不上?真不愧是夏目的妻子啊,和他一样自私又冷血,我都为这只小猫感到不值咯~”

    “不许你诋毁我的丈夫!你这个歹毒的恶魔!”

    “诶,对,没错,就是我,继续说。女人就是麻烦,快点决定哦?我可是好久都没吃猫了,难得碰到养的这么肥的一只,还是黑猫诶,所谓一黑二黄三花四白,这只猫要是炖上一锅配点冰阔落那可真是美得很,虽然不用上锅直接生吃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啦。”

    王暝笑了笑,露出满口匕首般的锐利尖牙。火焰猫当然听到了王暝的话,她当即毛骨悚然,心里想要挣脱出来。可王暝的力度刚刚好,虽然手指上有利爪却丝毫不会伤到她,挠到的点也都是最舒服的地方,让她浑身酥软无力,都快要变成一条猫了。

    可恶,没想到这个王暝竟然也是撸猫圣手,那阿我岂不是在劫难逃了吗?!

    火焰猫心中流泪,但身体却很诚实,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啦,这位王暝先生?不如你先放开阿如何?”

    古明地恋先是出言交涉,她明白自己与姐姐就算逃跑也断然跑不过王暝,便想要争取时间,最好能先把火焰猫救回来。她们对火焰猫也很有感情,并非王暝所说的那样毫不在乎。

    “好好商量,小姑娘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谈条件咯?”

    古明地恋颔首:“也可以这么说吧。”

    王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谈条件,谈条件啊……”

    他突然单手握住火焰猫的右前爪,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其撕了下来!

    “喵嗷嗷嗷!!!!”

    火焰猫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整个旧地狱,而古明地姐妹都被面前的惨像惊呆了,她们没想到王暝竟然如此残忍,如此雷厉风行,一言不合就扯掉了火焰猫的一条腿!

    妖魔脸上挂着充满讥讽的冷笑,他把火焰猫的右腿直接扔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将其咀嚼到骨肉成泥,仿佛就是为了要让古明地姐妹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样,直到咀嚼不出任何声音才咕嘟一声将其咽下。随后在指尖点燃一团血色火焰,毫无怜悯之心地将其直接按到火焰猫的伤口上将其烧焦止血,随后又开始轻柔地挠着火焰猫的耳朵,只是这次黑猫不再有任何回应了。她气若游丝,鲜血令毛发打绺结块,像只死猫一样分毫不动,只有因疼痛而产生的些许抽搐才能让人知道她还活着。

    “我说你们是在旧地狱这穷乡僻壤待太久,待得脑子都坏了吧。谈条件?你们配吗?真是好笑,我手里捏着你们的家人,能够轻易剿灭你们这小小势力,你们还想跟我谈条件?不要把我的怜悯当成是退让,这条腿只是个小小的警告,好让你们回想起来妖怪的世界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它遵循的是怎样的法则。”

    王暝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法则叫强者为尊!对你们而言我就是强者!现在!交出!你们手里那个!面具!我知道小杂种的灵魂就寄宿在里面,等我把它掐死了之后就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明白了吗?”

    “痴心妄想!我宁可死也不会交出心的!”

    “那你们就都去死吧!送你一场合家欢,黄泉路上好相伴!!”

    王暝的耐心在这段时间里迅速消耗干净了,他表情狰狞,震动背后的龙翼向着古明地姐妹发起急速冲刺,手里还拎着半死不活的火焰猫。王暝早在动身的刹那就封锁了古明地姐妹的全部能力与周身空间,眼看着这对姐妹花就要被他一拳轰杀惨死人手,一道比现在的王暝还要高大的魁梧身影顿时出现在他们之间,双手交叠于身前挡住了这一拳。

    “勇仪!”

    古明地觉的表情也不知是欣喜还是悲伤。

    星熊勇仪向后退去七步,随后喷出一口混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来。面色苍白的鬼王双眼紧盯着面前的敌人,用手背擦去嘴唇上的鲜血,却对身后的古明地姐妹伸出了大拇指。

    “啊,发现你们在着急忙慌地往地狱飞,一看就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夏目家暴你们了?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这也太强了……等等,这该不会是那位吧?”

    “哦,夏目已经完蛋了,现在你可以叫我王暝。”

    “是……这样吗?虽然想过可能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那么王先生,你逼迫一位母亲交出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太过忽视伦理道德了?”

    “伦理道德?”

    王暝露出不屑的笑容。

    他瞬间出现在星熊勇仪的面前,一巴掌抽飞了这位鬼王的脑袋。星熊勇仪英气俊俏的面容在瞬间破碎成糟烂血肉,她的颅骨像被全垒打的棒球那样划向天边,消失不见。

    这句魁梧的无头尸体僵立片刻,然后轰然倒下。从脖颈处喷涌出的鲜血很快就汇聚成了一滩血泊。

    “你算是哪根葱,跳出来装什么大瓣蒜?跟我讲伦理道德?我就是伦理道德!”